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蜂窝组织炎


□ 郑 因

1969年4月9日下午,医院革命委员会召集全院医、护及行政后勤人员近千人在大礼堂开誓师动员大会,庆祝中国共产党第九次全国代表大会胜利召开。会上宣读了给毛主席及党中央的致敬电;宣读了9位新党员的名单;新党员举行了入党宣誓。宣誓捍卫毛主席,捍卫党中央,捍卫毛主席的革命路线,捍卫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的胜利成果。9名新党员第二天即4月10号就要和另外9名老党员一起,奔赴广阔天地,做把医疗卫生工作的重点放到农村去的伟大战略方针的实践者。
9名新党员之一的唐从周是外科主治医生,家庭出身资本家兼地主。他之所以能够入党,得益于党组织要树一个“可教育好的子女”的进步典型。他之所以能成为这个典型,得益于群众看法好。群众之所以对他的看法好,得益于他割包皮割得好。
唐医生作为主治医生,割包皮只是其附带性业务,而割出名了,天天有割的。尤其是夜班,事情不多,同事或者街坊邻里,总是领着一个小男孩,或自己的,或亲戚朋友的,往唐医生面前一站,唐医生便心领神会,叫值班护士去手术室取一个无菌包来,半小时就给收拾得干干净净漂漂亮亮的。也有带成年人来割的,唐医生一律对待且处理得同样漂亮。来人根据家庭环境好坏,往医生办公桌上扔一包烟,或大前门或飞马;或游泳或圆球。唐医生本不抽烟,但他也不搞那一套知识分子的清高矜持,说我不抽烟真的不抽烟请你拿走之类,他会当即撕开烟盒,抽出两支分别给对方和自己点上,剩下的就留在桌上,谁抽谁取。经他手割下的大小包皮不上一千也有九百,且伤口都是一期愈合,无一例因感染而留下疤痕影响长大不能当解放军,或结婚夫妻性生活不通畅。唐医生就有了一个雅号:唐包皮。同事们抽着他割包皮而赚来的烟,开玩笑说,唐医生,名从周,号包皮。唐医生从来不恼,总是笑眯眯如一欢喜菩萨。
妇产科主治医生田党恩,是唐医生的妻子。田医生曾是一个孤儿,在育婴堂长大,是党培养她上了大学,做了人民的医生。对她而言,党的恩情真的比山高比海深。出身不好的丈夫能够入党,可以说有她的一半功劳,对丈夫的入党她显得比丈夫本人更为高兴,所以非常支持丈夫下乡巡回医疗。心甘情愿地独自在家又上班又照料6岁的女儿唐小田。不想在丈夫走后两个多月时,她出了一个错——小小一个错,却弄得家破人亡。
有一首很搞笑的歌,叫做都是月亮惹的祸。借用在这里,那就是:都是麻油惹的祸。
田医生夫妇月工资收入有134元,夜班补贴、手术补贴又有几十元,一家三口小日子过得很滋润。家境好,嘴就刁,特别是孩子,菜碟里面碗里非淋上几滴小麻油不可。小麻油是非常宝贵的,只在过五一、十一、元旦、春节享受节日特别关怀时才能吃,拢共一人一年才5两。但是唐医生的人缘好,总能拿粮票、拿钱人托人换些小麻油。起初唐医生还担心这样做会招致非议,但田医生说,换回来关上门给孩子吃,又不是满世界吆喝着吃,怕什么呢?
