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无所投寄的后现代乡愁


□ 马春花

  上个世纪90年代以来.随着市场经济体制的确立与城市化进程的全面推进.都市写作迅速湮没曾经盛行一时的乡土叙事,村庄仅仅作为都市之行的起点而存在,乡土世界是衬托城市中国想象的背景。不过在热切召唤现代性的同时,反思、批判的声音也逐渐摆脱主流现代性话语的桎梏。蔡翔曾用“离开”一词来概括2004年中国短篇小说的主题.钱理群则呼吁重建文学与乡土之间的关系。实际上,离开乡土、奔赴都会的叙事之外,从来不乏乡土中国的幽灵,也不缺少对一个乌托邦原乡的建构与想象。魏微的《一个人的微湖闸》、孙惠芬的“歇马山庄”系列、迟子建的《采浆果的人》、林白的《狐狸十三段》等等,皆是新世纪以来的乡土写作系列的重要作品。艾玛出道也晚,但似乎天然地落脚于这个“还乡”的链条之上.“涔水镇”便是她着意营造的一个乡土乌托邦。

  作为一个记忆符号的涔水镇

  从2007年正式发表作品到现在,除了《相书生》是一篇关于知识者精神危机的小说外,艾玛的其他小说——《米线店》、《小强的六月天》、《绿浦的新娘》、《人面桃花》、《痴娘》、《路上的涔水镇》、《小民还乡》和《浮生记》皆与涔水镇相关。小说里的种种因素——人物、故事、节奏等等,不过构成了涔水镇的地景氛围。在文化研究中,所谓地景(landscape)即是指地面景观与历史文化二位一体的形态,其被文字化形成一整套关于物质景观与文化境遇耦合的空间话语范畴。地景是一个想象与实体交织的虚构物,它呈现为一种被描述、叙事的状态,是一个故事完全展开前的空间定位。一个叙事中的地景既投射了某个实体空间的时间性积累,也投射了象征秩序对于空间形式的再塑造。艾玛的涔水镇同样也是一个虚实互现的复杂结构,一个交织了社会记忆与个人记忆的空间范畴,而且随着时间流转,地景形态及其空间位置也在发生着变化。那个叫涔水镇的南方小镇,辐射出艾玛对于故乡及其外在世界的最初想象。不同于孙惠芬的“歇马山庄”,艾玛的涔水镇因一条叫涔水的小河而显得温润潮湿、水气淋漓:

  涔水河是条很小的河.窄窄细细的一条,在水稻田和垂柳丛里弯来弯去。河里长满柔柔的水草,使得河水看上去有些发黑,即使是在雷雨季节,两岸稻田的月口哗哗地往河里灌水,它也是这样无声无息地静静地往前流。小镇在小河南岸像朵花似的打开,四条小街就是四片花瓣,夕阳西下的时候,金色的阳光抹过每一条街道,远远看去又温暖又柔软。过涔水河往北,是绵延起伏的太青山,小镇上要用的木材,吃的春笋、蘑菇,蕨菜、黄花,家家户户的竹椅,都来自那里。

  ——《米线店》

  窗外不远处就是涔水河,它从小镇西边的一片垂柳林里流过来.在小镇边上稍稍弯了弯,留下一大片低洼而又草木丰茂的河滩,向东流到一片稻田里去了。河水看上去有些浑浊,一夜的雨使得这条小河看上去宽阔了不少。在淡薄的晨曦里一切都是水亮水亮的,小草、垂柳、河面、以及那一丘丘刚插下晚稻的水田。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山东文学·下半月》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