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往事悠悠(小说二题)


□ 聂鑫森

  老京胡

  在上个世纪四十年代,湘省的古城湘潭,是一个十分热闹的水陆大码头,不但人口稠密,经济繁荣,娱乐业亦火爆兴旺。以戏班子而论,唱湘剧、湘昆剧、花鼓戏、京戏的,就有十好几个。京戏班子中,庆和班最为人称道。

  庆和班名角多矣,生、旦、净、丑,都有拔尖的人物,唱、念、做、打,各有各的高招。就连“文场”、“武场”的琴师鼓佬,都不是等闲之辈。琴师中的头把交椅,则非富方中莫属。

  富方中老家在北京,班里上上下下,都尊称他为“富爷”。他出身梨园世家,已故的祖父和父亲,都曾是京胡高手。从十来岁开始操琴,一转眼过去了四十多年,富爷快六十岁了。

  富爷的模样,确实不敢恭维,个子枯瘦,小眉小眼,是典型的猴相。性子却耿直,说话戗人,坦坦荡荡,眼里揉不得半粒沙子。他天生就是块拉琴的料,手指特别长,善用下把胡琴,指法好,包腔圆,琴音嘹亮,花点动听,连处天衣无缝,断处斩钉截铁。此外,他接弦快当,定弦功夫独到。内行评价他的拉琴,概括为四个字:刚劲险奇。

  富爷这种拉琴风格,特别适合老旦的唱腔。老旦用的是本嗓,而唱出来的腔调,却是青衣与老生腔调的互相掺用,且翻高的地方极多。而一抑一扬、一收一放,全是走的奇峰峭步。

  富爷说:“我拉琴的精气神,得益于这把老京胡。”

  老京胡传自他的父亲,有七八十年的历史了。杆、筒、轴、弓子,无一处不妥帖,通体皆黑,全为松香汁包裹,只绕“千斤坠”处,因受左手虎口的摩擦,仍露出本质——竹色已变深紫,光润如玛瑙。虽然筒上的蛇皮,换过许多次,但琴声依旧朗润激越。

  驻扎在湘潭城外的国军第三十九军军长严剑寒,以及军部的后勤参谋严子雄,是富爷的铁杆粉丝。

  那时日寇已攻陷武汉三镇,矛头直指长沙。三十九军受命移防湘潭,以便在危急时刻,作有力的后援。

  严军长年过五十,瘦瘦高高,脸相慈祥,生就一张婆婆嘴。他的母亲是个京戏迷,从小就受其熏陶,自然而然就成了一个京戏票友。他年少丧父,由母亲于艰难中抚养成人,读的是军校,尔后投身行伍,历战多矣。母亲在世时,他是个孝子,一切唯母命是从。母亲辞世后,敬母之情绵绵不绝,背着人常站在母亲的遗像前泫然泪下。这一份情愫,被他移借到老旦戏上,如《探母》、《岳母刺字》、《徐母骂曹》、《百岁挂帅》、《太君辞朝》等,他百看不厌也百学不厌。这些关于忠孝礼义的老旦戏,既可寄托他的孝思,又能使他励志自强。

  庆和班的老旦戏别有系人心处,善为老旦戏拉琴的富爷手上有绝活。严军长常在闲暇时,轻装简从,进城去买票听戏。他通过朋友介绍,诚心诚意与富爷订交。第一次见面时,俩人就似故友相逢,没有丝毫陌生感。

  “富爷,一听见您的琴声,我的喉咙就痒痒的了。”

  “严军长,以您的骨相,是个唱老旦的角,想不到却能统领千军万马。”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北方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北方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