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影视戏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扒灰”公公要捉奸


□ 姜玉胜

  老岭山下有个叫弯弯川的村庄,村里有个老汉叫耿火锤。说起这个耿火锤呀,真是名声远播。此人一辈子疾恶如仇,行的正,坐得端,把名声看得比命还重要。他不到30岁死了老婆,一个人拉扯着儿子冬宝过到60多岁,几十年里没在村里留下一点花花事。
  冬宝要同村里的年轻人去南方打工,老爷子当着他媳妇秀梅和全村前来送行的乡亲给儿子立了两条规矩:一是挣干净钱,走正经路;二是少沾野女人,多想新媳妇!违了这两条,你就死在外面,咱耿家不少这样的人。
  可是,最近耿火锤立了一辈子的规矩却栽倒了自己!他赚了个“扒灰”公公的名称,你说窝火不窝火?
  说起来也是偶然。
  那天耿老头儿赶集买了一挂猪杂回来,秀梅给做了一锅香喷喷的猪杂汤,耿老头儿一连喝了5大碗。到了半夜,坏了,只听肚子“咕咕”响,到了天蒙蒙亮,耿老头憋不住了,先解开了裤带,手提着裤子,几步蹿到了茅房,也没管有没有人,“哗”地一下拉开了门,只听“啊”的一声,秀梅白花花的屁股一下把耿老头惊呆了。秀梅见是公爹,羞得满脸通红,提着裤子指着耿老头的脑袋瓜说:“你……你……难道……”
  这一切,都被同样早起的前院邻居王金满看了个正着。没过半天,全村人都知道了耿老头提溜着裤子强看儿媳屁股的事,而且越传越玄。把个耿老头污蔑得不成人样。前任村支书晚间还特意来找耿老头做思想工作,说:“老哥,你要是真熬不住,不行就再找个老伴儿吧。也不能兔子想吃窝边草呀……”话没说完,就被耿老头兜头来了一巴掌,大吼了一声:“你给我滚!”从此,耿老头三门不出,四户不进,自己做饭,还把院子中间隔上了,想要方便就去离家很远的野地,生怕再传出些谣言,那他真就不用活了。
  这天夜里,只有一墙之隔的秀梅屋里传出了说话声,耿老头竖起耳朵一听,竟还是男人,儿子离家七八个月了,这种事他还是第一次听到,心想秀梅呀秀梅,冬宝那点对你不好,你怎么就干出这样的事来呢?想到这里。耿老头的犟脾气儿“噌”地一下又上来了,心说,你这个大胆的色鬼,你欺负我耿家无人咋的!今天这事我还真的管定了,想到这,耿老头麻利地穿上了衣服,拎起了灶间的一根柴棒就冲了出来。让冷风一吹,耿老头的一腔怒火顿时凉了,怎么?这深更半夜的,你跑到儿媳妇的房间里捉奸,一旦不成,这“扒灰”公公的恶名恐怕更是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了。想到这,耿老头把柴棒子一扔,回到屋里,像烙饼一样翻来覆去地熬到了天亮,熬得两只眼睛血红血红。
  第二天天刚亮,耿老头就来到了秀梅住的这间屋里,见秀梅正慌乱地藏衣服,那衣服湿漉漉的正往下滴水,秀梅的头上还沾着一丝草屑。耿老头更来气了,心说,行啊!秀梅,风流快活到野地里去了。再把屎盆子扣到老公公身上,你这一石双鸟的游戏玩得高呀!心是这样想,嘴上却说:“秀梅,冬宝这一走七八个月了,我想给他写封信,让他回来!”秀梅听了,支支吾吾地说:“急什么呀……不就才半年多一点吗?”看着秀梅这神态,耿老汉知道,她是铁了心不想冬宝了,“唉”地长叹了一声回到了自己的屋里。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江门文艺》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江门文艺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