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后路


□ 蒋建伟

  抢在冬天第一场大雪之前的雪,不是雪,像盐,叫“盐籽子”;而抢在“盐籽子”之前的,就是贴着地皮的风了。风比“盐籽子”还厉害,浑身长了白毛,专门往人缝缝里钻,眼一眨巴,骨头就上冻了,大地上伸展着一道一道触目惊心的白。
  白毛风就是顺着蒋寨的那条后路,勾着头,弯着腰,马虎着一张熊脸,“啪啪啪”甩开大脚,一头闯进村子里的。白毛风认识路,在村东头,连招呼都不用打,一扭头就奔了西,蒋毛蛋家,蒋全信家,蒋天长家,蒋更新家,蒋牙家,蒋栋梁家,蒋大肚家,蒋可奇家……撞大门翻墙头,咣当咣当一阵子,想凑凑热气,等等等等,可,没谁搭理啊!到村子的寨门旁,到斜坡子路,到村后园,再摸着后园的一条小路往北跑,跑着跑着,最后就没影了。三五分钟的工夫,放几个屁的工夫,说没就没了?
  往北,一条长满白毛的大路上,正移动着匆匆忙忙的几个黑点,那路,还是后路。
  大地上的蒋寨村就像一片树叶,白皑皑的树叶。是的,一个个庭院拼成了这叶子,大路小路斜路都是经纬在村子里的血管,偶尔出门的人,就是流淌在树叶血管里的血。可以想象这样冻死人的一个清晨,人虽说猫在被窝里,想圈住一点热气,但风还是从门缝墙缝窗棂子缝里钻进来,一个劲地满屋子跺脚,骂他娘的冷,结果越骂越冷。到后来,我们小孩听都不想听了,干脆蒙住头,一个个蜷在里面装赖,不起来,在里面学驴叫、学羊叫、学老母猪哼哼,学大队书记在大喇叭里瞎吆喝,谁叫都不起来。最先起来的,是娘,倒尿罐子,生火做饭,把每一个细节的声音都做得很响,生怕别人听不见她干活似的。爹不知道什么时候起的,没有开门,一起来就闷着头子吸烟,爹吐出来第一口,我立马感觉味不对头,我的鼻子最“尖”,知道娘烧锅的烟和爹的烟味不一样,虽然都很呛,但爹的带拐味,就像揍你一顿了又返回来补充你几脚一样,你说坏不坏?当我们的堂屋东屋子都弥漫着爹的烟味,当我们用被子捂鼻子都不管用的时候,谁都希望把门开一点点,透透气,谁都想下去打爹几锤头子解解恨,结果谁都怕冷,谁都没有起来。娘做好饭了,又过来喊我们起来吃饭,干喊不见动静,娘气坏了,气得连说话都变成了结巴,说大懒二懒,一群猪,还有你,小懒,猪猪猪,到底起不起来?难道还叫我亲自喂你们这些小鳖孙?我们在里面嘿嘿一笑说,中!娘更来气了,“咣”,反手把堂屋门打开,一点缝儿都不留,白毛风“嗖”一下就进来了,躲都没有地方躲。娘马虎着一张熊脸说,我就不信,胳膊能拧过大腿?
  我们一阵磨磨蹭蹭,光着脚去地上找鞋,刚一着地,一下子冻得蹦起来好高,都纷纷埋怨娘的心真狠,一点都不像亲娘。老二气得歪着嘴,小声嘟囔说,我就不信她不冷?我说,不冷是瞎话,谁不冷谁是孙子!老大点子多,说大人肉多,不怕冷,咱们也赶紧吃胖吧,吃胖了,就什么都不怕了!娘很不耐烦,问我们嚷嚷什么,我们说昨天吃饭没有吃饱今天没有东西屙,娘说“别打岔”,老二问娘刚才她说的是不是要我们“和泥巴”?娘说,你们聋啊?赶快吃饭,再不吃,都当成剩饭倒了喂猪!桌中间,放了一碗红辣椒,我们“呼啦”围了一圈,一人拿一个杂面馍,掰一块,就往辣椒碗里蘸,三五回蘸下去,碗里的辣椒汁就没有了,我还想蘸,娘一把打掉我的手说,别蘸了,没有了,赶快缩回你的爪子!我说不是爪子,这是手!娘说,都是一个意思,他爹,再往辣椒碗里加点水和盐籽子吧?老大眉头一皱问,就,就不能再加点别的什么东西?要不,吃了没有营养!娘说,营养好了光放屁,还不如不要营养呢!爹一声不吭,返回时,兑出了大半碗辣椒水,胳膊肘里还夹了一根葱,屁股一挨板凳,就把葱扔给了老大。娘心疼死了,一个劲地假咳嗽,老大假装没有听见,赶紧剥葱就馍,三口两口就吃完了。娘干气没有办法,指着老大的鼻子说,你看你,馋得跟山猫嘴似的!爹打圆场说,不就一根葱嘛,又不是肉!老二帮腔道,俺爹说的对,又不是肉!娘瞪了老二瞪老大,半天才憋出来一句话,说死妮子,我看她能长几斤膘?就是长膘也是瞎长!老大忍不住反驳道,我非得长出来十斤,吃成个胖子给你看看!爹问,吃恁胖有啥用?我认真地回答,胖子不怕冻啊!俩大人“扑哧”一下笑了,娘连鼻涕都笑出来了,等笑够了,娘用拿馍的手背擦擦鼻涕,乘机咬一口杂面馍嚼了嚼,拿眼点点我说,还是俺这个儿子实性,哎,吃了饭,咱俩赶集卖兰花豆去吧?我说,中。老大和老二拖着长腔纷纷不满道,说一百圈子,还是闺女没有儿子亲呐!立马,我感觉自己变成了大英雄,你不知道呀,心里头喜欢得一蹦三尺高。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福建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福建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