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墨菊


□ 邹静之

墨菊

      邹静之

    和泰从宫里出来了,带着房经济与风水先生找宅子。
一座旧宅。和泰独自穿过前院,看见了后院开了一地的菊花。跟过来的花把势说是原东家种的。现在家败了,花倒开旺了。和泰抓了把土问,这地下原来是不是个池塘。花把势说是。和泰问死过人?花把势不答……
和泰把宅子买下了。花把势想留下来。留。
环子从宫里出来,轿子后边一队红火的抬回娘家。
环子给家里的人分东西。老姑接过东西后哭了。问环子定了吗?环子说定了。又说还得在娘家住几天。老姑说住吧,住吧……怎么就让跟了个老公呢。环子说是太后的懿旨点的,是荣耀呢。
新婚夜。
环子在给和泰洗脚。环子找出从宫里带出来的貂油给和泰的干后脚跟抹油。
三更了。环子说这会儿老佛爷该起夜了,该净口了……环子边回想着宫里的事儿,边拆着头上的饰物。
和泰在早已备好的帏幔内蹲着尿尿。和泰说我一个人睡惯了,跟人睡不着觉,你先睡吧,我去里间睡……枕头底下有送你的东西。
环子坐在床边上。环子把那东西摸了出来,环子谨慎地摸着那个长东西,打开了看是个会点头的小玩偶。
和泰在里间看见了环子手抓着玩偶,穿着薄衣,在一盏一盏地灭蜡烛。
早上。和泰在后院花圃把艳丽的菊花都扯了下来。
环子起床了。环子不侍候人的日子过得不自在。环子到里间屋子看着和泰收拾得清爽且富丽的屋子。环子边摸这儿、看那儿地无聊着。环子想着这会儿宫里该干什么了。
和泰在花圃中只留下了些有怪异颜色的小菊。
无意间到后院来的环子看着扯下来的艳菊,惊问好好的菊花,怎么都扯了。环子把花收拾了,插瓶摆在屋子里。
和泰回来把花给拔出来,平静地说,宫里出来的,别跟老百姓似的,和泰把花扔了。
两人吃饭,形式繁复冰冷。
回门的晚上和泰与环子在洪府听堂会。一件很小的事,和泰觉着洪家人失礼了。环子听得正动情时,和泰叫环子回家。
和泰回家生气说,他们看咱们比看戏台上的戏还有味呢。环子说看怕什么,看旧了也就不新鲜了。和泰说你说的不是心里话。环子仔细地帮着和泰洗脚说,进宫十几年了,就没说过心里话。
夜里和泰睡不着,他由环子那句话,想到宫里,想到皇上跟他说的一句话:“和泰什么时候,你能把墨菊给我养出来,什么时候我还让你进宫。”
环子在平时的生活中假装不经意地与和泰有肌肤之触。环子引和泰说宫里的事。问和泰在宫里给宫女姐姐们晾过水皮没有……宫中七月七,宫女们都要在廊子下晾一碗水,等水结了皮之后,在上边飞针许愿。一般晾水皮的事,都由姐弟相称的关系好的太监争先恐后地帮着做。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十月》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十月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