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窗棂上挂串红辣椒


□ 王长元

窗棂上挂串红辣椒
王长元

那拨儿人进屋的时候,老太太正在扫地。随着她胳膊一弯一弯地摆动,笤帚苗儿便刮扫着地面刷拉刷拉响,灰尘就沸沸扬扬飘浮起来,被窗子斜射进的阳光映衬出万千个白点,仿佛是鲜活的跳蚤在空气中上下跳动,弄得人眼睛迷迷茫茫。
老太太停止了扫地,将衣袖抻扯抻扯,擦抹几下炕沿,便说:他二叔,你们快坐。烟笸箩便拽了过来。
被唤作他二叔的是村长,脑门儿暗暗的。把炕沿让给另外几个人,自己蹲在了墙根处卷烟;一忽儿,红鲜鲜的舌头沿纸边一舔,指甲顺着牙缝抠出些许黏物,轻轻将烟卷拢。磕磕绊绊地问:那啥,顶子哪?
二婶:下甸子打草去啦。
村长:啥时走的?
二婶:小半个月啦。
村长:回来过没?
二婶:没。
村长吸溜一下鼻子,二婶,还不知道吧,顶子出事了。
二婶就一惊:出了啥事?
村长:杀人啦,顶子。这不,官家正寻他哪!
啥?老太太便呆在那里,眼睛就直直地看着炕沿上那几个人。她这才看清楚,来人不是本地的,都是公家人打扮,还有一个戴着大盖帽,再仔细看去,才发现他们已经带了绑绳和黑亮亮的枪。立马她心一颤动,眼仁儿就朝上翻过去,一丝透明鲜亮的涎水顺着嘴角飘落出来,在空中荡漾一下,随之就打湿了她黑土布的前襟,人便跟着向门框斜过去。炕沿上的几个人惊恐地奔了过去,将老太太放到炕上。
村长也麻溜站起,在缸沿上哧哧磨了几下指甲,磨出几分锋利来。就来到老太太面前,边用那锋利的指甲掐着人中,边唤着二婶、二婶。
一忽儿,老太太的鼻下就出现两弯月牙状的血痕,村长缓手的当儿,她鼻翅儿便扇动一下,睫毛就眨动起来,翻转的眸子虽归了原位,但依旧是愣愣向上看着。
警察:老人家,您先平静一下。
村长:二婶,你看你啥个身板还不知道,上甚火?既是杀了人,顶子就不是原先的顶子了,那便是犯了王法。犯了王法的顶子你还伤心个甚!麻溜缓缓,人家公安局还有事情跟你说。
老太太眸子这才转了一轮儿,一汪亮亮的湿润便映在里面。
看着老太太有了活气,警察就轻轻一笑,说老人家,您的心情我们是理解的,但是儿子杀了人,犯了罪,如今又跑掉了。这,国法是不能容的。我们希望您控制住感情,配合我们来抓凶犯。否则,比如说包庇儿子、袒护儿子,那样您老人家也有罪了。按我们的经验,您的儿子还会回家来的,那时您必须报告我们。
顶子真若是回家,你可得说呀!村长眼睛觑觑着,冲着她说,要不,那叫什么?对,叫窝藏。二婶,咱可不能糊涂啊!
她痴痴地点着头,两行老泪缓缓漫人面颊的褶皱,在沟沟汊汊里恣意流淌,一会儿,整个面庞已经全是泪水了,闪着亮晶晶的光芒;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小说月报》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小说月报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