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社会工作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精细实用的古典曲话之大成


□ 孙书磊

  由南京大学俞为民教授和孙蓉蓉教授主编的《历代曲话汇编》(以下简称《汇编》)作为全国古籍整理“十一五”出版规划项目、全国高等学校古籍整理研究工作委员会资助项目和国家“985工程”“汉语言文学与民族认同”哲学社会科学创新基地项目,从选题到面世,辑校十多年,梓刊三载,倾注了编者和出版者莫大的心血与精力,取得了辉煌的成果。
  
  一、汇辑全面
  
  古典戏曲论著的汇辑工作,自上个世纪初至中叶先后出现过董康辑刊的《诵芬室读曲丛刊》(7种)、陈乃乾编辑的《曲苑》(13种)、《重订曲苑》(18种)、上海圣湖正音学会编辑的《增补曲苑》(26种)、任二北编辑的《新曲苑》(34种)以及中国戏曲研究院编辑的《中国古典戏曲论著集成》(以下简称《集成》)(48种)等,在学术界产生了不小的影响。其中,《新曲苑》专收前之未收者、《集成》校勘细致而犹受学者青睐,而后者更是近半个世纪以来研治古典戏曲者的案头必备之物。然而,明清两代大量经典论著失选,且所收论著极少涉及近代之作,却是上个世纪所有曲论汇刊留给学界的共同遗憾。这种遗憾,现在则因《汇编》的刊竣而消弭。
  从规模上看,《汇编》辑有自唐代至近代370多位曲论家、170多种曲话专著和700多篇单篇曲论,所收曲话种数约为此前戏曲论著汇辑数量最多者《集成》的10多倍,内容篇幅约为其4倍。从文体上看,《汇编》打破了传统的曲论汇编仅辑著作的文体局限,所辑除著作之外,还包括笔记、碑记、评点、序跋、书札和诗词曲等在内的各体曲话。所录元顾瑛《制曲十六观》、明周晖《曲品》、程羽文《曲藻》、蒋一葵《尧山堂曲纪》、清吴永嘉《明心鉴》等曲话专著,宋刘埙《水云村稿》、明祝允明《猥谈》、潘之恒《亘史》、《鸾啸小品》、谈迁《北游录》、清黄宗羲《思旧录》、余怀《板桥杂记》、袁栋《书隐丛说》、梁章钜《浪迹丛谈》等笔记中曲话,明李贽、陈继儒、清金圣叹所批经典戏曲评语,明李开先、徐渭、冯梦龙、凌濛初、清余治、近代刘世珩所撰重要戏曲序跋,明汤显祖、沈璟、邹迪光、清李渔、毛先舒所撰论曲书札,以及元赵半闲、明陈铎、汤显祖、沈璟、清李渔诸人的论戏散曲等,都是《汇编》的重要亮点。从时间上看,《汇编》弥补了此前戏曲论著汇辑对于清代和近代戏曲文献收录的疏漏,其清代编占了整个《汇编》的半壁江山,而近代编亦居《汇编》之二成,显示了编者对这两个时间段问世的戏曲理论的高度重视。其中近代编不仅重点收录了清末民初王季烈《螾庐曲谈》、姚华《菉猗室曲话》、《曲海一勺》、许之衡《曲律易知》、吴梅《顾曲麈谈》等重要曲话,而且辑录了梁启超《小说丛话》、徐珂《清稗类钞》、陈去病《五石脂》、丘炜萲《菽园赘谈》中极有价值的曲论,视野开阔,重点突出,真实地反映了古典戏曲理论发展的实际。
  
  二、整理精细
  
  汇编曲话的重要环节,除了选目之外,还涉及版本的选用和校勘等具体整理工作。《汇编》整理之精细,尤为值得称道。
  版本甄别是古典文献整理的前提,选编历代曲话亦不例外。然而,此前的古典戏曲论著辑刊如《诵芬室读曲丛刊》、《曲苑》、《重订曲苑》、《增补曲苑》和《新曲苑》等多不注明所用底本。《集成》虽然说明了所用底本和校本情况,但是有些底本选用不够精良,校本不够完备。如《集成》所收《梨园原》以1917年梦菊居士的整理本为底本,却没有用《明心鉴》的抄存本为底本和校本。与《集成》不同,《汇编》特别注重采用善本为底本,并争取在更大范围内进行广泛的校勘。《汇编》所收《青楼集》以《古今说海》所收本为底本,除了参校《说郛》本、《说集》本、《双梅景闇丛书》本外,还特别增加了周妙中先生新发现的清赵魏抄校本为校本;所收《太和正音谱》直接采用洪武间刻本作底本录入,而不再参校容易引起混乱的《啸馀谱》所收本;所收魏良辅《南词引正》以新发现的《真迹日录贰集》所收由明代著名书法家文征明手写的抄本为底本;《汇编》又弃《梨园原》不用,而直接以吴新雷先生新发现的清同治元年(1862)杜步云抄本《明心鉴》为底本汇编等,皆择善从之。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更多关于“精细实用的古典曲话之大成”的相关文章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