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读《秦腔》


□ 杨 莹

读《秦腔》
杨 莹

贾平凹的文字对于我一直是具有吸引力的。因为,他从未停止过向前走的脚步,有时,他是缓慢的,有时,他是大踏步的,以别人难以追赶的速度,孤独地然而却是很坚定地往前走。那是因了一种来自心灵的力量。
《秦腔》的开头,真的很好读,引人入胜。无论你是城里人还是农村人,你都会沿着“要我说,我最喜欢的女人还是白雪”这个句子往下看,会顺着深爱着白雪的引生的思绪往下走。
作者试图从清风街的变化来表现时代的变迁,来表现这种变迁给农村、农民、农业带来的影响。当然,他或许已看透了问题却没有写得很透,只是让人物、景物,在他的笔下从容地展开,农村人的神神叨叨、拉拉杂杂的日常琐碎生活,农村的文化形态,这些平常生活弥漫着作者十分浓重的主观情感,读来很亲切。
我一直感动于贾平凹敢用最原始的语言表现最真实的生活,最真实的农村,着迷于他文中的那种与自然浑然一体的神秘感。而这部小说的意象又是那样丰富。被人称做“疯子”的引生身上,确实花费了作者不少笔墨,引生似一个狂人,而他却让乡土的浪漫和理想感染着读者,他常常发痴发狂发疯,他与动物、植物对话,他与自己的灵魂对话。
他时而与人对话,时而与玫瑰与鱼儿对话,他半人半鬼,“在烟雾里走,飘飘的,鬼抬了轿”,他站在人群中,要么无人搭理,要么被唤做“疯子”。他却有灵慧的目光,他使小说多了一点灵象和喻象。随着痴痴癫癫的引生往下看,感觉小说展开了众生像。小说的人物众多,出来时都很自然,没有什么铺垫,该出来一个什么人时,就走出一个那样的人。往后看,就慢慢知道谁是谁了,一边看,一边像读《红楼梦》时那样,在心理列出人物关系表来,我在看《红楼梦》时,也因感“涩”而读得较慢的。玩味《秦腔》中一些语言,感觉是极富幽默感,极具写意感,空灵而生动。

小说在节奏和结构的把握上有张有弛,虚假的结构里让逼真的细节弥漫着浓厚的生活气息。作者不急又不慢地“四平八稳”地洒脱地向你慢慢讲来,不禁让我想起读张爱玲《半生缘》时的感觉来,虽有精雕细琢之感,但在阅读时确实很享受。好作品,常常是要细读的,细读,才能品出味来。好作品,也是经得起细读的。这时,也不免会想起《废都》来,要是当时《废都》也这样稍稍放慢速度来写该多好。我想,如果作家将来能有机会把《废都》像张爱玲将《十八春》(曾被老舍认为是比较粗糙的东西)改写成《半生缘》那样改写一遍,那就比较完美了。
小说让读者在农村的日常琐碎生活中,感觉到了农村在工业信息时代所经历着的变革,在文化观念的悄然变化中,在土地渐渐失去的过程中,清风街乃至整个中国农民在精神上所经受着的一种看不见的阵痛。在田地被城市建设吞噬得越来越少时,在对即将逝去的那些农村社会现象的描写时,作者是充满感情的,那是骨子里对土地的一种深深的眷恋。从商州到西安,再从西安到商州,在追逐事业的过程中,作家留下了乡愁,也留下了思索。每个人都有寄存感情的地方,作者把它放在了商州,如沈从文的湘西。于是,我在读《秦腔》时,会把一条街一个村子一片叶子都看作世界的缩影,于是,我看到了一个作家的胸怀,一个可以包容一切的胸怀,他所刻画的一村一草一木,都不仅仅是它们的外表。而是灵魂的内心,作者同时在文字里也暗示着:农业文明的衰败是一种发展的必然。人的感情是会改变的,但感情的改变是艰难的,犹豫而迟疑的,包括对土地、对落后的传统思想文化的感情。
应该说,这是一部悲剧气氛较浓的作品。农村、农业、农民在改革的大潮中的迷失随时闪现。我们可以感觉到作者在创作中些微的矛盾心理。作家谈到这部作品的创作经历时,也几次谈到了内心所受的折磨。
分享: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