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幸福坐在大地上(组诗)


□ 郑万明

  桑科

  黄昏陷落。

  一只孤鸟在水边看见黄昏的碎片

  在风中飘动。

  一株马兰:在渐暗的暮色中

  褪去昔日的荣光

  马蹄远逝的草地

  无比空旷。

  一个牧人眼里:桑科的安详

  就是草原帝国的安详。

  鹰的孤独

  总是冷着面孔

  总是把黑色的袍衣

  裹得很紧

  从黑夜搬来一块石头

  挡住关外的沙尘

  从霜天运来草籽

  迎娶流浪的爱情

  尘世苍茫

  天堂路上的风大呵

  鹰的孤独

  是大地的孤独

  在草原,除了鹰

  没有谁能承受这份孤独

  黑夜降临

  暮色抽走最后的余光

  山谷在夜色中兀然坍塌

  看不见骑手的影子

  洮河水一路咆哮

  偌大草原:陷入

  长久的空旷。

  老阿妈的眼睛累了

  群鸟散尽。

  煮沸的奶茶飘过山头

  一声响鞭

  抽痛黑夜。马灯渐次亮起

  帐篷里的温暖

  越来越清晰

  葡萄

  一串挂在秋天枝头的葡萄

  梦见风的手指

  在大地上环绕

  那个在深夜徘徊的人

  忘记了给远方捎信

  葡萄的内心

  装满太多的雨水

  和忧伤

  刮了一夜秋风

  空空的葡萄园

  只剩下几片黄叶

  沙沙作响

  一只倾慕爱情的麻雀

  看见妹妹跟在银川的一辆货车后边

  哭了一程

  远门

  一个人出门

  看见远山的积雪

  又薄了一层

  春天的翅膀

  总是裹着去冬的尘沙飞来

  村口的一株白杨

  送走一茬又一茬

  熟悉的外乡人

  渐远的乡音

  消失在路上

  一只麻雀眼里:村子很瘦

  麦场孤单

  一个人出了远门

  一盏马灯

  会一直亮到天明

  峡谷

  一场不经意的雨,落在峡谷那边。

  扎西骑马摔伤的爱情,也落在峡谷那边。

  秋天,说来就来了

  山鹰,说走就走了

  身后不带一丝风,一星尘。

  黄昏:一棵胡杨树收到了大地的温暖。

  在河滩。拴过马匹的缰绳断了

  骑过马的少年带着书信进城了

  峡谷,陷进了黑夜途中。

  苏鲁花,梦见了青稞。

  格桑花,摸见了酒曲。

  一堆篝火,一个外乡人

  穿过峡谷时,背走了一根马骨

  和草原的空旷。

  茫然

  一株草茫然。一匹马茫然

  跑累了,停在路边的风

  茫然

  在草原,黄昏茫然

  青稞茫然。从马背上滑落的牧歌

  看见鹰的眼神

  茫然

  一场雨水催凉了大地

  秋天茫然。飘坠的落叶

  在接近地心时也感茫然

  真正茫然的

  是那个在雪山下站了很久的人

  他眼里装满了太多的风暴

  和对爱情的绝望

  责任编辑马铭明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更多关于“幸福坐在大地上(组诗)”的相关文章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