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包袱里面是斧子


□ 额鲁特·珊丹

  前面是一条河。
  穆木穿过葱郁的丛林,就望到了那条河。
  那是一条七彩斑斓的河,奇怪的是,有月亮的夜晚,河面上却挂着一道横贯小河的彩虹。
  周遭的世界光怪陆离,变幻莫测。
  穆木站在璀璨的星光下,竟然分辨不清伫立在河对岸的庞然大物是闪着荧光的天柱,还是奶油色的象牙塔。远处的景物愈加朦胧,俨然一个巨大拱背前行的蛇影。顺着黑蒙蒙的蛇尾向西看,又兀然矗起一匹扬鬃的骏马。
  脚下是阴湿的土地,鲜艳的藻,红绿一片,间杂着柔和的褐色。触手可及的,是绽放的花朵,潋滟的水波,耀目的光焰。
  这是一片花香池清的仙境,然而,穆木的心始终不能与这优美的自然景致融合。
  我是标兵,楚经理凭什么让我下岗?我找他说理去,不让我上岗,我就用这把斧头跟他说话!
  这是穆木自己的声音,来自愤懑不平的心田……
  穆木从梦里醒来,已是周六的清晨。
  他熟悉这座城市的每一个角落,哪里会有这海市蜃楼般虚幻的景致?
  金粼粼的晨光,透过轻薄柔和的窗纱,照着穆木困惑的脸。他抱着头,细细地回味一番,又影影绰绰地想起了一些琐碎的事情。
  黑夜茫茫,万籁鸣啸。远处,传来一个女子的暧昧笑声。后来,他就带着一副赳赳武夫的样子,迈着威武的阔步,朝着男女纠合的那团稠稠笑声走去。而后,举起了斧头,对准了楚经理的狗头,铆劲儿劈下去,大有一劈狗头二剖黑心的架势。
  接下来的事,更加惝恍难测,穆木说不清楚,只是隐约地感到有些阴冷,脊背一片潮湿。
  什么梦,乱七八糟的!哦,醒着没胆,梦里再没个胆,还让我穆木活不?
  琐碎的记忆,令穆木油然生出一种自豪感,毕竟,在梦里,他痛快淋漓地用一把俄罗斯斧子把楚经理的脑袋敲碎了,把他的黑心抛到了黑黝黝的暗夜里。
  穆木歪在床上,还在回味昨夜遭遇的那场怪梦,电话铃就响了。穆木抄起话筒懒洋洋地“喂”了一声,就听二毛操着一口地道的东北腔说:哎我说穆木,太阳都烤着腚墩了,你咋还赖在老婆的被窝里不起来,要过礼拜六也得晚上过呀。
  穆木说:二毛子,大清早的,你小子少跟我扯哩咯啷,一个人担着双人枕头,过的哪门子礼拜六。
  二毛说:口气挺冲啊,哎,你老婆桂芝呢?
  穆木说:打包袱回娘家去了!
  二毛说:嫌你下岗了吧?我的傻穆木,木死你!咱下岗断了肋条,再撑不出个男人样来,还活个啥劲?学我呀,帽沿一压,怀里揣着个抹泥板子天天说上班,往小市场门前的马路牙子上一蹲,活大活小咱不嫌,一个月也能对付个几百。到时候把钱一拍,让老婆洗脚,她敢不去端洗脚盆?
  穆木说:瞎掰啥,我老婆前天上你家串门,还看见你给老婆洗脚呢,回来就夸你孝敬老婆!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民族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民族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