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通俗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上帝何时为我们命名?


□ 毛志成



死去的人,上帝还有兴趣记下某人的名字么?或再一次以各种追认方式重新给他命名么?
我想,在人类出现之前,地球上的许多物种就曾用另一种语言进行交谈:蜜蜂们跃动在花蕊上,同时嗡嗡嘤嘤地说些什么;蟋蟀们蛰伏在草丛中,兼之喋喋不休地唱些什么;洞穴中几条相邻的蛇度过冬眠,刚刚蠕动便会从口腔中发出声音;旷野中的几匹马或几头牛相遇,一边啃着青草,一边也会从喉咙中发出喘息或嘶叫。然而这些物种自己,绝对不知道自己的名字。即使上帝呼喊它们为蜜蜂、蟋蟀、蛇、马、牛,它们也不会知道上帝呼喊的是谁。
因为它们本来就没有名字。
它们的名字是地球上有了人类之后,由人类随随便便赐予的。是的,是随随便便的。人类给某个物种命名,可以是一瞬间的事,也可以是打罢瞌睡、伸伸懒腰之后信口说出的。假如这些物种有知,当了真,这不是它们的幸运,很可能是一种不幸,远不如从未意识到自己有名字的好。
一只野狗在荒原上徘徊,觅食,有人用力呼喊它:“狗!过来!这里有食物!”即使呼喊者怎样动情,狗也不会有什么特殊知觉,往往像是什么也没听到。因为它自己从来不知道“狗”是它的名字,在别人以“狗”呼喊它时,它根本不知道所指的是谁。
一只蝼蚁,一条蛆虫,对它诅咒、鄙夷的只是人。而蝼蚁、蛆虫本身,既不知道它们的名称,同类成员相互之间也从未发觉自己的智力低下或气味不雅,照例依依偎偎,卿卿我我。
有一个词叫“天敌”,如鸡与虫,蛇与蛙,猫与鼠。强者、弱者的行为都出于本能,从未附加过别的心理因素,如高贵与卑贱、傲慢与自卑之类。因为它们连这样的名词也不懂,也没听说过。
我想,有一天我死了,失去了对地球上一切物质现象或生命现象的感知。但山岭中的岩石依旧在太阳下闪光;江河中的流水照例在河床里涌动;田野上的草木仍然在春天到来时伸枝展叶;生出羽毛的或长出鳞片的动物,也不会终止“鹰击长空、鱼翔浅底”的表演。然而,只因为我死了,它们的名字就越发没人知道了。我不知道,就等于任何人都不知道。道理仅仅因为:正在动手写出的这篇文章的作者仅仅是我,文章中的这段心思也是我自己的。此外的人,谁知道他们怎样想?
我死后,我的名字是否有人提起,都是一样的。从某种意义上说,失去了活着的“我”,与失去了地球的全部是同义的。难道不是么:将一个被世界遗弃的我,和我彻底遗弃的整个世界,讲给任何人去听还有什么意义?何况任何人都会死的,数百年、数千年死去的人加在一起,在数量上与今天短暂地活着几十年的人相比,不知要超过多少倍!易言之,人类遗忘、丢弃、告别的东西,无比丰厚、无比富有;而一个人、一代人、一批人几十年所经营的东西,所囤积的东西,所占有的东西,最终显得多么微薄,多么有限!
死去的人,上帝还有兴趣记下某人的名字么?或再一次以各种追认方式重新给他命名么?我想,不会的。死去的人中,一生凡俗无比的成员不必说了,早已或终会还原为粪土。但死前佩戴着各种神圣徽号或享有高档悼词的人,又怎么样呢?他们被埋葬或被焚烧后,所占有的空间或升发出的烟缕,无论土质和气息也与任何草民无异。唯一遗给人们的圣物,也只是个符号。死符号本身,还有谁能够活生生地去体味着人世间的一次脉搏、一次呼吸?无机物或石制的碑文、纸画的符号,都不是真实的命名。上帝对这样的命名,不知困倦得打了多少个哈欠,最终彻底陌生、彻底忘却。有谁一定要逼问上帝,上帝也只能呆呆地、痴痴地反问:“我有过给某某人命名的事么?反正我没有记忆!”
似我辈平凡者流,压根儿就没敢惊动过上帝,因之没有过值得特殊书写的名字。生下来猛地哭啼一番,父母指了指我的傻样,马马虎虎地说:“妈的这小东西的命再贱,总得有个名儿嘛!好,就叫……吧!”
这个乳名,颇不雅,与某种家畜同音近义。
其实,这个乳名很不错。若是上帝真有灵,赐我与牛羊驴马相似的名字,即使我活到一百岁也会感激。因为人活得越久,就越发懂得“人”不是个可爱或有福气的物种。
积我数十年的人生阅历,要问我有过什么最美妙的神往,老实说,我神往过扮演许多物种,但很少神往去充当人。例如,我神往过做江海里的一条鱼,天空中的一只雁,崖畔上的一匹狼,森林边的一株树。有例为证:同类中的一万条鱼,聚在江海里同栖同游,即使逃跑也共趋一个方向;同类中的一千只雁,因季节而迁徙时也列阵有序,某雁临难便会本能地向群雁发出警示信号;被诬以凶残之名的狼,是亲子关系的第一流楷模,幼狼受别的人兽伤害时,母狼虽殉身而不怯;十里长的一个树林,只要一端的某株树被人类砍伐,另一端的某株树也会表示出异样的颤抖感。
而人类……
想到这里,我实在庆幸我做婴儿时只有父母胡乱赏给的乳名,而且那乳名又与贱畜同音同义。感谢上帝的是,他未给我举行过郑重其事的命名仪式,尤其是没有强调我的名字中有“人”的高贵标记。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