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通俗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虫虫飞


□ 安 然
虫虫飞
安 然


  安然简介:安然,女,江西省安福县人。江西省作协会员,江西省滕王阁文学院特聘作家。先后从业于气象、金融部门,现为某报副刊编辑。2000年开始写作,视写作为红尘中的天堂。出版有长篇小说,在《小说家》、《青年文学》、《北京文学》、《海燕.都市美文》、《星火》、《创作评谭》等发表小说散文若干。曾获第五届江西省谷雨文学奖,第三届老舍散文奖。
  
  很多年前,有个小伙子冒充先知,对一个豆蔻少女说:你是一个梦想家!然而,我可以肯定你的梦想不会坚持三年。因为生活并不需要梦想。
  很多年后,小伙子成了一个中年官员,少女成了一个依靠文字做梦的所谓“作家”。
  他们各安其命。
  我喜欢生活充满梦意。我就是那个少女。
  我喜欢梦意缠缠绕绕的,爬满我生命的花园。
  在我看来,现实生活总是太过饱满,拥挤,令人透不过气。这样的生活,没有缝隙,令人窒息,总是让我选择逃避。最明显的,是我居然一而再地更换职业。我老大不小了,然而一直活在梦中,总是用动荡来换取安稳,守望的,总在眼际之外。
  一回看电视,一个老男人说,如果有来生,他愿意跟着唐僧去西天取经。一句话,让我蓦然喜欢上了他。他仪表周正,气度很佳,想来一生应该活得顺风顺水。但这完全不够!他老了,记起了儿时的一个梦。一个男人老了,他从现实中醒了过来,活在了梦想的光芒中。过往的一切,成了烟云。
  我很小时,我的文盲祖母总是对我唱儿歌:虫虫虫虫飞,飞到花园里,花园里有双新鞋子,把给我妹妹穿下子。同样的歌谣,在我的小村子里传唱着。祖母一定不止唱过这一首,小村里唱响的歌谣也一定更多,然而,我只记得它——“来,跟婆婆来唱虫虫飞”。我的祖母,总是这样说。
  我的祖母,没有气质,长得像田岸上的野菜,却又少了野菜的横泼生气。关于她本人,我有着淡漠的不喜和不亲。她离世很早,所有关于祖母的美好记忆,就是她留给我的“虫虫飞”。这是不可思议的一段歌谣,穿越茫茫时空,它一直与我相依相伴。在偶尔想起时它会让我神不守舍。
  是的,飞,花园,新鞋子,这几个关键词,贯穿了我的一生——多少回梦中,我总是双脚并立,张臂起飞……是怎样的一个妹妹,才能穿上那双新鞋子呢?那会是怎样的一双新鞋子呢?
  对,我爱做梦,在梦里一次次地飞,来生的理想是当一只小鸟。一个爱做梦的女人必须为自己的灵魂找一个出口,否则她会发疯。在我不算长的人生经历中,用了很大的篇幅来寻找自己的梦乡,就像祖母歌谣中的那只小虫儿。如今总算是风平波定,劫后余生,空山新雨。寻寻觅觅中才发现写作是挣脱现实,圆满梦想,救赎生命的最好方式。
  我的写作,只为慰藉自己,不为取悦他人。
  新世纪到来的时候,一不小心,我走进了书写的河流中。快七年了,形形色色的书写里,不遗余力地,我一直在为女性打造一个后花园——无论现实是怎样的艰难乏味,在文字中让她们活在各自的梦意里,总归是一件浪漫而温暖的事情。尽管常常有笔力难达的困扰,然而,我依然满怀悲悯,愿意为她们找寻一个找无可找的归属——女人们从来到世上的那一刻起就是没有根的,她们是水,潺潺流动间只为寻找归属。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