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长袖善舞


□ 文清丽

丈夫不在家,这个周末如何过得尽情舒心?田小童想了半天,就想到了好朋友崔敏。丈夫在家,抱着电话说半天,就像喉咙里有异物,咳半天还是感觉里面有东西。得受着线路里面的嘈杂,还得观察另外屋里的那个人是不是偷拿了电话或者是不是眼神又不对劲了,总之种种滋味,只有当事者才能说得清道得明。试想两人躺在一张床上,促膝谈心,要躺要坐要吃要喝想怎么舒服就怎么舒服,那多酣畅。女人嘛,更何况是大学同学,两人交心交肺了十几年,屁大的事都要在电话里商量来商量去。大到国际形势、国内动态、调职晋级,小到夫妻吵架、孩子教育、穿衣读书,凡是一个现代都市女人生活中可能遇到的问题,都是她们的谈话范围。有时候纯粹就是没话找话,你说半小时,她再说半小时,倒过来倒过去,几句话就能说清的,可是她们唠叨半天,两人还兴致不减。这就使得丈夫们也无技可施。说几次改了,可是没几天又旧病复发,男人们也懒得管了,想这样也好,省得再把自己扯进这些鸡零狗碎中,让分析来分析去,还要安慰得恰如其分,否则就又要没安生日子过了。丈夫不管了,两个女人就更来劲,只要一有时间,两人就抱着电话聊个没完没了,有时候能打一个通宵。
现在在田小童看来天大的事在自己的身上发生了,当然首先想到的是向好朋友倾诉,不,准确地说是分享这美好的心情。就像女人穿衣服,如果没有欣赏者,这衣服还讲究得有什么必要。
可是拿起电话后,她又想这种事怎么能给外人说呢,有人不是说过最好的朋友可能就是伤害你最深的那一个人。便又放下,可是这朋友不是一般的朋友,这是经得起时间考验了的真正的朋友。再说来了随便闲聊也是一种乐趣,就像下棋,找到一个真正的对手并非易事。两个朋友十几年还能保持亲密的联系,肯定是经过了时间和事情的考验,彼此已经摸清了对方的喜好脾气,才旗鼓相当配合默契,演出了属于她们自己的高山流水曲。
电话打过去,崔敏遗憾地说周日很忙,家里的衣服没洗,卫生没搞,反正一大堆理由。田小童生气了,一句话不说,电话里只是崔敏在说。崔敏说完了,田小童还是不说话。崔敏说你说话呀,我真的来不了。田小童还是不说话,崔敏只能听到滋滋的电流声,就无奈地说好吧,给我一小时时间,等我把这些都消灭了就来。这才听到田小童的话,田小童只说了一个字:行。这让崔敏不高兴,想我大小也是个部门领导,你叫我就像叫警卫员似的。牛什么呀,干了十几年,还是一个破记者,不就是刚买了套房子嘛。朝向不好,位置也不好,我要买肯定比你的要好得多。再说我还买了车呢,咱们充其量是平等的。冰天雪地的,你一个电话我就屁颠屁颠地往你家蹭?我并不比你过得差,我去不是巴结你,是纯粹为了友谊,谁让咱们是好朋友呢?如果今天不去,先别说别人,自己肯定心里一天都不痛快。罢罢罢,还是去一次。再说两人的确很长时间没有在一起面对面地聊了,这不聊心里还空落落的。权衡了半天,崔敏觉得自己去了一点儿也不掉价,手上的动作就加快了。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长江文艺》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长江文艺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