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医药医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不同针刺手法调节体温效应机制研究概况


□ 季淑梅 阎 丽

不同针刺手法调节体温效应机制研究概况
季淑梅 阎 丽

[摘要]目的:介绍近年不同的针刺手法对体表温度调节效应的研究,并探讨其产生体温效应的机制。方法:从临床研究、实验研究等方面进行综述。结论:针刺穴位的作用及其疗效,随着手法引起的温度变化而不同,针刺补法引起体温升高,而泻法则引起体温下降。体表温度是由血液循环状态、交感神经兴奋程度和组织新陈代谢状态等多方面决定的,不同的针刺手法引起的皮肤温度变化与影响上述3个环节状态有关。
[主题词]针刺补泻;针刺疗法/方法;体温/针灸效应

针刺手法是指从进针到出针的一系列操作过程,是促进人体内在因素转化的条件,是实现补虚泻实的重要环节。针刺补泻法是根据《内经》“实则泻之,虚则补之”的施治原则而确立的两类相对应的针刺手法。凡是有助于振奋人体正气,使减弱的功能恢复旺盛,称为补法;凡是能疏泄病邪,使亢进的机能转向平和,称为泻法。本文介绍近年来有关不同针刺手法对体表温度调节及其机理的研究,简要综述如下。

1 不同针刺手法体表温度效应的临床研究

1.1 不同针刺手法对健康人体表温度的影响
李平等[1]应用红外线热像技术,以10名健康志愿者作为受试对象,分别使用石氏捻转补泻针法、传统捻转补泻针法、大小刺激量捻转补泻针法及平补平泻法对其合谷穴进行针刺,并于实施手法后的即刻,手法后10分钟、20分钟、30分钟各测试拍照1次,动态观测各操作手法对人体皮肤温度场(温度分布)的影响。不同泻法实施后,所有时相都表现为降温效应;各补法都可使皮温升高,且与其相对应的泻法比较有显著差异(P<0.05);留针无手法在针后即刻表现为降温,从针后10分钟到针后30分钟之间各点表现为升温,与针前相比,差异均无显著意义(P>0.05);平补平泻手法在实施手法1分钟后,所有时相表现为微弱的升温,与针前比差异无显著意义(P>0.05)。李平等[2]应用红外热像技术,动态观察针刺健康人的足三里穴后捻转补法和泻法的操作对人体胃脘部皮肤温度的影响,结果发现,补法和泻法的操作可使胃脘部的皮肤温度产生不同的效应,即补法升温,泻法降温。王艳君等[3]以30名健康学生作为受试对象,采用普通针刺手法、平补平泻手法对健康人左侧曲池穴进行针刺,观察针刺前及针刺后1、5、10、15、20分钟不同留针期间的同侧商阳穴和对侧少商穴皮肤温度,结果显示普通针刺手法、平补平泻手法在同侧商阳穴对穴位皮肤温度的影响以升温效应为主,针刺后5、10、15分钟与针刺前比较有统计学意义;在对侧少商穴,平补平泻手法针刺后穴位皮肤温度升高,针刺后5、10分钟与针前比较有统计学意义,而普通针刺手法尽管也有一定的穴位温度升高的趋势,但与针前比较无统计学意义。这表明不同针刺手法对健康人穴位皮肤温度有不同的影响,针刺后穴位皮肤温度的变化不仅具有循经性,而且具有全身性的变化。许金森等[4]对53名健康成年志愿者进行针刺,并用红外热像仪观察记录这些志愿者体表循经红外辐射轨迹。结果发现,在基础温度较高的情况下,针刺可使部分受试者体表循经红外辐射轨迹上的皮温降低或先降低后升高;在基础皮肤温度较低的情况下,针刺可使沿该经脉的皮温升高或诱发出连续不断的人体体表循经红外辐射轨迹(IRRTM);针刺对部分受试者体表IRRTM的影响不大,但可使之变得更加连续、规整。另外,针刺的影响有时是双侧性的,针刺时对侧同名经的皮温也会出现相应的变化。但变化幅度较小。

1.2不同针刺手法对患者体表温度的影响
程宇等[5]以87例多发性大动脉炎患者为受试对象,并通过红外热像观察针刺治疗前后患者肢体温度的变化。针刺组操作手法:人迎穴用雀啄手法直刺进针33~54mm,然后使用捻转补法3分钟;极泉穴针刺进针16~33mm,施提插泻法;太渊穴直刺10mm,施捻转补法3分钟;心俞、膈俞、脾俞、肾俞4穴均向脊柱方向斜刺,进针33~54mm,并施以捻转补法1分钟;风池、完骨、天柱3穴直刺进针33~54mm,并施捻转补法1分钟。西药组及中药组分别使用地巴唑和复方丹参注射液静脉注射。结果表明针刺组治疗后患者患侧平均温度、最高温度及最低温度较治疗前均有明显升高(P<0.05),其临床疗效明显;针刺组治疗后患者患侧平均温度、最高温度及最低温度变化幅度明显高于两药组和中药组治疗前后变化幅度(P<0.05或P<0.01),且临床效果优于其他两组。张学勋等[6]对30例单纯性周围性面瘫患者进行针刺治疗,并观察患者面部迎香、巨髎两穴的皮肤温度变化。其方法是取位置在内踝上3寸处胫骨面上的“腿面颊”穴,针刺时针尖向上平刺,得气即可,然后用红外线测温仪对面部温度进行测量。结果发现,针刺“腿面颊”穴患侧的表面温度是呈上升趋势的,其次经过针刺治疗48小时后,也可以看出患侧的温度比治疗前温度升高了4℃以上。针刺“腿面颊”穴治疗面瘫时其面部温度升高,从而取得显著疗效。Manabu Maeda等[7]使用温度热像仪测量进行性系统性硬化病人(简称硬皮病)在电针刺激治疗后其皮肤温度变化。此试验以11例硬皮病(PSS)患者、6例光谱混乱型硬皮病(SSI)患者以及7个健康人作为试验对象,用低频电流的电针刺激他们的一侧手臂30分钟,并用温度热像仪记录病人的皮肤温度和血浆内皮素含量变化。结果发现,9例PSS患者和5例SSD患者,在针刺时两侧的手部温度都升高了,但是7个健康人温度没有升高。

分享: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