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穿上我的红裙子


□ 苏·阿拉腾图力古尔(蒙古族)朵日娜(蒙古族)译

哈琳娜。

  ……梳着马尾辫的红裙小女孩背着书包,蹦蹦跳跳地放学回家。走到胡同尽头右拐,在一块平整的沙地上,几个男孩子踢足球。他们看到红裙女孩走过来,大声起哄:“哭鼻子虫,穿红裙,过两天要嫁人;羞不羞,臊不臊,两个麻钱要不要……”小女孩儿气鼓鼓地站在原地,紧锁眉头。看到女孩儿生气的样子,男孩儿们更加得意,起哄的声音更加放肆。小女孩儿忍住即将夺眶而出的眼泪,摘下双肩包朝我们使劲扔了过来。书包对于我们这些小猴子一样淘气的男孩儿毫无威力。“裙子红,鼻子红,找了婆家脸蛋红!”我们的哄笑更响了。女孩儿从地上捡起—块石子儿猛地朝我们扔了过来。啊,出事了。石子儿正中“鼻涕虫”的后脑勺,流血了。男孩儿们的起哄戛然而止,小脑袋们张着大嘴,用指尖指着女孩儿。“鼻涕虫”也吓蒙了,捂着受伤的后脑勺,感觉出血了就“哇哇”哭着喊妈妈。身为“将军”的我走近“鼻涕虫”跟前,对他说:“别哭了!把大人们引来,咱们谁都没好果子吃。”我好不容易连哄带吓地把他劝安静,脱下鞋掏出毡鞋垫,揪下一些毡絮烧焦,把烧焦的毡絮按在“鼻涕虫”的伤口处,血止住了。

  外号叫“哭鼻子虫”的女孩儿名叫哈琳娜,爸爸在信用社工作,妈妈在胡同口开一家理发店,我们这群孩子里,数她家富裕,可是她爸她妈似乎每天都在吵架。爹妈一吵架,女儿就哭鼻子,所以落了个“哭鼻子虫”的绰号。

  “后脑勺事件”发生后不久,哈琳娜改口叫我哥哥。我根本没把这事放在心上。我有一个亲妹妹,她身体不好,跟哈琳娜是最要好的朋友。有一次,我妹妹借穿哈琳娜的红裙子参加歌咏比赛,哈琳娜知道我妹妹喜欢这条裙子,就送给了她。哈琳娜的妈妈问起女儿的红裙子怎么不见了’她就撒谎说丢了。可是,爸爸看见我妹妹身上穿的红裙子跟女儿丢的裙子一模一样,就怀疑是我偷了。哈琳娜为了不冤枉我,就跟他顶嘴申辩,结果被爸爸的皮带抽得够呛。可怜的哈琳娜!从那时起,我就把她当成自己的亲妹妹了。

  “听说你跟哈琳娜从小就认识?”塔娜打断了我的回忆。“是啊,我们住在同一条胡同。我妹妹她俩是最要好的朋友。”“妹妹?你还有妹妹?”正在擦手的她攥着毛巾惊讶地看着我。“她在小学三年级的时候,因先天性心脏病,永远离开了我们……也是那年秋天,哈琳娜的父母离婚,她家搬出了杭盖街。”我平静地回答。“对不起……”塔娜没想到会是这样,有些尴尬,摆弄着身边的水壶。“我先走了,晚上再来。我母亲刚做完眼睛手术,还躺在医院的病床上呢。这个给你,存在哈琳娜的医药费里吧。”我从包里取出准备好的信封递给了塔娜。“不,这怎么行……她妈妈每月都会按时寄来她的生活费和其他费用。再说她也没多少日子了……”塔娜的声音在颤抖。“收下吧!我读研的时候,她借给我的。我必须还。”我把信封又塞给了塔娜。哈琳娜看到我,向我们跑了过来。她那毫无血色的小脸上沾着土,鼻尖上冒着汗珠。她吸溜着鼻涕,啃着手指头,说:“哥哥,过生日的时候要穿红裙子。”“不要啃手指头,给,吃糖吧。”塔娜从口袋里拿出一个棒棒糖,为她剥开塑料皮。“哥哥晚上来的时候,给你带巧克力和红裙子。”我帮她把小脸擦干净。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民族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民族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