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通俗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碧血丹心且为谁


□ 刘亚力

北京几代帝都,历史悠久,每一个胡同,一个巷子,一个地名都有着历史文化的浓韵。
拿“西四”来说,就有着很大的讲头。西四元朝时叫“大市街”,是一个非常热闹的地方。西四十字路口上的四个牌楼南北朝向的各写着“大市街”三个大字。什么是牌楼呢?牌楼就是“牌坊”、“坊”的俗称,是古代居民基本的居住单位,由“里”和“坊”的大门演变过来的。“牌坊”刚开始是街区门牌标志,后来又加入了商业标志的街道牌坊。这些牌坊“高耸若楼台”,所以叫做“牌楼”。西四的四座牌楼名称分别为“积庆坊”、“金城坊”、“安富坊”、“鸣云坊”,它们都是冲天柱牌楼。所谓“冲天柱”就是楼柱超过楼顶,直指天空。西四自从有了四座牌楼之后老百姓就不说“大市街”了,干脆叫西四牌楼。后来叫法省了事,直称“四牌楼”。北平解放的时候牌楼还在,在上个世纪50年代为了扩建马路把这些牌楼拆了。牌楼没有了,叫法也就简称为“西四”。
“西四牌楼”在明朝可是个令人恐怖的地方。明末杨士聪在《甲申核真略》中说:“西四牌楼者,乃历朝行刑之地,所谓戮人于市者也。”这里曾是刑场,恶贯满盈的人死于此,清白无辜的人死于此,功高盖世的人亦死于此。尸横西市,血染黄尘,妇孺恸泣,阴魂难散,这里充溢着皇权专制的冷冷杀气,冤屈难昭的森森鬼气,还有碧血丹心的浩然正气。
惨死于西市,造成千古奇冤的莫过于明朝名将袁崇焕了。
早在天启年间,袁崇焕抵御蒙古兵和女真就立下了赫赫战功。努尔哈赤曾把大明帝国打得摇摇欲坠,是袁崇焕这时登上了悲壮的历史舞台,使后金在与明军的交战中遭到惨败。在崇祯二年,满清的军队围困北京城,袁崇焕熟谙战事英勇作战,大败敌军于广渠门外,保卫了明朝的中央政府。当时满军后退几十里,袁崇焕坚持持久战,想拖一拖孤军深入的满军,等各路援军到了里应外合夺取胜利,而皇上、一些大臣和京城百姓愿意尽快把满军赶走,袁爷的做法违背这些人的意愿,为他遭受冤屈埋下隐患。
满清的首领———拥有雄才大略的皇太极为袁爷的用兵策略而忧心忡忡。他熟读《三国演义》,想起“群英会蒋干中计”的故事。于是有意让两个被俘的太监听到他们的“耳语”,接着两个太监逃了出来,告诉崇祯帝“重大机密”:袁崇焕通敌。这位皇帝生性多疑,再加上当时的民谣“投了袁崇焕,鞑子跑一半”,老百姓也怀疑袁爷。崇祯帝觉得证据确凿,就逮捕了袁崇焕。兵临城下,皇上抓去了最高将领,袁军顿时军心涣散,袁部下祖大寿等人决定不再为这个不知好歹的皇帝老儿卖命,不理北京防务撤走,这使京城处于危急之中。在千钧一发之际,是袁崇焕以大明的江山社稷为重,在狱中写亲笔信让部下返回保卫京城,当时袁军看到信好多人大哭。他们一边往京城方向行进,一边为他们深明大义的袁爷哭泣。然而,这些感动不了昏庸的皇帝。崇祯三年八月十六日,四十六岁的袁爷在北京西市被凌迟。“凌迟”便是千刀万剐,当时在西市围观的百姓认为清兵是袁崇焕引来的,对之恨之入骨,“将银一钱买肉一块,如手指大,啖之,食之必骂一声”。这位袁爷,临刑前口占一绝“死时不愁无勇将,忠魂依旧保辽东”。对国家的赤胆忠心可见一斑。......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北京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北京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