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多瑙河的蓝色旋律


□ 熊育群





音乐似乎离大自然最远,它无法准确地描述她。音乐来自心灵,表现人的感受与情感,抽象而难以捉摸,让人胡思乱想。然而,有时它是一束照亮大自然的光,像在一个梦境的世界睁开了一双眼睛,它看到了自然的精髓,它捕捉的自然的诗意是如此浓郁而精确,唤醒了人身体内沉睡的感觉。‘这样的时刻是令人颤栗的。
《蓝色多瑙河》属于少数的例外,它是音画,也是音诗,对大自然的描绘,对春天诗一般的叙述,它呈现出一幅幅图画,在每一个人心中激荡起自然的联想。
坡下一路东去的河流,被草地染成汤绿,阳光下静静地奔流。朋友告诉我,它就是多瑙河。惊讶之余,我竟有一种他乡遇故知的感觉,眼前的森林与草地突然在视线里变样:它们显得亲切了——仿佛从遥远的曾经有过的想象里打开一一那是我想象中的山水。眼前的风景像它吗?尽管它虚幻,影像朦胧,但在我内心里却有无比清晰的意境。
森林在大地蔓延,满眼青黛,蓝天纯净如洗,堆雪的白云,悠悠然悬于头顶,它的暗影都是青的,大地上宽广的河流舒缓前行——这是我所见到的风景。它似乎在向着我的想象靠过来,又似是而非,那些在想象中出现过的山坡呢?
多瑙河两岸地势平缓,几近平原。河水就像从平地流过,两岸没有堤坝,也难见人烟,疯长的野草和树木蔓延到了水边,直到树干和草叶与水波相触,一边是流动的汤绿,一边是凝固的青黛,荒野,空旷、沉寂又庸常。它让我想起了自己家乡的河流,那是永边有水草摇曳的河流。我想,诗意是因为人的情感投射,那是生命的回味。
《蓝色多瑙河》、 《维也纳森林的故事》、 《春之声》,像来自大地的语言,声音饱含了土地的希望与喜悦,它宽广、舒缓、柔情,像春天散发的气息,在一片片薄如蝉翼的阳光里飘飞,像幽蓝的鸟语,唤醒了蛰伏于季节的诗意。在辽阔而轻柔起伏的大地上,我向着作曲家小约翰,施特劳斯真实的感受靠近,体味着激发他灵感的这片土地——大地与音乐的联系是神秘的,是什么使得生活于它上面的人创作出了这么多优美的旋律呢?这些旋律跳跃、波动,一如波涛的回旋与大地的起伏。像斯拉夫民族手风琴拉出强弱对比夸张的节奏,奥地利人用弦乐拉出了如此多的圆舞曲,它们优美、舒畅、欢快、透明,像清风拂过大地。
我从高速奔驰的车里感受到了大地的韵律,车的微微起伏,如浪的轻抖。圆舞曲,热情、善良、好动的民族才拥有的音乐,它是奥地利民间舞蹈曲体,鲜明朴实,真挚自然,它表达生命的赞美,还表达和谐、亲密和友爱的人际交流。




奥地利仿佛天然就与音乐结缘,人们热爱音乐,几乎生活中的每一个细节都流露出音乐的意味。音乐不只是回旋在音乐厅,在每个家庭、每个村庄都有民间音乐与歌声响起,约翰·施特劳斯、莫扎特、舒伯特、海顿等音乐大师相继诞生,音乐就像大地的第五季洋溢着田园的诗意,每个人的内心都有一种流畅、欢愉的情绪,是它们让奥地利人乐观、热情、友善和风趣,还是乐观、友善、好动和风趣的奥地利人让音乐具有了相同的品性呢?人们从自己音乐大师的旋律中找到了共鸣。一个民族的趣味从音符中找到了最佳的表现载体。
维也纳,奥地利首都,一座古老建筑保存得最好的城市, 当年施特劳斯、莫扎特、舒伯特走过的地方,几乎还是从前的原貌。城市里许多地方竖立着音乐家的雕塑,每年举行新年音乐会的金色大厅,它的对面广场就有勃拉姆斯的塑像,城市公园是约翰,施特劳斯拉小提琴的雕像,贝多芬、莫扎特、舒伯特的雕像也塑在这座城市,他们死后被葬在维也纳中央公墓。
欧洲其他国家城市,人群聚集的地方,乞讨者扮成雕塑, 向路人行乞,当有人向他们的帽子或小桶里丢钱,凝固的雕塑就活了,他们向施舍者致意。这一路几乎都能看到这样的情景,我常常被吸引。在维也纳的旅游景点,却是身穿民族服装的少女与小伙,他们一个个温文尔雅向你推销晚上的音乐会票。他们笑容亲切、温和,像老朋友一样走近你,热心地介绍上演的曲目。这种热情并非是出于生意上的考虑,你在维也纳街头随便向一个年轻人问路,他们都会露出同样亲切的笑容,热情地帮你找到你要去的地方。我至今还记得那个小伙子把地图摊开在车头,帮我们找一家合适的旅馆,他标出地点,还告诉我们行车路线,在下班车流高峰的马路边,站了足足半个小时之久。这种发自内心的友善,让你觉得自己也是这座城市的主人。在现代艺术馆,与一群年轻画家相遇,他们快活地与我开着玩笑。在金色大厅一侧,两位女孩走过,她们有茜茜公主一样姣美的容貌,当询问可不可以合个影时,她们的脸上立刻露出阳光一样灿烂的笑,笑声嘻嘻,十分快乐。
同行的范小勤,一路上都想试一试自己的勇气:敢不敢在大街上卖艺。在欧洲城市,街头演奏是最常见的一景,卖艺者没有任何羞愧,给钱的行人也没有施舍的心态。艺人以他的表演获得报酬,是最正常不过的。但她一个个城市走过,甚至在德国一个小镇悄悄练习了一晚,就是没有胆量上街表演。到了维也纳商业街圣史蒂芬大教堂,她突然有了勇气和冲动,一出教堂,就在一家商店门口吹起了口琴。她一脸彤红,手在发颤, 口琴声小得几米外就听不到,但她还是继续吹着。一个男孩走到她的面前,礼貌地在她脚下的太阳帽里丢了一块硬币,半个欧元。一曲吹完,她收起帽子,激动得喘着粗气。就在街边一条长凳上给女儿写信,她要把自己的快乐与女儿分享。
分享:
 
摘自:海燕 2004年第06期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