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为往事干杯


□ 风 马

为往事干杯
风 马

江天是我的中学同学,在酒厂工作,据说平日里以酒代茶,连粮食都不想吃。
他来你家之前一般是不打招呼的,而且是自备酒水,坐下来就开喝,喝了就只顾自己说话,你若在脸上表现出不耐烦,他会很生气。生气了就喝醉,醉了就不走。所以你还得哄着他,哄高兴了才能把他送出家门。有一个星期天,我还没起床他就把门敲开了,然后开喝,一直到傍晚也没有走的意思。好不容易连哄带骗把他弄到街上,打算拦辆车送他回家,他突然搂住我的脖子说:走吧,我带你到风马那儿喝酒去。让人欲哭无泪,欲说还休……我知道他从来不把自己的家当一回事儿,他喜欢跑到别人家去。有时还喜欢带一些莫名其妙的人来,有的人甚至连他也叫不上名字,或许是他在路边遇到的一个醉汉,或者是八竿子打不到的什么鸟人,总之,他以为你会很喜欢他的光临,喜欢他把你的家当作自己的家。当然,他也不是一点优点都没有,比如,每次的同学聚会基本全靠他来张罗,所有同学的电话号码都在他的脑子里,若是哪个同学家里操办红白大事,那么,缺了江天是不可以的。婚宴上他是无可替代的主持人,殡葬时他会哭出一些花样来,而且懂得民俗禁忌、交往应酬。即便你不通知他他也会如期而至,也不晓得这厮是怎么知道的。
有一天夜里,我正打算睡觉,他却来了。
他说他离了婚,他说在他离婚的同时,他的妹妹也离了婚。我知道他的妻子姓田,曾经是在同别人离婚后和他结的婚,可是,现在又同他离了。当时,他的脸在日光灯下泛着淡淡的绿色。他说他已到了不惑之年但却混得一无所有。“你知道她同我离婚后又和谁结了婚吗?”他喝了一口自备的青稞烧,当即亮出了谜底:“是我妹夫。”他说。“你想想吧,他他*的居然是我的妹夫!”他说。事情还得从去年说起,去年,他的母亲在山西老家病危,他和妹妹回乡探视,临行给妹夫打了声招呼,托他帮忙照顾一下嫂子,结果他的妹夫就同他的老婆也就是他妹夫的大姨子搞到了一起。他有两个孩子,一个是他老婆带来的,一个是他们自己的,都十几岁了,他的妹妹的一个孩子也七、八岁了,现在三个孩子全归了姓田的女人和那流氓妹夫,当然还有家产和其它。听他说出如此乱七八糟的事,我觉得有必要陪他一醉了,这种事落到谁头上谁不烦?别说借酒浇愁了,即便喝敌敌畏也是不为过的。所以我就拿自己的酒陪他喝,陪他唉声叹气,陪他说话。这下他高兴了,脸色也由绿转红,话题也不再局限在那对狗男女身上。他告诉我,他准备再结一次婚。“知道我要和谁结婚吗?”他美美地灌了一口酒,当即就亮出了谜底:“是小芬。”他说。
“小芬?”
我心想怎么可能呢?小芬怎么可能与江天结婚呢?他的离婚已经够传奇的了,现在又要同小芬结婚,怎么可能?
说起小芬,自然还得说一说钟灵。
钟灵是我们童年时的一个伙伴,已于十年前死掉了。下面这个故事据说是根据公安局对小芬的口述笔录整理出来的,属于正版,其细节应该是真实的。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福建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福建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