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旅游民俗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体验猫儿山(下)


□ 韩联宪

  距离美军二战失事飞机纪念碑不远处还有一处观猫台。站在观猫台上眺望,猫儿山主峰很像一只卧地的大猫,猫儿山因此得名。

  将车停下,我们沿游道开始攀登猫儿山主峰。主峰景色雄奇,巨大的花岗岩体矗立山顶,气势磅礴,壁立千仞的悬崖峭壁让人惊心动魄。老一辈革命家陆定一曾为猫儿山题词,说它有泰山之雄、华山之险、黄山之幽、峨眉之秀。

  站在峰顶举目远眺,四周群山奔来眼底;俯瞰脚下,重峦叠嶂,沟壑纵横。小叶指着路边岩石缝中矮小的杜鹃灌丛说,这就是猫儿山开花最迟的心基杜鹃。心基杜鹃的花色红中带白,叶子厚而发亮,呈心形。因为高山风大,心基杜鹃的枝条紧贴着地面生长,与其伴生的观音竹同样非常矮小密集。心基杜鹃开花时,正是猫儿山云遮雾障的夏季,清新秀丽的心基杜鹃在高山之巅开放,给观赏者带来某种生命的启迪

  罗科长指着主峰南边大约1000米远处的一个水塘告诉我,那里就是2005年发现猫儿山小鲵模式标本之地。由于猫儿山核心区域地形复杂险峻,很多地方至今人迹罕至,猫儿山生物多样性的本底资料还大有潜力可挖。

  返回停车场途中,我看见上千只烟腹毛脚燕在空中上下翻飞,还有几百只停留在屋顶的天线上休息,但是路边的屋檐下只有十余只毛脚燕的巢。显然,很多毛脚燕是从其他地方迁徙来的。湘桂走廊是河南、湖北、湖南和广西等地候鸟迁徙的重要通道之一,猫儿山正好矗立其中。据蒋爱伍近几年在猫儿山的研究结果,经湘桂走廊迁徙的候鸟约有150种,而每年经过猫儿山自然保护区的候鸟已经有59种。

  自然保护区通常分为核心区、缓冲区和实验区。打个形象的比喻,自然保护区功能区的分布类似鸡蛋,核心区是蛋黄,缓冲区是蛋白,实验区就是蛋壳。核心区实行最严格的管理,禁止任何形式的人工干预,也不允许普通人员入内。如果有人因巡护、科研等需要进入核心区,要事先向保护区管理局申请许可证。因此,自然保护区的核心区对大多数公众而言显得有几分神秘。由于核心区人为干扰最小、生境保护最好,遇见动物的几率相对也高,因此我们决定进入猫儿山的核心区。

  第三天早上,我们先乘车沿简易公路来到龙塘江边,然后下车步行。沿江两岸是连绵成片的毛竹林,猫儿山保护区管理局前局长蒋得斌曾经告诉我:这一带常有白颈长尾雉活动。因此我边走边留心观察,希望能一睹白颈长尾雉的风采,但遗憾的是没有发现任何雉类的身影。当我们走过一片正在开花的臭牡丹时,惊起一群正忙着吸食花蜜的蝴蝶,有凤蝶、眼蝶、蛱蝶、绢蝶和弄蝶等科的十多个种类。

  龙塘江两岸是陡峭的悬崖峭壁,清澈的河水在峡谷里奔腾跳跃,坚硬的花岗岩河床经过河水数百万年的冲刷,形成一个又一个景色绝佳的深潭或瀑布。我抬头遥望峡谷深处的大山,矗立在面前的第一座山峰高耸入云,后面重峦叠嶂的群山在云雾中若隐若现。我们沿山间小道走向龙塘江上游。2003年猫儿山晋升为国家级自然保护区,为了切实保护好核心区、减少人为干扰,保护区管理局决定从那时起封闭这条穿过核心区的山路。现在,这条山路基本没有村民行走。

  我们边走边看边聊,抵达雷公岩前,还遭遇了一场瓢泼大雨,大家被淋得透湿。在雷公岩小憩并吃完干粮后,我们沿着依稀可辨的山道继续向核心区前进。小路时断时续,越来越难走:由于树枝藤蔓拦截缠绕,我们走得很慢,而且经常弄出响声。这样一来,几乎不可能直接观察到大中型兽类。然而,随着我们的深入,动物活动的痕迹逐渐多起来,稍加注意就能发现。树干上的五道抓痕是黑熊留下的爪印,地上又深又小的蹄印是毛冠鹿的“签名”,路边石头上满是鼠毛的粪便是豹猫的“名片”。远处的森林里不时传来鸟的叫声,能判断出有黑眉拟啄木鸟、大拟啄木鸟、灰树鹊和红嘴蓝鹊。

  在核心区的山路上艰难地行走了1个半小时后,我们在路边看见一块指路碑。几个人把石碑表面的苔藓擦去,碑上写着:“左走塘洞,右走青山”。我们决定顺左边的古道继续往山上爬。又艰难行进了50多分钟,依稀可辨的小路彻底消失了。我们在周围找寻了一阵,没有发现任何痕迹,只好带着遗憾离开了核心区。

  第四天,我们再探八角田的高山矮林。我们沿着游道进入八角田的森林,罗科长说巡护员在这片森林里记录到红腹角雉、黄腹角雉、红腹锦鸡和白鹇4种雉类,其中的黄腹角雉和红腹锦鸡是中国特有种。小叶说,他们的自动照相机在这个区域里拍摄到最多的动物是白鹇。我们决定暂停交谈、慢步观察,争取看到白鹇。

  唐代诗人李白写过一首著名的《赠黄山胡公求白鹇》:“请以双白璧,买君双白鹇。白鹇白如雪,白雪耻容颜。照影玉潭里,刷毛琪树间。夜栖寒月静,朝步落花闲。我愿得此鸟,坐之玩碧山。胡公能辍赠,笼寄野人还。”浓墨重彩、淋漓尽致地赞美了白鹇的名贵和可爱。

  顺着游道走了几分钟,我看见左前方的箭竹丛中有个白色物体在移动,我示意大家站住别动。一会儿,白色物体移动到小路上,正是一只雄性白鹇。它看了我们一眼,立即钻进右边的箭竹丛中,消失了。白鹇是野外最难观察到的雉类,我们的运气不错,看到的第一种动物就是它。

分享:
 
摘自:大自然 2013年第03期  
更多关于“体验猫儿山(下) ”的相关文章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