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逆境中的秘密通信


□ 汤雄

  堂堂中华人民共和国副总理的夫人,在与小姑通信时却要用匿名的地址作为落款,而这位前共和国元帅的亲胞妹,在回信时也须在信封上把哥嫂的姓名化作假名。这种秘密的通信方法,既不是在残暴的日伪统治时期,也不是在国民党军阀横行的白色恐怖年代,而是真实地发生在七十年代初期那个特殊的历史时期。

  1993年深秋里的一天,在苏州军分区石路干休所的一个普通民房内,陈毅元帅的小妹陈重坤在向本文作者展示了十几封哥嫂的来信时,还回忆了当年她们兄妹姑嫂是如何在那个特定的环境下匿名秘密通信的往事。

  1.中断了整整四年的联系,终于恢复了

  1971年元旦刚过,陈重坤接到了一封从北京寄来的、下面落款“北京张寄”字样的来信。尽管信封没有具体落款,但一看上面那手娟秀的蝇头小楷,便知是二嫂张茜的亲笔。整整四年,二哥陈毅终于有音讯了!展阅全信,陈重坤夫妇方知道,原来,当时因被莫名扣上“二月逆流”黑锅而被“打倒”的陈毅为了不连累陈重坤夫妇,而故意中断了联系。

  1966年,由“史无前例”的烈火而引发的一幕幕令人惊心动魄的闹剧,强烈地震憾了远在南京的陈重坤夫妇。他们还来不及从混沌中清醒过来,一场“响应毛主席号召,把医疗工作的重点放到农村去”的运动就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把她们送到了南京军区在江苏连云港新浦生产建设兵团。陈重坤在一师一团卫生队任卫生员,王少艾则分配在兵团一师一团任团长。

  就在这时,陈毅夫妇突然与她们中断了书信(包括电话)联系。

  尽管如此,陈重坤夫妻在连云港,心却留在北京。因为随着运动的不断深入,谣传也像瘟疫似的在蔓延,“揭发批判”陈毅的传单更是满天飞。但值得陈重坤夫妇奇怪的是,这些莫须有的文字中没有一点是涉及他们兄妹的内容。直到这时,他们才隐隐悟出陈毅何以与她们中断联系的原因。

  那么,这中断了联系的四年中,陈毅他们的日子过得怎么样呢?通过二嫂张茜的这封来信,陈重坤夫妇简略地知道了一些情况。原来,“文革”刚开始,张茜参加了工作组;1968冬,又参加了外办(原国务院外事办公室)学习班,在经历了一系列革命批判、斗私批修、解放干部、清理阶级队伍、整党等运动后,才恢,复了党的组织生活。1969年国庆节后,当时中央号召疏散城市人口,加强战备,陈毅夫妇被一起分配到石家庄。张茜被安排在一个制药厂蹲点学习,陈毅被安排在石家庄一个车辆厂蹲点。1970年10月21日,因陈毅血压高,眼睛生白内障,要求住院治疗,夫妇俩这才获准重回北京。在301医院经过将近两个月的治疗,陈毅的血压刚一控制在正常状态,张茜就忙着向远在苏州的陈重坤夫妇去了此信。

  中断了四年的话儿太多了,张茜的这封来信写了满满6页。但陈重坤夫妇读来一点也不觉冗长,因为悬在他们心中整整四年的那块石头终于落了地,陈毅全家不但有了消息而且均是安然无羔,为此,他们感到无比的欣慰与高兴。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世纪桥·理论版》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