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通俗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抚摸伤疤


□ 陈俊文

  老村民王胜利的胸口上有个巨大的伤疤。几个到终南山游玩的青年偶然发现王胜利的伤疤,其中一个女青年抚摸了他的伤疤。这女青年的抚摸,使给王胜利带来痛苦的伤疤终于变成了给他带来快乐的伤疤。王胜利开始给人讲述他伤疤的故事了,这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伤疤?
  
  老村民王胜利坐在路畔石上歇着腿脚,一边漫不经心地看眼前蝴蝶戏风,听树头鸟儿闹夏。几个骑山地车去终南山森林公园游玩的男女青年,看见老汉竟笑得人仰马翻,把上午灿烂的阳光树影都笑乱了。原来王胜利老汉穿了一件当年曾经流行过的,如今早已过了时的文化衫,胸前印着挺大的红字:别理我,烦着呢。这文化衫是城里人支援贫困山区送到村里来的。村人看见老汉穿它也觉好笑,一个寡妇笑得跌坐在井台上笑骂,你个老光棍呀,摔死我让你偿命呀。后来人看习惯了也就熟视无睹了。距老汉最近的那个漂亮女子笑得格外纵情,往前俯笑出粉白腰肢,往后仰笑出圆圆的肚脐,晃得老汉两眼一阵乱眨巴,手脚一阵乱动,很难为情地揪剥了那衫,也陪着嘿嘿地笑,笑出一脸的乱线。
  青年们看见老汉赤裸的胸膛,立刻停止了笑。一个个惊讶得张大了嘴巴,瞪大了眼睛,有人还发出尖叫。那个笑出肚脐的女子叫得最响。他们看见了王老汉胸前那让人触目惊心的伤疤。伤疤面积很大,印满胸腹。小块连着大块,大块套着小块,活像一张世界地图。颜色有深褐、浅褐、灰白、粉红,参差交错,多姿多彩,仿佛抽象派绘画作品,自然地创造出一种酷烈的美感。这片伤疤看上去已有些年头,能判断出是一次爆炸事故造成的后果。可能限于当时的环境和医疗条件,缝合得很不理想,很多地方可能就无法缝合,以致许多年过去,看上去仍触目惊心。青年们先以为老汉是个拦路劫匪,他伪装成让人别理他的幽默样子无非是欲擒故纵。可是从他那张老脸上透出的与年纪不相称的羞赧看,又不大可能。于是,青年们对老汉的伤疤产生了兴趣,似乎把老汉当作了旅行途中的一个活动的景点了。那个漂亮女子竟伸出手去触摸老汉的伤疤,像触摸景点的文物,嘴里嘘着咂着,显出替老汉疼痛的样子。王胜利老汉被女子抚摸,身上忽然像过了电似的震动了一下,头开始摇晃起来,眼里放出光芒,嘴巴颤抖着,能听见牙齿磕碰的声响,像一只被饿昏的老狼又被美味突然激活了一样。他想:他终于尝到了被人抚摸伤疤的滋味。他记得那年生产队里开大会,一个被地主家的狗咬过的老汉被请到土台子上血泪控诉痛说家史,激起群众一阵阵呼出愤怒的口号。那老汉还撩起衣裳,让人看那块被地主家的狗咬出来的伤疤,如同让人观赏他家祖传的珍宝。
  那时,年轻漂亮的妇女队长桃叶就伸出手去,用食指和中指上下抚摸那块被地主家的狗咬出来的伤疤,让无名指和小拇指往上跷着,跷出很生动的一副样子。面上蹙眉咂舌配合着轻怜痛惜的表情。那情景至今让王胜利叹为观止。那时的桃叶可是一朵村花呀,也是王胜利心中暗恋的对象啊。他记得随着桃叶手指的每一滑动,他的心也被一上一下地扯得疼痛起来。多少年以后,村小学校从镇上又请来过一个老干部,参加过抗美援朝的,来给师生们作报告。老干部穿着旧军装,胸前挂着军功章,很是风光。老干部边报告着边也撩起衣裳,让师生们看他身上的一块伤疤。这块伤疤比之老汉那块被地主家狗咬出来的更是弥足珍贵。当时学校里唯一的年轻女教师也伸手抚摸了老干部的伤疤。这情景让站在操场边上的王胜利看得一清二楚。那抚摸的姿势,伸手的动作,面上的表情都和村花桃叶如出一辙。自从桃叶出嫁以后,王胜利更换了好几个女人充当暗恋目标,最后一直把目标发展到村小学校里的女教师身上。
  那时,王胜利身上也已经有了伤疤。他的伤疤从整体气势上完全压倒了那块被地主家的狗咬出来的和被美国的子弹打出来的伤疤。然而他的伤疤却缺少人家那伤疤的意义和价值。他无法取得人家那样的荣耀和待遇,更难得到女人的抚摸。那是他正当壮年时,被派进终南山里修路,因在一次爆破行动中技术操作上的失误,负了重伤落下的。那次的事故被上边通报过,王胜利虽然负了伤却不能算英雄,反而成了安全施工现场会上的反面教员。
  王胜利老汉如实地向青年们述说了他的伤疤的来历。他回忆了那尘封已久的修路场面,重新找到了那刻骨铭心的疼痛感觉。青年们感叹着,评说着。那漂亮女子柔嫩的手指又一次在伤疤上轻轻抚摸。女子用食指和中指上下划动,无名指和小拇指往上跷着,让王胜利老汉又一次想起桃叶和女教师。她们的姿势怎么完全一样呢?再看女子的表情,也是轻怜痛惜的女人样子,让王胜利老汉快活得几乎昏过去。想不到他偶然穿了这件过了时的文化衫,竟给他带来了这样美妙的传奇般的经历。他的伤疤终于被人抚摸了,他的疼痛被那女子抚摸了。给他曾带来巨大痛苦的伤疤终于变成给他带来快乐的伤疤了。
  其实,村民们曾在很长一段时间里也关心过他的伤疤,议论过他的伤疤,不过大多带着戏谑的成分。一个年纪跟他相仿的村民说,这要是被地主家的狗咬出来的就好了。另一个村民说:现今地主家的狗已经不咬人了。还不如让包工头家的狗咬,可以多要些赔偿。还有人建议王胜利也搞一身军装穿,到镇上去走走,就说这伤疤是从朝鲜战场上带回来的,也风光风光。王胜利脸红着,很老实地回答:我那时只有七八岁,打不成仗。有个酷爱世界地理的学生指着王胜利身上的伤疤说,这块是厄瓜多尔呀;又指着另一块说,这是埃塞俄比亚呀;再指第三块未及开口,王胜利早通红了脸面,拿衣裳把伤疤罩住,心里骂道:这块是你娘的×呀。那学生极惋惜地叹了口气。
分享: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