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历史风物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历史、史学与性别


□ 郭松义 高世瑜 商 传 赵世瑜 定宜庄 李伯重 李小江

  编者按:妇女史研究在中国已经近一个世纪,而性别分析方法进入史 学则主要是近年的事。20世纪80年代以来,中国的妇女史研究已取得不少成绩,也引发了 许多值得关注的问题,如妇女史与大历史的关系、新史学与传统史学的关系、学者的性别身 份对史学的影响,以及在"后殖民"话语结构下的中国史学走向等等。2002年5月17-19日 ,大连大学性别研究中心在"历史、史学与性别"的主题下召开座谈会,邀请史学界部 分学者参加,就此等问题做了广泛的讨论。这里发表的是七位与会学者的笔谈。
  
  开展性别史研究需要做大量基础性工作
  
  中国社会科学院历史研究所郭松义在西方以及港台等地,性别和性别史已成为学者经常谈论的课题。相比起来,中国内地对这 方面的关注显得有些迟滞。在我的研究中,长期接触的是经济史和制度史方面的题目,偏向于从政治、经济角度对制度的发生、演变进行考察,着重于对物和物的价值的探讨,这与性别史的研究重点在于人,并且与人的情感、道德取向纠结在一起,有着根本的不同。
  我对妇女史和性别史有所认识,是从着手写《伦理与生活--清代的婚姻关系》(商务印书馆,2000年)一书开始的,并由不自觉、不重视,逐渐感到需要认真对待。本来,婚姻关系中就包含了男人与女人,尽管在传统社会中无论从政治、经济乃至文化道德方面,男子都占有绝对主导的地位,女子在很大程度上是依附或趋从于男子意志的,但男女既有差别,女子的依附与趋从在内容和形式上就会有所不同,也必然会有反叛者出现,这都是需要用社会性别的角度予以考量的。
  我写的《伦理与生活》除绪论外,共有九章、八个大题目,其中四个题目即童养媳、妾、节妇烈女和贞女、寡妇再嫁是专谈女性的。诚然,性别史并不等于妇女史,至少它涉及的范围要比妇女史更广泛,但传统史观既然都以男性为主,即使在1949年以后妇女成为"半边天",局势也未能根本扭转,所以现在谈性别史,常常着重于妇女史(是否可理解为从妇女的视角写性别史),亦无可厚非。当然,我那些章节即使写的是女性,也不能算作妇女史,更不能归入性别史,但我觉得在这些章节中,是特别需要强调妇女的性别角色的。
  先说童养媳,我将其称之为"无奈婚姻",虽然男家在领养重养媳时未必就没有善意,成 婚后也有夫妻恩爱、家庭关系融洽的,但就总体而言,与正常婚姻相比,还是有太多的无奈 ;养媳在心理、身体上承受的压力亦远较正常婚姻更大。结果是有的养媳格外的逆来顺受,形成俗话说的"小媳妇"性格;有的则有严重的逆反之心,一遇机会就会铤而走险,产生报复行为。我在书中列举55宗童养媳婚姻的刑事案例,其中因夫妻感情不和导致犯罪的有29起,远远超过因婆媳或翁媳不和的。值得注意的是因此引出的22宗人命案,由养媳主谋或直接动手杀夫的竟多于丈夫杀妻者。尽管这个统计可能存在某种偶然性,但情况已够触目惊心。一般地说,在对抗性矛盾中,妇女总是处于被动受害的地位,她们竟敢直接参与这种谋害行为,从心理上说,强烈的不满情绪导致她们甚至采用极端的手段应是重要原 因。妾在旧时被归入奴的等级,在身份上低于主人(丈夫),加上普遍存在的老夫少妾现象,许多妾不安于室,甚至闹出人命。与此相反的是,也有些妾则力图通过讨好丈夫、正妻或期望儿子出人头地以改变自身的低下地位。不同环境、不同地位往往会产生不同的思想和行为。上述种种事实在以往的研究中,或被认为是对礼教的背叛,或被归结为对男权的反抗以及为改变自身地位进行的抗争,但如果我们不是仅仅停留在对是非的泛泛评判上,而从女性的视角做进一步发掘,也许还会有更深入的思考。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历史研究》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历史研究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