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试想“周扬李贽碑”


□ 朱健国

2004年9月26日午饭时辰,阳光明亮币神秘地游弋在北京通州西海子公园,时而冷冷清清,时而热气腾腾……偌大公园惟有李卓吾墓周围有三五个游人:一个金发洋奶独自躺在李卓吾墓碑左前方30多米的一条石凳上仰面午睡;一对民工模样的青年情侣在李卓吾墓碑左前台阶下坐拥狂吻,你起我伏;两个白发奉头在李卓吾墓后的树林里席地而坐大叫“将军”……
面对此情此景,一个不远千里谒访李贽的墨客,只好压住喘息,像一个隐形人悄悄接近李贽墓。
原来,通州李卓吾墓由三碑一亭一墓组成。墓右前方五六十米,有一块29时电视机大小的文物标志碑:
北京市文物保护单位
李卓吾墓
北京市人民政府一九八四年五月二十四日公布
北京市文物事业管理局一九八曲年九月立
墓右前方二十来米;是一块一米五高;半米宽的“重迁碑记”:

重迁碑记
李卓吾墓一九五三年由马厂村迁至大悲林村南为加强管理方便群众观瞻于一九八三年十
月再迁于西海子公园












通县人民政府

墓前峻立一座仿古主碑亭,高约三米、宽约二米,其中嵌入明人焦肱题写的古碑“李卓吾先生之墓”。
碑亭后七八米,便是一直径约三米的半圆型砖墓。
这些都在传闻之中。惟有主碑亭正前方七八米的台阶下,一块简陋的新碑没有听说过,叫人费解多日。那碑与“重迁碑记”碑仿佛,也是一米五高、半米宽左右,也是青石板,也是字字不着色,刻工技稚,须细辨明暗才可见。但读罢那碑文,不禁深感意外:
一代宗师

李卓吾先生之墓


周扬敬题一九八三年夏

周扬怎么会给李贽献一块永久“周扬李贽碑”?谁不知,1942年秘密为毛泽东代撰《在延安文艺座谈会上的讲话》的周扬,“毛主席的好学生”周扬,与明代“敢倡乱道,惑世诬民”的哲学家李卓吾之间的距离是永不可相遇的两股道上的车。周扬一生都是一个严守纪律的“优秀党员”,哪怕是在他思想最解放的年月,他也不可能像李卓吾那样“不以圣人之是非为是非”。
李贽在《焚书》卷四《豫约·感慨平生》中自述:
“余惟以不受管束之故,受尽磨难,一生坎坷,将大地为墨,难尽写也。为县博士,即与县令、提学触;为太学博士,即与祭酒、司业触。如秦,如陈,如潘,如吕,不一而足矣。”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山西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山西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