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虚构叙事中时间的分形


□ 谢雪梅

  摘要:叙事理论在20世纪成为文学研究的主要论题,近年来正在达到更为重要与更为复杂的层次。现代小说家尤为关注时间的运用与处理,叙事时间的研究因此具有相当的意义与价值。相对于传统的经典叙事时间理论,本文从现象学的视角展开新的研究空间,将现象学深化成为“意识”的现象学、“身体”的现象学与“话语”的现象学,分别以《喧哗与骚动》、《追忆似水年华》与《尤利西斯》三部现代经典小说作为研究个案阐释相应内涵的时间艺术。我们可以在胡塞尔现象学所确立的主体性根基上从不同的视角阐释三部经典作品的时间经验,它们在根本上都有着建构真实生命的真正时间。这一时间形式即是分形的时间场域,意味着现代小说特有的时间艺术,并由此提出虚构叙事中时间的分形新概念。
  关键词:现象学 分形 真正时间 真实生命 《喧哗与骚动》 《追忆似水年华》 《尤利西斯》
  
  一、叙事时间的范式转换
  
  热拉尔·热奈特的《叙事话语》可以称之为经典叙事学的基石之作,热奈特在其中运用索绪尔语言学理论所确立的二元对立的结构主义模式将叙事时间预设成为线性时间,以《追忆似水年华》这一蕴含着时间主题的20世纪经典小说作为研究个案,从中引出三个基本概念:时序、时长与频率。它们分别表示故事事件所发生的实际时间即故事时间与故事事件被叙述的实际时间即叙事时间在实际的顺序、长度、频率之间的对比关系,由此架构结构主义的叙事时间理论。这一理论成为库恩所说的范式理论。
  然而热奈特合乎逻辑的精致剖析将《追忆似水年华》缩减成为“主人公马塞尔成为作家”,这种缩减几乎消解了这部经典之作的真实韵味而使其成为认人不不忍卒读的枯燥之作。因为马塞尔在历经人世的沧桑变化之后最终迎来生命的顿悟而成为伟大的作家,这一生命的时间历程实际上被小说家的天才创造赋予极其隽永的诗意。经典叙事时间理论因此与叙事经验产生背离,正如热奈特在《叙事话语》的绪言中的自白:“在希望理论为评论服务时我不由自主地让评论为理论服务”。这正是经典叙事时间理论自身所固有的悖论与内伤。
  本文因此转向在现象学视野之下的叙事时间研究以寻求新的可能。现象学时间的基本观念滥觞于胡塞尔关于内在的时间意识的分析。胡塞尔现象学的宗旨在于尽可能地清除种种偏见从而正确地认知人的精神或者生命行为,它所要反对的是科学主义,而不是科学本身,反对的是经验主义,而不是经验本身,“意向性”因此成为核心概念。“意向性”是指人的意识总是指向某物的精神特征,其本质在于意识的客体关联性,即是主体意识与客体对象的共生,是相互依存而不可分离的。时间因此被看作成为意向之中的对象。
  进一步讲,知觉、回忆与想象所支撑的在感觉上的保持与延伸,使得过去、现在与将来的事件可以在当前同时绽放。作为意向对象的时间成为一种内在的知觉事实与主观时间,呈现出“形成了作为现象学的时间统一性的表象”。这就是现象学著名的时间图式。这一时间不再是线性形态的客观时间,因为客观时间是从过去到现在再到将来均匀地流逝。现象学的时间图式表明总是有着过去或者将来投射在我们所处身的现在之上,这就仿佛我们聆听音乐时的感觉,在当下延续着先前的音乐感觉之时预期着此后的音乐之流。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文艺理论研究》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