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满月(短篇)


□ 刘晓明

  1

  我是一名报社记者,受社长指示到涧阳县中日合资企业北极星焦化有限公司采访,受到公司日方代表松尾先生的热情款待。

  松尾先生,五十来岁,微低,典型的日本人身材,他西装革履,举止有礼,唯一让人感到不舒服的是他嘴上一撮仁丹胡,不免让人想起电影中的反面形象,他能说一口地道的中国普通话,他说他曾在中国一所著名大学系统地学习过汉语,因此我们交流起来基本不用翻译。

  尽管时下人们习惯用电脑,但我还是习惯于用笔来做记录或写文章,几天下来,已记满了整整一本采访记录。这天黄昏,松尾先生邀请我去他一个中国朋友开的小饭馆用餐,松尾先生说:这是个有当地特色的饭店,物美价廉。我也是早已吃腻了大鱼大肉,当即表示感谢。

  天色还没有完全暗下来,透过云层尚能看到夕阳的余光,月亮还躲在山峦的背后,这时,万家灯火已亮,似繁星闪烁,只是飞驰而过的汽车给这夜色添了些杂乱。饭店叫田古饭店,离公司也就是几百步之遥,饭店的名称既不是地名,也不是菜名,更不像人名,我心中就有些怪怪的感觉,进到饭店里面,发现是一个典型的农家屋舍,简陋却不失干净,店主人,一个六十来岁的老头,身材瘦高,长脸高颧骨,脸上点缀着几颗麻子,细长的眼睛,他热情地与松尾先生握手,松尾先生给我们介绍:这是老板田承志君,这是报社的刘记者,大家认识一下。我们握过手后,田承志把我们让到另外一间屋内,屋内有炕,炕上有小桌,操着一口本地土话的老田说:这是松尾先生最喜欢的用餐方式,二位请上炕。

  我俩上炕围桌盘腿而坐,老田沏上了一壶大叶茶,又麻利地将浓浓的茶水注入茶碗,一股茶香顿时溢满全屋。松尾说:承志君炖一个土鸡,再来壶酒。老田应承着出去后,我俩海阔天空地闲聊了起来。

  松尾得知我老家也是涧阳,立即兴奋了起来,他说:我与涧阳也有历史渊源。

  不仅是我来这里办公司十多年了,而且我父亲在二战时期,曾在涧阳县当过军曹,在涧阳驻扎了五六年,直到战争结束。他品口茶,缓缓说道。

  阁下来这里工作,为涧阳做贡献,但您父亲来这里可不是做什么贡献的啊!我不无嘲讽,但尽量婉转。

  松尾稍显难堪,说:我父亲也是应征人伍的,来打仗也不是他的初衷……

  门帘一掀,老田端着热腾腾的土鸡锅进来了:刚炖好,他摆好筷子、碗,又转身取出酒杯摆在桌上,说:我去取酒。

  我与承志君认识,还有一个故事。松尾说,你如有兴趣,我来讲讲。

  看着我点头,松尾说:我来涧阳工作,有次偶然的机会,来这个饭店尝尝鲜,一来二往,就与他熟了起来。

  原来就这么回事啊,我多少有些失望地说,我以为有什么传奇故事呢!

  是有传奇,这个店的名字田古饭店,就是取自他父亲的名字,田古就是他的父亲。

  田古,这个名字怎么这么熟悉?我刚想再问松尾,这时田承志拿着一瓶汾酒进来了:二位请用。

  承志君,你也坐下,我们一起聊聊,松尾说:刘记者,我的父亲与田承志的父亲,曾经是战场上的对手,他们是对手,我们却是朋友。

  松尾先生,阁下的父亲是个军曹,一个负责后勤的小官,能在战场上有什么作为啊?我半当真半开玩笑。

  是的,我父亲确实没有立过什么战功,而且每天都为军粮犯愁,但田承志君的父亲却是贵地赫赫有名的八路军涧阳独立团团长田古。松尾说。

  田古!就是当年鼎鼎大名后来又颇受非议的涧阳独立团团长田古?我吃惊地问。

  是的,松尾说。

  我扭头看田承志,他露出一脸的凝重,也肯定地点点头。

  看着二人点头,父辈们不止一次地讲过的故事又浮现在我的脑海。

  2

  1945年7月下旬的一天,地处涧屏山深处的胡儿岭,来了二十多位身穿八路军制服的队伍。

  胡儿岭是个只有七八户人家的小山庄,看上去乡亲们与这支队伍很熟,战士们几乎都操涧阳本地口音,他们大都是涧阳子弟,只有一位背驳壳枪挎着洋刀的高个子说的是陕北话,他就是独立团团长田古。

  田古是个陕北老红军。红军时期就是连长,整编为129师后,没有了职务,但他说:只要在红军中干,当伙夫也行。来到山西后,上级派他到涧阳县,组织游击队,开展游击战争,他心中虽然不愿意离开主力部队,也发过牢骚,但最后还是服从了组织的安排。

  到涧阳后,两三年就组建起了拥有700人枪、6个连队的涧阳游击大队,他成为大队长,军分区又派来李旭任教导员,之后又收编两股土匪和两支伪军,经过整编,建成了拥有9个连队,1000多人枪的八路军涧阳独立团。田古、李旭分别为团长、政委。当时,县级抗日武装大都是游击大队建制,只有涧阳成为独立团,毫无疑问,涧阳独立团成为各县抗日武装的一面旗帜。

分享:
 
更多关于“满月(短篇)”的相关文章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