可是现在遇到点小麻烦。幼儿园放假了,唐医生又不在家,田医生上班下班都要带着孩子。这就意味着,中午,女儿唐小田要和她一起在医院里吃食堂。而医院食堂的饭菜里是没有那几滴小麻油的——其实孩子在幼儿园吃的午饭也是没有小麻油的——但是现在孩子不是上幼儿园而是跟着她的亲娘。亲娘亲娘,比谁都强,强就强在顿顿饭都让她吃上几滴小麻油。于是,为了孩子,田医生略动脑筋,她想,总不能带一瓶麻油到医院里吧,那样也太打眼了。就把女儿喝过的枇杷止咳露的空瓶子,洗干净,装上小麻油,带进病房放在护士站的药柜里面,和那一排枇杷止咳露挤在一起。科室里的医生护士,谁都知道其中有一瓶装着田医生的小麻油,田医生当班不当班,他们都没谁打那小麻油的主意。这天晚上值夜班,田医生安排女儿唐小田在值班室床上早早睡下,自己和值班护士小杨在护士站坐着应差。10点半钟的时候,小杨到食堂端来两份夜餐面条,欢喜不尽地说,田医生肉丝面肉丝面快吃呀榨菜肉丝面!田医生接过一碗来,出于给女儿淋小麻油淋成的习惯,她取了药柜里那瓶小麻油,往碗里淋了几滴,可能是忽然觉悟到不该淋的吧,连忙盖上瓶盖放回了原处。小杨眼巴巴地看着田医生碗里的麻油香,说田医生你好铺张浪费呀,这好的一碗榨菜肉丝面,还淋小麻油!我们家里,除非哪个生病了胃口不开了,吃面才给几滴小麻油。麻油票呀,糖票呀,烟票呀,都让我妈妈偷偷摸模拿出去找别人换大米了。田医生说,我这是搭我姑娘的香(厢)边才淋几滴——我是只有一个孩子的人,哪个叫你爸爸妈妈生那么多孩子呢,家大口阔,麻油票呀布票呀这票那票的,都要拿出去换大米换钱呀什么的。不过你们还是比我小时候幸福得多,我小时候连听都没听说过什么小麻油,我是在孤儿院里长大的,旧社会的孤儿院——田医生强调说:不是党来了,我到现在也不会知道有样东西叫小麻油!
按照惯例,值夜班的医生,吃了宵夜就可以洗口洗脸到值班室睡觉了。没有特殊情况,护士不会叫醒医生。何况田医生还带着孩子。田医生临去洗漱时,对护士小杨说小麻油在药柜里,想吃了你就淋点,没关系的。小杨当即敲着碗说,面条都吃干净了,哪个还淋它呀!田医生走了半小时,小杨越想越生气,越生气就越馋嘴。哼!说的什么话!这不明明是怀疑我会偷吃她的小麻油吗?既然被她怀疑上了,那就不如索性吃她一回!这样想着想着,就把那装麻油的枇杷止咳露瓶找了出来,拧开盖,倒了一小勺在碗里,拿开水冲了一下,烫得呲牙咧嘴的喝了下去,感觉心里平和了许多。正收拾干净了要趴桌子上睡一下,9床产妇的男人来敲门,说9床咳嗽得厉害,一咳嗽下面缝针的地方就拉扯得疼,要小杨给他一瓶枇杷止咳露。小杨说,癞蛤蟆打哈欠,你好大的口气,开口就要一瓶!一瓶200ml,没有医生的处方,我怎么给你?是偷还是去抢?9床的男人说,枇把止咳露是你们医院自己生产的,多的是!俺是公费医疗,多少都吃得起!小杨冷笑道:吃得起你找医生开去,我只能给你10ml!就拿量杯倒了10ml给他。半个小时后,他又来敲门要枇杷止咳露,又拿了10ml去,来了三次。有道是事不过三,等他第四次来敲门的时候,小杨就烦透了,跑去敲田医生的门,说9床咳嗽厉害,肯定是支气管炎症吧,要打针消炎。田医生说,怎么消炎?每天给她吊480万(单位)的青霉素,剂量足够了。小杨说,那怎么办?田医生说,让她喝水,多喝水!咳点把嗽,搞得惊天动地的!不就是生了个9斤的胖儿子嘛,骄娇二气!田医生刚睡着,门又给敲响了,是9床的男人敲的。他对睡眼惺忪的田医生说,喝水不管用!枇杷止咳露管用!喝一小勺能管半小时。听人说枇杷止咳露好,枇杷止咳露还能催奶!还能去火!孩子吃了去了火的奶水,身上不长湿疹。田医生就有些气了,从枕头底下摸出钱夹,捏着一张两元的钞票说,拿去!明早买喜头鱼去催奶,买枇杷去火!别一趟又一趟地烦我了。没见我上夜班还带着孩子吗?9床的男人结巴着说,是,是的,俺小、小声点,田,田医,医生,你这,这是咋的?俺不是吃屎长大的,不知道个好孬!你给俺接来个大胖小子,俺还没来得及谢你的,你这,这不是打俺的脸么!俺只要枇杷止咳露,杨护士忒坏,她说你发了话,只让喝水不给枇杷止咳露……田医生顺了顺气,说,好了好了,就说我说的,让她给你一瓶枇杷止咳露,明早我来补处方。
分享: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