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文学评论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陆路水路——武宣百年交通纪事


□ 蓝炳培

  嘿哟嘿!

  万里无云晴朗天,

  云霞万朵双狮山。

  一声号子一身汗。

  合力划桨开大船。

  ——武宣双狮渡口“船工号子”

  江边古道

  黔江古称潭江,位于珠江流域西江水系干流中段,穿越武宣县境内金鸡、三里等6个乡镇,于碧滩与桂平县境交接,全长122公里。

  黔江风景秀丽,沿岸有许多古渡码头、田舍村落,还有古桥、古庄园等人文景观;在县城西南向相距数百米内就有西门、双狮等横水渡口,两岸逶迤而至的陆路在这里汇合,成就一方富庶。千百年来,这个地方因黔江而分,又因黔江而密不可分。

  “由县城南至桐岭,经通挽圩至贵武交界之峡山,为通贵县(今贵港市)石龙(镇)大道。”——旧志。

  还不太遥远的过去,这条所谓的大道仅是一条坑坑洼洼,弯弯曲曲的黄泥古道。

  俗话说,人不可食无盐。在交通闭塞物质匮乏的年代,县城食盐多从广州由黔江水路运回,也有贫苦挑夫从贵港石龙镇陆路贩运的,他们衣着破烂,卑微谦恭;为了养家糊口,风雨兼程,每天往返百余十里。他们挑的扁担,多是用老刺竹做的,显露老水的棕褐色竹纤维,好的一根可挑一二十年,父辈甚至可以传给儿辈,弥久历新,坚硬厚重而不失弹性,两头微翘,为的是挑重物上肩后,迈步时压沉了再反弹,从艰辛中理念出一份轻松。肩上的扁担和着步子起伏,一路传响吱吱呀呀声,掩饰了他们的疲惫与无奈。

  获奖公路

  彼时路上的主要运输工具是老牛车。老牛车虽然简陋笨重,但也有它的长处:由于车轮大,在七高八低的耕地里,在没有路的地方,都能行走;它还是自卸式的——老牛车车架高,装物时费点劲,但卸车时,只要把车轭处的绳子一解,拉开老牛,再把车辕轻轻一扬,车上货物就会唏里哗啦一阵倾泻而下,全部卸完。

  老牛车仅由几根长短不一的坚硬实木交错榫卯而成,一般可载货物300公斤;由一只粗壮的公牛脖子上扛着“八”形的横轭,另用一只老牛或母牛在前面拉一个牵引轭,赶车的多是中老年男人,他们稳坐于公牛背上,脚踏车辕,两只大木车轮慢悠悠地转着,加上泥路旧辙多有积水,车轮过处,就会陷得更深,没有任何润滑的大木轴在车辕牙柱间吃力地摩擦转动着,“叽扭叽扭”的摩擦声一路鸣响。

  偶尔间,路上会走来个把头戴草帽、肩别邮包和水壶的步班邮差,风尘仆仆,来去匆匆。其间或会有个把骑马(私养)的马班邮差,富于节奏的马蹄声一飘而过,消失在丛林深处……

  共和国成立之初,道路经逐年改建维修,牛车道变成了简易的泥石公路,汽车开始在路上奔驰;因为彼时还没有水泥,横跨五赖河处的木桥经加固后,汽车就从木桥上驶过。

  后来,也就有了养路站,养路工亦工亦农,每天要头顶烈日,铲草拉沙铺路,月薪22元。上世纪八十年代,桐岭养路站管理的209线国道自龙华口至新龙干线路段,在一次广西全区公路养护检评中荣获一等奖,引来区内一拨又一拨参观的同行,他们看到,这条宽约10米、长不到10千米的坚实的路段,路面铺设一层厚厚的石沙,保障了交通的顺畅。就是这样一段全区获奖的公路,一旦有汽车驶过,就会一路尘土飞扬。

  惊鸿魅影

  潭江向东流,古渡浪悠悠;

  船上渔家女,为谁在等候?

  三月桃花舟,梨花风雨后;

  你在江中走,我在岸边留;

  莫让年华付水流,白了少年头。

  ——潭江歌谣

  “县城西门码头临黔江水道,上通柳州下通浔梧,为柳梧电轮民船要道,昔洪(洪为红笔者注)水统税局设于西门码头,柳州洪河各船上下到此纳税验票,帆樯云集,商场甚旺”——旧志。一条水道,微波粼粼,舟行其间,犁一道一水痕,两岸桃花缤纷。恍惚间,似有女子从江上泛舟而来,无骨柔弱的腰身,波光荡漾的柔情,透出水袖飘飞里的云容水貌,像一朵飘在水面美丽的云,直直地就落在心坎上,抑或与爱情有关。

  这是一条长达163.5米的石坎码头,建于明洪武三年(1370年)至宣德四年(1429年),梯坎全用青线条石或青石板铺成,踏实而沉静。在水边礁磐上,梯坎则是生凿而成,折射先人肩挑手凿施工的艰辛。经过千百年来无数人的踩踏,有着一种自然凹凸起伏和光。

  滑的质感。岸礁的篙痕、江边的船火在这里积淀了色彩斑斓的“水路文化”。

  也许是常年流动的缘故,古渡边的江水干净、清冽,常被人们称为“活(合)水”之地。每天清晨,会聚集众多浣衣的街女,笑语欢声洒满黎明的江面。镇上虽有数处古井,但更多的河边街人会到河边挑水;每到周末,夕照西下,当炊烟在江面雾霭般袅袅升腾的时候,古渡码头上就会走来许多扎着长辫、剪着提篮式短发,挑着水桶,来江边挑水的年轻的老武中的女生,当她们在磐石坎的码头边,弯腰汲水,被江风掀起衣裙,露出雪白的腰身和苹果般臀部的时候,常常会引来藏在江水中露头的年轻小伙子们欢快的喊叫声……年轻的女人们被惹恼后,多数会随手捡起码头边的鹅卵石向江中投掷,或用挑水的竹木扁担猛击江水。一时间,欢叫声、击水声……连成一片,搅碎一湾江水,这完全是没有回报的无所顾忌的顽劣的天真放纵瞬间结束,女生们挑水一溜烟迅速离去,古老的河岸留下一抹绝妙的惊鸿魅影。

分享:
 
摘自:麒麟 2013年第05期  
更多关于“陆路水路——武宣百年交通纪事”的相关文章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