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影视戏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扒灰”公公要捉奸


□ 姜玉胜

  老岭山下有个叫弯弯川的村庄,村里有个老汉叫耿火锤。说起这个耿火锤呀,真是名声远播。此人一辈子疾恶如仇,行的正,坐得端,把名声看得比命还重要。他不到30岁死了老婆,一个人拉扯着儿子冬宝过到60多岁,几十年里没在村里留下一点花花事。
  冬宝要同村里的年轻人南方打工,老爷子当着他媳妇秀梅和全村前来送行的乡亲给儿子立了两条规矩:一是挣干净钱,走正经路;二是少沾野女人,多想新媳妇!违了这两条,你就死在外面,咱耿家不少这样的人。
  可是,最近耿火锤立了一辈子的规矩却栽倒了自己!他赚了个“扒灰”公公的名称,你说窝火不窝火?
  说起来也是偶然。
  那天耿老头儿赶集买了一挂猪杂回来,秀梅给做了一锅香喷喷的猪杂汤,耿老头儿一连喝了5大碗。到了半夜,坏了,只听肚子“咕咕”响,到了天蒙蒙亮,耿老头憋不住了,先解开了裤带,手提着裤子,几步蹿到了茅房,也没管有没有人,“哗”地一下拉开了门,只听“啊”的一声,秀梅白花花的屁股一下把耿老头惊呆了。秀梅见是公爹,羞得满脸通红,提着裤子指着耿老头的脑袋瓜说:“你……你……难道……”
  这一切,都被同样早起的前院邻居王金满看了个正着。没过半天,全村人都知道了耿老头提溜着裤子强看儿媳屁股的事,而且越传越玄。把个耿老头污蔑得不成人样。前任村支书晚间还特意来找耿老头做思想工作,说:“老哥,你要是真熬不住,不行就再找个老伴儿吧。也不能兔子想吃窝边草呀……”话没说完,就被耿老头兜头来了一巴掌,大吼了一声:“你给我滚!”从此,耿老头三门不出,四户不进,自己做饭,还把院子中间隔上了,想要方便就去离家很远的野地,生怕再传出些谣言,那他真就不用活了。
  这天夜里,只有一墙之隔的秀梅屋里传出了说话声,耿老头竖起耳朵一听,竟还是男人,儿子离家七八个月了,这种事他还是第一次听到,心想秀梅呀秀梅,冬宝那点对你不好,你怎么就干出这样的事来呢?想到这里。耿老头的犟脾气儿“噌”地一下又上来了,心说,你这个大胆的色鬼,你欺负我耿家无人咋的!今天这事我还真的管定了,想到这,耿老头麻利地穿上了衣服,拎起了灶间的一根柴棒就冲了出来。让冷风一吹,耿老头的一腔怒火顿时凉了,怎么?这深更半夜的,你跑到儿媳妇的房间里捉奸,一旦不成,这“扒灰”公公的恶名恐怕更是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了。想到这,耿老头把柴棒子一扔,回到屋里,像烙饼一样翻来覆去地熬到了天亮,熬得两只眼睛血红血红。
  第二天天刚亮,耿老头就来到了秀梅住的这间屋里,见秀梅正慌乱地藏衣服,那衣服湿漉漉的正往下滴水,秀梅的头上还沾着一丝草屑。耿老头更来气了,心说,行啊!秀梅,风流快活到野地里去了。再把屎盆子扣到老公公身上,你这一石双鸟的游戏玩得高呀!心是这样想,嘴上却说:“秀梅,冬宝这一走七八个月了,我想给他写封信,让他回来!”秀梅听了,支支吾吾地说:“急什么呀……不就才半年多一点吗?”看着秀梅这神态,耿老汉知道,她是铁了心不想冬宝了,“唉”地长叹了一声回到了自己的屋里。
  这天夜里,秀梅的房间里又传出了男女对话的声音。令耿老汉吃惊的是那个男人的声音听起来竟是这样的耳熟!耿老汉顾不得太多了,弯腰下炕,一闪身来到了秀梅的后窗口下,竖着耳朵,捕捉着里边传出的一丝一缕的声音。
  先是听到了秀梅的嘤嘤啜泣,继而听到了那个男人说道:“……这事可是绝密,千万别让我大舅知道……咱快点走。”大舅?快走?耿老汉愣了,仔细一品说话的声音,耿老汉的头“轰”地一下大了,想起来了,这男人不是别人,就是邻村的小满子,耿老头的亲外甥!耿老头这个气呀,心说这才是兔子吃了窝边草呢,真是乱套了。
  听见门“咿呀”一声,两个身影一前一后出了院向后山走去。耿老汉心一横,也蹑手蹑脚地跟了上去。心想,对儿媳我有嘴说不清,对外甥,可是任杀任剐任我行了。兔崽子,看我今天怎么收拾你!
  转了好几条沟,天就麻麻亮了,前面的两个人影也越来越清楚了。走着走着,耿老汉突然一激灵,再往前,那不就是通天洞了嘛,这个洞里冬暖夏凉,能住好多人呢。过去的土匪陈二麻子就长期盘踞在这里,莫非是这两个不知好歹的野鸳鸯偷欢偷到了山洞里?想到这,耿老头加快了脚步,不想前面的秀梅和小满也加快了脚步,扯着手一路狂奔,待耿老汉气喘吁吁地转过山头,迎面看见秀梅又蹲在地上露出了白花花的屁股,分明想阻止耿老头向前迈步,气得耿老汉血往上涌“哇”地一口喷出了鲜血。心说,我这扒灰公公的名声算是跟谁也说不清了。
分享: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