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小说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追念韩蕲王


□ 刘汉腾

  大约有十数余年的时间了,或应因公务来绥佳宾之约,或因本土朋友聚会,酒席宴间、寻胜访古途中,每多以“绥德汉”之缘由、涵蕴为问,我无不为之倍多窘困:“绥德汉”,怎能以片言只语了得?!凡此境况,我只好援引宋·蕲王韩世忠类比,恳请客人、朋友于闲暇时去研读韩世忠之生平传略!
  我所以如此指说,其原由只在于我大半生的感受;即:绥德这一方热土地,或古或今,堪称精神家园者,唯民风习俗中崇祀韩世忠神灵这一事象,别无他!而今,慨叹年逾花甲而屆古稀,总觉得此生尚有一份未了情难以释怀;即:身为绥德汉子孙后代之吾辈,却对“绥德汉”不甚了了;这,不能不说是我绥德人的一大哀叹!执著于此情此念,浅见如我偏又更萌生哀叹:当此新世纪,中华民族诚然以大国巨人跻身于世界民族之林;然而,伟大中华之泱泱十数亿人群,或为官方、或为民间,最缺憾的亦恐怕是绥德汉韩世忠式的臣、民太少太少;这,又岂止单是我绥德人的一大哀叹?!
  即因此,愚冥如我确切乎每多追念蕲王;由是,遂有此命题文稿分述如下——
  
  且为“泼韩五”一辨!
  ——追念篇之一
  
  宋史以及宋、元、明时有关韩世忠的传闻、笔记文本中,差不多都说到韩世忠于少年时有“泼韩五”这一称谓。可笑亦可恶者,时越数百年,而今竟有“文人”因此撰文,确指韩世忠于青少年时是一个“市井无赖,甲级流氓”。面对如此恶言诋毁者,惟惭愧我辈太孤陋寡闻,真不知道如此文人先生身居何地,其德行又属哪个等级?
  但凡留意或看过宋代史籍的人都知道:韩世忠出生于宋·哲宗元佑四年己酉(公元1089年农历4月16日),于徽宗崇宁四年春(公元1106年)籍入戎伍;其时只十八虚岁,尚未结束少年时代。当年的绥德父老为什么说他“泼”?窃以为当初的州城父老选择这一个“泼”字极有分寸、极准确生动。“泼”者,仅泼辣、泼蛮而已,其含义只在于赞许少年韩五有胆魄,言行举止无所顾忌亦无所畏惧,与“无赖”、“流氓”并不沾边!试问:这个正值少年之季、尚未涉世的小韩五,敢于搏杀巨蟒、煮肉而食,敢于揭榜邀赏、降服伤人害牧之野马,敢于只身深入响马洞中去探险,你说他泼不泼?更何况,当此岁月中,韩五早已练就一身好武艺,每当边衅频临,故土家园遭受异族侵害时,竟甘以“乡勇应募”去直面生死拼搏、斩馘来犯之敌,“期于战获鬻级以偿。”于此,且不说他杀巨蟒、降野马唯有益于一方百姓生命财产安全而了无侵扰当地官家民间利益之过失,且不说他“以乡勇应募乡州”捨身去保家卫国之举宜当称诵;后生我辈只恳请读者注意这“期于战获鬻级”六个字是什么意思!
  原来,少年韩五不单嗜酒好拳;而且,为人特崇尚义气,经常领上他的穷哥儿们入酒肆饭铺去浪吃浪喝,待酒足饭饱之后,只一声“账记在我名下”便拍屁股走人去了!这样的欠债何年月偿还?这“期于战获鬻级”六个字正好回答了这个问题!难怪时至今日,在我绥德父老中,尚有人用“韩五的钱——钱是好钱,有年没月!”这么一句歇后语来譬喻虽身处贫穷且崇尚信义、概不赖账的欠债者!韩五甘自掂上人头去玩命沙场,试身手于刀枪丛中,只是为了邀功償还他所贳欠下的酒饭钱,这样的少年儿郎,你说他泼不泼?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陕北》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陕北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