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经济自由主义思潮的对话·竞争机制


□ 张维平 伍晓鹰

  张维平:今年九月中旬,我国一些重点高校的著名经济学教授们在成都举行了一次“中国社会主义经济理论与实践”的研讨会。会议结束时,蒋学模教授作了一次发言,中心内容是我们将不可避免地要迎接一场经济理论的大论战。原因或许是这些年我国经济与社会生活的变革突破了许多传统的“理论禁区”。这反映了理论界对改革进程的评判存在严重分歧。我以为不应该只是从规范的角度,用社会主义的古典的严格定义来裁判生活。社会主义各国在经济发展上面临的窘境,必然要求我们对传统模式以及它赖以运行的理论基础作一次追本溯源的反思。
  伍晓鹰:两种经济制度的和平竞赛是赫鲁晓夫首创的,此功不应埋没。但经济发展的实际表明,至少从赫鲁晓夫时代开始,实行传统计划经济模式的国家输了这场竞赛。中国恐怕是输得比较惨的一个,理由众所周知。所以,我们才有了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以来的果敢的改革。
  张维平:改革的成就举世瞩目,但进步是一个艰难的历程,正象发展经济学中常用的比喻——九头蛇怪hydra一样,你砍去一个蛇头,又长出九个。
  伍晓鹰:所以说改革既要冒险,又要借鉴。说到借鉴,我们总是较多注意经济体制相同的东方社会主义国家,这诚然必要,但从经济运行机制的角度看,我以为应该特别重视市场机制发达的西方国家的经验。战后西德的经济改革与复兴就是一例。当时的联邦德国经济部长,后任总理的路德维希·艾哈德博士的总结性著作《来自竞争的繁荣》,对战后西德由计划统制型经济向市场经济转变的那场经济改革,作了令人信服的描述,联系当前中国的改革实践来读它,我相信不仅趣味无穷,而且启示良多。
  张维平:艾哈德被称为二十世纪的亚当·斯密,这表明了他的经济思想的倾向性。作为经济学教授,他师承著名的德国弗莱堡大学经济自由主义学派,它们的口号是“社会市场经济”,具体说,就是限制而不放弃国家干预。如何干预则必须特别审慎,关键是保护和激发自由市场经济的积极社会功能,这个社会功能就是竞争机制。艾哈德说:“生产者的自由竞争,消费者的自由选购,以及个性的自由发展等原则,比任何形式的国家指导或国家管制,更能保证经济与社会进步。”这段话是他的经济思想的核心。
  伍晓鹰:艾哈德又是经济学教授中最幸运的人,他有机会走出理论的象牙之塔,在德意志民族的精神、文化、经济与政治因二次大战的失败而全线崩溃的时候,受命于危难之际,不屈不挠地推进他深思多年的改革方案,在不到十年的时间里,把他的国家变成了战后欧洲的超级经济强国。他与总统阿登纳分工合作。阿登纳是“在外地主”,专管国际事务与联邦德国的对外关系,旨在使战败的德国重返欧洲与世界舞台;艾哈德则是“内当家”,一手包办经济事务,两人珠联璧合,被世人称为联邦德国复兴之父。艾哈德的荣誉与声望是任何一个经济学教授可望而不可及的。
  张维平:可他获取荣誉的道路却是充满风险的。在经济改革的最初阶段,几乎每走一步都可能弄得身败名裂。从议会讲坛上反对党的抗议,到知识界的普遍抵制,从游行队伍中“绞死艾哈德”的愤怒呼喊,到国会要求减少他薪水的动议,攻击纷至沓来,但艾哈德全然不为所动。他要在被纳粹统制经济全面支配下生活了十二年之久的同胞中间推行竞争机制,他本人便富有极强的竞争精神与不避风险的高贵品格。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读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读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