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墨菊


□ 邹静之

墨菊

      邹静之

    和泰从宫里出来了,带着房经济与风水先生找宅子。
一座旧宅。和泰独自穿过前院,看见了后院开了一地的菊花。跟过来的花把势说是原东家种的。现在家败了,花倒开旺了。和泰抓了把土问,这地下原来是不是个池塘。花把势说是。和泰问死过人?花把势不答……
和泰把宅子买下了。花把势想留下来。留。
环子从宫里出来,轿子后边一队红火的抬回娘家。
环子给家里的人分东西。老姑接过东西后哭了。问环子定了吗?环子说定了。又说还得在娘家住几天。老姑说住吧,住吧……怎么就让跟了个老公呢。环子说是太后的懿旨点的,是荣耀呢。
新婚夜。
环子在给和泰洗脚。环子找出从宫里带出来的貂油给和泰的干后脚跟抹油。
三更了。环子说这会儿老佛爷该起夜了,该净口了……环子边回想着宫里的事儿,边拆着头上的饰物。
和泰在早已备好的帏幔内蹲着尿尿。和泰说我一个人睡惯了,跟人睡不着觉,你先睡吧,我去里间睡……枕头底下有送你的东西。
环子坐在床边上。环子把那东西摸了出来,环子谨慎地摸着那个长东西,打开了看是个会点头的小玩偶。
和泰在里间看见了环子手抓着玩偶,穿着薄衣,在一盏一盏地灭蜡烛。
早上。和泰在后院花圃把艳丽的菊花都扯了下来。
环子起床了。环子不侍候人的日子过得不自在。环子到里间屋子看着和泰收拾得清爽且富丽的屋子。环子边摸这儿、看那儿地无聊着。环子想着这会儿宫里该干什么了。
和泰在花圃中只留下了些有怪异颜色的小菊。
无意间到后院来的环子看着扯下来的艳菊,惊问好好的菊花,怎么都扯了。环子把花收拾了,插瓶摆在屋子里。
和泰回来把花给拔出来,平静地说,宫里出来的,别跟老百姓似的,和泰把花扔了。
两人吃饭,形式繁复冰冷。
回门的晚上和泰与环子在洪府听堂会。一件很小的事,和泰觉着洪家人失礼了。环子听得正动情时,和泰叫环子回家。
和泰回家生气说,他们看咱们比看戏台上的戏还有味呢。环子说看怕什么,看旧了也就不新鲜了。和泰说你说的不是心里话。环子仔细地帮着和泰洗脚说,进宫十几年了,就没说过心里话。
夜里和泰睡不着,他由环子那句话,想到宫里,想到皇上跟他说的一句话:“和泰什么时候,你能把墨菊给我养出来,什么时候我还让你进宫。”
环子在平时的生活中假装不经意地与和泰有肌肤之触。环子引和泰说宫里的事。问和泰在宫里给宫女姐姐们晾过水皮没有……宫中七月七,宫女们都要在廊子下晾一碗水,等水结了皮之后,在上边飞针许愿。一般晾水皮的事,都由姐弟相称的关系好的太监争先恐后地帮着做。

和泰去京郊各庙宇找颜色深的菊品。
环子在家看着花把势进进出出。环子问花把势,爷这么迷种花是干吗呀?花把势说,爷还想回宫里去。
环子突然觉得自己从天上掉到地上。掉进茅坑里也就罢了,现在连茅坑也不想接着她了,“他回宫我去哪儿!”环子要把花拔了。花把势说:“那墨菊也不是想种就能种出来的,听爷说七百年才能碰上一回。”
环子吃早饭时挑和泰的错,说他不讲究,家里用的盅啊,碗啊的都不顺手,虾油小乳瓜也不对味。
晚上环子不再给和泰洗脚。和泰在床边上坐了会儿,自己洗。
和泰在帏幔里尿尿的声音让环子彻夜不眠。
环子白天听了《大西厢》(昆书馆),晚上静心地给和泰洗脚。和泰高兴。环子抓了和泰的脚说晚上咱一块儿睡吧,说会儿话。和泰抽了脚说不行。
夜里环子把玩偶的头扭掉了。
和泰用宫里带出来的文玩去各府换好的菊品。而后,平静地种花,授粉。
环子看机会趁和泰不在家,把他的一些菊花根给剪了。
和泰回来罚花把势。家里的气氛表面平静,内里紧张。
环子又抓了些虫放在花圃里。和泰晚上点着灯治虫。
环子在书场与人吵了架回来,让和泰出头。和泰支吾着。
和泰问花把势,对付女人有什么主意。
花把势说,一个大活人,她想要的东西,你得给她。
和泰说那我还不如让她……死字没说出。
和泰让花把势去买砒霜说是治虫用。
和泰给环子的茶盅里下了药。
和泰看着青春的环子在阳光下边洗着肚兜儿,边哼着小曲。
和泰把砒霜倒在地上了。
环子晚上发现了枕下的“角先生”(性具)。环子平静地去了和泰的里屋。环子羞辱了和泰,说自己打十三岁进宫,小二十年过去了,想的不是这,是活人,是一份人心。环子说你能把对花的心分一点出来,我知足。
分享:
 
摘自:十月 2006年第06期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