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石佛洞和石佛洞人


□ 袁智中(佤族)

  石佛洞位于耿马傣族佤族自治县四排山乡境内的一座山腰上。洞口下面是沧源佤族自治县和耿马傣族佤族自治县与外界联通的公路干道,公路下面是一条湍急的河,洞的对面是一座起伏连绵的大山。站在洞口,两座山便靠得出奇地近,也出奇地庄严。湍急的河水、茂密的林地、奔流的汽车,在这种庄严下变得隐蔽、深刻而又富于意义。
  这是一个多山的地区,也是一个洞穴分布较为密集的地区。这里的人对于洞穴具有着一种难以化解的情结。胜传于阿佤山区的佤族创世纪神话故事《司岗里》就是这种情结的浓缩:滔天的洪水奔涌而来,淹没了大地,淹没了山岭。人类和万物躲进了山洞,躲避了洪水。一年又一年过去了,洪水退下去了,人类和万物却被封在了洞里。老鼠来了,小米雀来了,长着白翅的鹰也来了,它们帮助人类和万物走出了山洞,让人类和万物重新得以繁衍生息。阿佤人确信,在灾难来临时,洞穴保全了人类,使人类获得了再生的机会,洞穴是人类最初的家园。在千百年后的今天,被阿佤人称为“司岗”的洞穴对于阿佤人仍然具有着神秘的感召力,《司岗里》不仅仅是一个创世纪神话传说,而是成为了佤族文化的总源。
  洞穴确实能够引发人们许多美妙的联想,无论是在久远的古代还是在现在。当地的老人讲,要穿越石佛洞得走七七四十九天,要闯过九九八十一道险关,到达了洞的另一端,便是到达人间仙境。当地信奉小乘佛教的傣族和佤族也一直坚信,石佛洞内确实存在一尊石佛,这尊石佛是在很多很多年前一位佛人在洞中修炼而成。每年泼水节期间,信徒们都要从数十公里甚至上百公里的地方赶来烧香拜佛,让那些袅袅的香烟带着他们的祈祷抵达洞的另一头,抵达他们心目中的圣地。很多年以来,石佛洞激发起了许多勇敢者的探险激情,但却没有人真正完成这样的探险,因为石佛洞太大、太深,洞中又有若干个洞,探险者所做的标记常常会在这种左转右拐中丢失,从而彻底失去方向。初中时代,我和哥哥想要对这个神秘洞穴的探险时,父母告诫我们,洞被一条巨蟒守护着,它不仅不断地将误走入洞内的动物牲畜连皮带毛吞进肚里,还将那些不知天高地厚的勇敢者一个个活生生地吞食掉——这便是当地人对于石佛洞这个神秘洞穴的复杂情感。
  来自于民间的一种持久的神秘情感都包含着一个巨大的鲜为人知的文化背景。那么,当地人对石佛洞的这种神秘情感又隐藏着怎样的一个文化秘密呢?
  1982年,在一次文物普查中,考古学家们通过对石佛洞出土文物的研究确认,石佛洞是新石器文化遗址,也是云南省最大的新石器洞穴遗址。在1983年的试掘中,出土文物进一步证实:在3000多年前,中华民族的一支早期先民将石佛洞作为自己的家,并在云南省澜沧江支流小黑江流域创造出了高度发达的新石器文化。出土的赤铁矿物颜料引发了考古学家们对石佛洞与沧源崖画关系的联想,考古学家们推测,石佛洞人很可能就是沧源崖画的作者!这一发现,让孤立存在于一堵堵崖壁上的沧源崖画找到了文化上的对应,也为人们揭开沧源崖画之谜提供了可能。
  沧源崖画自1965年被到当地从事民族调查的汪宁生先生发现之日起,就引发了考古学家的广泛关注。15个崖画点全部分布在石佛洞小黑江流域沧源佤族自治县境内的15堵垂直崖壁上,1000多个图像向人们展示了先民狩猎、采集、舞蹈、战争、杂耍、祭祀的场景,再现了他们猎牛、驯马、猎猴、巢居、穴居、村落的生产、生活状态。通过化验证明,绘画的原料则是用赤铁矿粉末掺和适量的动物血、再加上含胶质的植物液体制作而成的。更让人们惊叹的是,碳14测定的结果显示,沧源崖画应为3000年前新石器时代的作品!这一连串的发现,足以使沧源崖画跻身于我国年代最早的古崖画之一,同时,也把临沧这个史书中少有记载的蛮荒之地的文明史一下子延伸到3000多年前。随之而来的一连串疑问开始悬于人们心中成为了难解的谜:是什么人在这些悬崖峭壁上留下如此精美、如此宏大的史诗般的画卷?他们来自何地又去了何处?他们所创造的文明又如何神奇般地消失?……
  经过了近二十年的漫长等待,石佛洞的考古试掘成果,终于让人们捕捉到了一丝丝崖画作者的踪迹。
  每次当我站在公路边向50米高的洞口仰望时,每次当我置身于这个宽得足够同时容纳数百人的洞口时,都能引发起我诸多美妙的联想:3000年前,这里除了连绵的群山和奔流不息的河流外,到处都是遮天蔽日的森林和与森林为伍的各类动物,这些动物有的很凶猛、有的很温顺,但与当时的人类相比,它们都很强大。在这里,人仅仅是自然界中最为普通的生灵,甚至是自然中的一个弱势群体。石佛洞人必须用上天赐予人类的简单智慧来保证部族的繁衍、维持群体的生存。在经历了漫长的迁徙和寻找,在一次次逃避动物的追击中、在一次次躲避电闪带来的恐惧中、在一次次洪水的威逼下,或是在与异族的战争中,石佛洞人意外地发现了这个悬挂于山腰上、洞口拥有3000多平方米平整地面的石洞。从此,他们结束了迁徙不定的生活,远离了动物的追击、洪水的威逼、战争的困扰,拥有了一个安定的家园,开始了真正属于自己的生活:早晨,他们披着温柔的霞光扛着简单的工具走出山洞,去为一天的生活忙碌;当暮色降临的时候,他们以胜利者的姿态将猎获的猎物和采摘的果子带回到洞中,和未成年的孩子、正在哺育孩子的母亲以及丧失劳动能力的老者一起,分享劳动的果实和家的温暖。夜晚来临的时候,他们围坐在火塘边和家庭中的成员一起,享受着天伦之乐,从容地进行着生存经验的交流,把从遥远的异地带来的文明进行梳理,并在交流中孕育着和实践着各种发明创造。和现在的城市、现在的家一样,巨大的石洞将他们从动物和自然界的直接胁迫中解救出来,让他们在苍茫的世界中寻到了一块真正属于自己的空间。在这种从未有过的安全感中,石佛洞人找到了人类的自尊和生存的自信,并在这种自我意识下催生着令我们今天都感到惊讶的文明。
分享: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