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王昆明的拖鞋


□ 白云觅雪

  一

  

  五月的一大早,梅林中学的校长王昆明就被屋外明晃晃的太阳光给刺醒了,他从床上爬起来,感觉还是头重脚轻。昨晚又被农行的信贷主任给灌多了,款子还没贷下来就被他灌去了半条命。他撑在床沿上坐了几分钟,换上布鞋,骑上他那辆二八自行车就奔学校去了。

  今天老婆不在家,又是周末,难得一个清静的早晨就这样被太阳给谋杀了,现在的太阳也不知是怎么回事,才五月中旬就这样白晃晃地灼人,这季节、这气候、这些人怎么全都反常了,就像我们学校的学生。王昆明骑在车上恨恨地想。

  还没到学校,王昆明就远远地看到学校门口围着一大群人,“难道学校又出了什么事?”王昆明的脑袋“嗡”地一声炸开了,他赶紧猛踩了几脚,刚冲到学校门口就看到四楼的栏杆上坐着一个女生,他连忙稳住自己,把车一丢,冲到楼梯口拨了110,马上又打电话叫政教的一班人马赶快到校。等他爬到四楼时已经是冷汗热汗一起往下淌了。那个女生的班主任肖文远老师站在离她不远的地方苦苦哀求,他显然已经吓糊涂了,嘴里不住地念叨:“你快下来吧,你要怎么样呢?……我都答应你呀!……”看到王昆明来了,他几步抢过来,腿一软,几乎要倒下来了。此时王昆明也顾不得安慰他了,“快叫九年级的老师都下去铺体操垫!”肖文远跌跌撞撞地下楼去了,可是王昆明也不知道怎样和这个女生沟通。

  “你……你叫什么名字呀,小姑娘?”

  “你读九年级吧?我见过你,对你有印象……”

  王昆明说了半天,那个女生就是不搭腔,只顾抽噎着,她从清早哭到现在,早没有了眼泪,只剩下鼻子和嘴巴抽抽搭搭地发出声音,肩膀不时神经质地颤抖一下。

  王昆明突然想起他那个十几岁就喝农药自杀了的二姐。女生哭到最后早已没有了眼泪和怨气,只是没有台阶下,于是只有坚持着、僵持着……

  “这是个犟孩子!”王昆明在心里下了结论。

  那个女孩还是没有理他,她右边身子突然向前蹭了一下,底下的人群惊叫着一阵骚动,几个无聊的小青年还火上浇油:“妈的!快跳呀!你到底跳不跳呀?还不跳?!”王昆明真想给那几个家伙几拳,不能再冒险了,他转到楼梯口悄悄地给肖文远打电话,叫他把那个女生的家长请来。

  “可……可是我没有她家里的电话呀……”

  王昆明不由得要气爆了,他感觉自己像一个突突冒着气的高压锅,沸腾到了极点,还是没有人理会,盖子顿时“突”地一下冲飞了,他不由得失去理智地大吼:“你不会想办法呀!找她同学问啊!”

  110的刑警们到了,开始铺气垫和疏散人群,就在这时候,那个女生没有任何预兆地跳了下去,王昆明本能地冲过去伸手一抓,居然抓到了她的右手手指,可是太滑!而此时,她的裙子刚巧飘上来了,他又连忙伸出左手一揽,扯住了她的裙子,可现如今的裙子一点也不结实,一秒钟不到,伴随着几声布帛撕裂的哗啦声,那个女生惨叫一声,摔了下去。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长江文艺》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长江文艺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