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历史人物随想


□ 王新民


孔子
真得感谢那场“批林批孔”运动,使我认识了你。不然,我不会去读你的《诗》、《礼》、《乐》、《易》、《春秋》以及你与弟子们的《论语》。
你的哲学体系、政治观念,植根于人生道德,在中国文化的天空和大地,响彻了两千多年,无怪乎诺贝尔奖的一位得主1988年在巴黎发表言说:“如果人类要在21世纪生存下去,必须回头二千五百年,去吸取孔子的智慧。”

孟轲
你说:“民为贵,社稷次之,君为轻”,“民为邦本”。
这句话穿越时空已有两千多年,但又有多少统治者真正领悟了并且做到了呢?

老子
你极端清醒。你极端冷静。
你掌握着世间万物产生的根源及其运动规律,于是你说:“道之为物,惟恍惟惚;惚兮恍兮,其中有象;恍兮惚兮,其中有物。”多么玄妙的哲理,多么诗意的语言。
哲学性质的净化和纯粹化是你毕生的追求。你是世界上第一个把“道”作为哲学最高准则的大哲学家。
而当今的哲学界,陷入“贼学”者,有之,沦为“妓女”者,有之,当然,也有一些为着哲学的净化和纯粹化而努力奋斗的哲学家们,但他们似乎不能与你并肩。

庄子
你襟怀宏博、思辨深微的哲学气质,你独树一帜、奔放不羁的生活态度,你睿智超群、汪洋恣肆的思想光芒,你瑰奇宏逸、迤演变幻的文辞华章,独步于诸子百家之林,并为历代文人墨客所推崇。你和孔子,可称得上是两位并肩的文化巨人。
但你和孔子的区别在于:
当人们身居高堂时,会紧紧抓住孔子。
当人们身居草堂时,会紧紧抓住你。

屈原
你的《离骚》、《桔颂》,你的《九歌》、《九章》,在人间沸腾了两千多年,燃烧了两千多年。
我“生于忧患,死于忧患”的三闾大夫啊,汩罗江的眼泪已经流干了,你为什么还没有死?还在沸腾还在燃烧?!

韩非
你才华横溢,才高学深。你的《孤愤》、《说林》、《说难》、《内外储》等大著传为其时绝响。但你在韩国并不得志。
秦王为了得到你,下令精兵攻韩。然而,聪明的秦王得到你后,却又愚蠢地杀害了你。
这就是血淋淋的宫廷史。

秦 始 皇
你平六国,一统海内;建长城,抵御匈奴;尊法家,焚书坑儒。
你的手上,沾满了民众的鲜血。你的江山,开满了统一的花朵。

汉武帝
你在历史上的最大贡献莫过于尊儒兴学。
尊儒:你崇尚儒家,求贤若渴,连下诏书,推举贤良,命令全国
“推问孔氏,抑黜百家,独尊儒术。”
兴学:你兴办教育,培养人才,优礼儒生,把教育、考试与选官结合起来,建立以此为依托的文官制度。
你推行文治,尊儒用儒。于是,名臣辈出,文武并兴,子居安居,国家昌盛。

司马迁
你的《史记》,是中国史学的泰山,是中国文化的泰山。
你治学的严谨学风,伟大品格,是史学界的最高典范。
当统治者篡改历史时,人们自然就会想起你。

阮籍
在中国古代历史上,你第一个对“礼法君子”的国家理论予以全面驳斥,指出,“汝君子礼法,诚天下残贱、乱危、死亡之术。”你主张废除君主制,在你看来,无君无臣,天下太平;而有君有臣,则天下万弊丛生,君臣是罪恶的渊薮。
这震聋发聩的理论,若投掷今日世界之政坛,仍会掀起万丈波澜。

陶 渊 明
你不愿为五斗来折腰,便辞官躬耕垄田。
在“长吟掩柴门”的田园生活中,你以一种浪漫主义的诗情构筑自己的精神家园,你那淡泊飘逸的精神人格,你那淡得不能再淡的物我合一的田园情调,你那“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的超尘拔俗的心境,不知感召过多少身居高位的文人墨客归隐田园。
在你笔下,不仅有飘逸潇洒的田园诗,还有传颂千古的《桃花源记》。在这篇作品中,你描绘了这样一个社会:人人参加劳动,大家自耕自食,没有剥削,没有压迫,没有邪恶,没有战乱,人与人之间的关系亲密融洽,甚至对一个从桃花源外来的陌生客人,也是“便要还家,设酒杀鸡作客”。
你描绘的这样的一个美好社会,多像马克思、恩格斯所描绘的共产主义社会!而你的《桃花源记》却比马克思的共产主义学说早诞生一千多年。

唐 太 宗
你是中国历史上少有的敢于而又善于纳谏的明君。
你宏才大略而从谏如流,位极人主而兼听纳下。你指出“君臣相遇,有同鱼水,则海内可安。”为了倡导谏诤,你希望大臣们“直言鲠议,致天下太平。”
由于你虚心纳谏,当时上至宰相御史,下至县官小吏,旧部新进,甚至宫廷嫔妃,都有人敢于直接上谏。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