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行走者阿来:阿来诗文的精神品质


□ 段怀清

  一
  
  就其文字的精神品质而言,藏族作家阿来无疑与回族作家张承志属于同一个精神谱系,甚至可以说,阿来几乎就像一个十年后重新出现的张承志。不过这两位同样具有强烈民族意识的当代作家存在着思想风格与审美趣味上的差异,譬如阿来诗文中的那种浪漫气质,与张承志的文本中的浪漫气质就不属于同一类型。
  其实,究竟该如何理解作为作家的阿来或者张承志与他们的民族身份之间的关系,对于笔者来说也依然是一个需要进一步思考探究的命题。但一个显而易见的事实是,一些同时期汉族主流作家那里显得有些艰涩或者尴尬的命题,甚至为汉族作家轻易忽略或者缺乏足够同情心的经验,在藏族作家的阿来和回族作家的张承志那里,似乎是驾轻就熟或者易如反掌。他们都以一种极为自然甚至还有些迫不及待的渴望状态进入到自己的民族文化身份的追寻澄清或者再造重构之中,并以此为其心灵思想和情感之旅的基础来展开他们的叙述或者抒情。
  不过,如果因此而认为阿来是一个仅仅表现出民族文化身份和精神信仰身份认同渴求的作家,并因此而呈现出思想精神上的一种新的封闭性——在追寻几近散佚的民族精神文化传统并急不可待地皈依其中的同时,又毫不犹豫地抛弃了现有的自我和个人历史——这样的观点显然是不符合阿来诗文实际的,当然也是错误的。其实,上个世纪八十年代之后走上文坛的作家,除了极个别者外,其余作家几乎都毫不掩饰地大谈特谈自己的写作与西方文学和西方作家之问的渊源关系,而不是自矜于种种封闭的民族语言或者所谓的个人语言。也几乎跟当代许多中国作家一样,阿来也并不讳言自己对西方文学的喜爱或者借鉴,尽管如此坦率的描述并不一定总是给他的民族作家身份认同带来正面效应。从一定意义上讲,阿来如此坦率地暴露自己诗文的思想精神来历或者参照,是建立在一种逐渐明晰起来的自信基础之上的,那就是民族精神历史和语言传统。只是阿来并没有同样清晰地阐述他所指的这样一种民族精神历史和传统究竟是他内心世界里的一种具有无限性的民族精神和传统,还是现实世界里的民族精神和传统——其实这两者之间还是存在着差异的。
  西方小说叙事在巴尔扎克之后,尤其是在福楼拜之后,将人从那个具有无限光明的未来处境中,从都市欲望与挣扎的困境中拉扯出来,隔断在一个狭隘围墙之内,而作为与外面世界空间无限隔断之替代的,是对于内在灵魂的无限性从未有过的关注与发掘。这里所谓的内在灵魂的无限性,在当下汉语文学中,可能是欲望,可能是信仰,也可能是爱与牺牲。
  值得注意的是,阿来的诗文并不愿意在进行现代叙事和情感抒发的同时,把对那个具有历史性和主体性的自由饱满的个体期待与追寻同时放弃掉。换言之,当阿来的诗文在满怀着信仰激情和思想激情自我探询和民族历史文化探询的时候,他一方面小心翼翼同时也近于倔强地向内发掘,另一方面,他又将关注的目光——通常是一种悲悯而又带有反思意味的目光——投射到那片高原上。阿来用自己的文字超越了那片高原对生命,尤其是个体生命所形成的局限与障碍,让自己的目光与精神在那片高原上巡逡,或者徘徊不去。也就是说,我们在阿来的诗文中,几乎同时读到了两个具有无限性的广阔世界,一个是高峻雄浑而且连绵不绝的高原世界,另一个是将卑微自我托付给了信仰与神之后所呈现出来的内在精神世界。当这两个世界同时出现在阿来诗文之中的时候,那种视觉上的通透感与精神上的通透感浑然一体,给读者所带来的,确实是一种超越了个体生命极限的全新经验感受。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民族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民族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