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地牢“女奴”娜塔莎的3096天


  口文/娜塔莎·卡姆普什

  当夜晚再次来临,他在地牢中的一个不锈钢水槽前命令我脱下衣服,然后为我洗澡。他用毛巾擦洗我的身体时,表情就像在擦洗一辆汽车。

  1998年3月2日早晨,我作出了一个决定,从那天起,我要尝试让自己变得坚强——但我没想到,那天遇到了生命中最可怕的事情。

  当时我的父母已经分居,前一天晚上,父亲送我回母亲家晚了些,母亲大发脾气,说我以后再也不可以去见父亲了。所以第二天上学时,我决定惩罚她,不和她说再见,不与她吻别。然而走到大街上时,我开始哭泣起来。这时我看到两米外停着一辆货车,车旁站着一个男人,他直直地盯着我,眼神空空的,看上去仿佛迷了路,我甚至有一种想帮助他的欲望。

  一切都发生得太快了,当我准备从他身边走过时,他一把搂住我的腰,将我扔进车内,接着驾车飞快离去……他命令我坐在车后的地板上。接着,我听到他疯狂地按手机号码,试图打电话。我知道必须和他说话,非常荒谬的,我竟问他鞋子是多大尺码,我记得有一档犯罪电视节目称,即使最微小的线索对破案也很重要,可他没有回答我。于是我接着问:“你想对我性骚扰吗?”他回答说:“你太小了,我不会那样做。我要带你到一个森林中,将你交给另外一些人,我们以后永远都不会再见面。”

  我感到恐惧极了,因为媒体经常报道恋童癖犯罪团伙的事情。最后车停在一处松树林中,绑架者又打了一个电话,可能事情出了差错.他看起来非常惊慌和不安,对我说:“他们不会来了。”

  他带着我来到另一个地方,并用毯子将我裹住像提包裹一样将我提下了几级台阶。最后我发现自己坐在了一个冰冷黑暗的地牢中,房间只有5平方米。

  他问我需要什么.我说:“我需要一把梳子、一把牙刷、一管牙膏……”他拿起我的书包.我恳求他将包还给我,没想到他暴跳如雷:“你可能藏了一台发报机,你可能会用它来求救,你想骗我?没门!”直到今天,我才意识到那是他有精神疾病的征兆——我成了妄想症患者的囚徒。

  我希望发生的一切都是一场梦,所以当夜晚来临时,我恳求他像母亲那样给我讲一个睡前故事,我甚至要求他给我一个“晚安吻”。而他从我的书包中找出一本书,给我朗读起<豌豆公主>的故事,最后,他吻了一下我的前额,然后离开了地牢。

  第二天,我终于看清了他。这个绑架者给我带来了一些他的旧衣服、一把日光浴椅、一个电暖器.一个电炉烤盘,一个小烤箱、一个VCD机和一台电视,这些将地牢塞得满满的。他向我威胁说:“如果你表现不好,我就会将你绑起来。”他对我称.我父母拒绝向他支付绑架赎金,我已经被父母抛弃了。

  当夜晚再次来临,他在地牢中一个不锈钢水槽前命令我脱下衣服,然后为我洗澡。他用毛巾擦洗我的身体时.表情就像在擦洗一辆汽车。

  随着时间的流逝,他变得越来越专横。他不允许我盯着他的脸看,我想站起来、坐下去,甚至说话,都必须得到他的许可。有一次他在一个书架上钻孔时,我问他:“你为什么要在那块板上钻孔?”他立即对我咆哮起来,并将手中的电钻砸向我,我赶紧低头避开。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祝你幸福·午后版》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