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文学评论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走进世界的李泽厚


□ 贾晋华

  《诺顿理论和批评选集》(Norton Anthology of Theory and Criticism)由诺顿出版公司出版(New York & London: W. W. Norton & Company, 2010),是甄选、介绍、评注从古典时期至现当代世界各国批评理论、文学理论的权威性著作,所入选的篇章皆出自公认的、有定评的、最有影响力的杰出哲学家、理论家和批评家。第一版由文森特·利奇(Vincent B.Leitch)主编,出版于二○○一年,出版后好评如潮,很快成为全世界各地大学最流行、最重要的批评理论教材之一。二○一○年此书出第二版,文森特并有其他六位世界级教授参编。此版收入一百四十八位著者的一百八十五篇作品,始于古希腊的高尔吉亚、柏拉图、亚里士多德,终于美国女学者朱迪丝(Judith Halberstam),此书号称“最全面深广”、“最丰富多彩”的选本,将成为理论和批评的“黄金标准”(gold standard)。
  编者在《前言》的开头自豪地宣称,第二版的最重要新特色之一是选入四位非西方学者的著作,包括中国的李泽厚,阿拉伯的Adūnīs,日本的柄谷行人,及印度的C.D. Narasimhaiah。在《前言》的结尾处,编者又指出:“虽然理论仍然保持欧洲中心,我们那些来自非洲、亚洲及中东地区的选篇开始敞开更广阔的境界。”诺顿出版公司为此书所写的简介也宣布:“来自非西方理论的新选篇及对二十世纪选篇的彻底更新,使得此书甚至更为丰富多彩及更具权威性。”
  此书在卷首排列两个目录,其一按著者的生年排序,其二按理论和批评的类别排序。在第二个目录中,李泽厚的名字被分别列举于三种类别之下:美学(Aesthetics)、马克思主义(Marxism)及身体理论(The Body)。其中美学一类最引人注目。此类仅收入十三位学者,几乎皆是声名赫赫的大哲学家,包括休谟、康德、莱辛、席勒、黑格尔等。李泽厚是其中唯一的非西方现当代哲学家。
  与其他条文一样,李泽厚的条文包括了著者评介、评注式书目及包含详细注释的选篇。在著者评介中,编者称:“李泽厚是当代中国学术界的一个奇观!……他所发展的精致复杂、范围宽广的美学理论持续地值得注意,特别是其中关于‘原始积淀’的独创性论述。”编者认为,李泽厚在融合东西方众多思想传统的基础上构建起他的哲学和美学体系,而其著作的最深根基则是康德、马克思及传统中国思想。他通过提出有关主体性、人文知识及美学的崭新论述,将马克思和康德联系在一起,并通过与传统中国思想的贯通而对此两位思想家做出独到的再阐释。李泽厚挑战康德先验认识论的形而上学理念,将眼光投向人类历史,从而发展出自己的一系列思想,其中最著名、最具独创性的是其“积淀”(或“文化—心理构成”)理论。他致力于为康德的先验主体性提供一个马克思式的物质基础,并以“天道即人道”的传统中国信仰加以融解。他从两个方向强调一种宇宙物力论的拓展:首先,人类人化了自然界,使之成为更适合生存的地方;其次,人类同时也人化了他们自己的身体和思维构成,从而日益拉大他们与动物的距离。通过融合中国和西方的视境,李泽厚以“人的自然化”弥补了马克思的“自然的人化”,又以基于中华民族长期的经验和实践的、唯物论的“实用理性”弥补了康德的“超越理性”。
  编者接着指出,李泽厚对于美学理论的主要贡献在于将实践引入关于美的本质的研究。他认为个体有能力对自然进行审美欣赏,是因为作为集体的人类实践已经改变了自然与人的关系,将原本的对立力量转换成服务于人的需求的事物。因此,对于美的本质的探讨就不仅要考虑个体的感官、心理和文化反应,而且要注意集体创造性实践的物质和社会范畴,包括美感在时间中的发展。李泽厚对于宇宙和历史的双重强调引出一种内在的、基本的张力,他称之为“主体实践的哲学”,其中包含了积淀。在美学的领域,积淀指人类普遍化的艺术形式的历史形成。李泽厚描述了原本为其他目的而创造的物件和活动如何发展成为艺术。他指出古代工具展示出美的成分和模式,特别是对称、比例、均衡及韵律。人的能量(气)通过劳动(他们的产品)而呈现出美的形式。审美对象在其制造过程中激发起美感愉悦。诸如舞蹈者的动作和诗歌的诵读声的物质载体触发情感,早于批评的理解。每一种物件或作品,无论其实用因素如何随着时间而消退,也无论其具备多纯粹的美学意味,“人世的情感”总是积淀于其中。它保存了物质化的、劳动的及感知的遗产,也保存了社会历史、心理历史及形式。编者认为,李泽厚的积淀理论明确地将劳动理论添入凝结于构成艺术传统的美学形式中的社会心理和历史,这是具有重大意义的。
  编者还注意到,李泽厚通过分析一些艺术形式,展示了这些原本从属于实际功用的形式结构随着其实际功用的消失而变成独立的审美对象。当此类艺术品形成后,它们影响了人的头脑。从哲学上看,它们历史性地影响了审美心理的构造,使得艺术技能的发展和审美遗产的存留成为可能。李泽厚质疑关于艺术统一欣赏者和物质载体、主体和客体的流行观点,认为审美经验中的原始成分是审美心理形成的前构。这种审美经验通过积淀而获得一种客观的性格。他将艺术品看成既是特定社会和特定时间的物质产品,也是人类头脑构成的相应产品。在这里他背离了将艺术品看成是社会力量和人的关系的反映的通常社会学观点。他通过分析古代中国历朝历代不同文学形式的出现,论证了上述历史主义和心理学的转换。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读书 2010年第11期  
更多关于“走进世界的李泽厚”的相关文章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