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影视戏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封面记忆:“一边倒”的新中国早期进口片


□ 崔斌箴

建国初期,特别是抗美援朝后,美国影片被全面禁映,前苏联影片和东欧、朝鲜等社会主义国家电影开始被大量引进。新中国进口片,呈现出一种“一边倒”的独特景象。

大众电影》创刊号与凡尼亚的故事

在刚刚解放的上海,打败了全副美式装备的国民党军队的解放军战士庄严地站在南京路上,可电影院里却几乎天天上演着好莱坞的“风花雪月”。直到1950年10月抗美援朝战争爆发后,美国影片才开始在上海禁放,新国产影片和前苏联影片成了观赏重点。许多建国前创刊的电影杂志也因为买弄噱头、低级趣味,缺乏“工农兵”味道而被停办。为让大众摆脱对西方电影的情感依赖,建立新中国电影的舆论阵地,上海文化局领导夏衍、于伶等人,认为有必要做一份新式的电影杂志,面向广大群众,多介绍前苏联及东欧兄弟国家的影片和新中国自己的国产影片,取名《大众电影》,以示为广大的“工农兵”群众服务。
封面记忆:“一边倒”的新中国早期进口片图片1
《大众电影》编辑部刚刚成立的时候,人员缺少。原《大众电影》副主编唐家仁回忆说,当时人们对编辑部队伍戏称“4个半”,除了编辑部梅朵主任等四个专职编辑记者外,有个主要负责上海评论联谊会的人,也兼职参与《大众电影》编辑工作,算是半个。由于《大众电影》是半月刊,编辑工作量极大,所以每个人都是“多面手”,编辑、美编、排版、校对样样精通。《大众电影》创刊号的编辑印刷过程,不像现在杂志社流程这么复杂,组稿审稿完成后,梅朵召集大家到印刷厂,从初校、二校、三校到清样一起解决掉。清样完成后,大家特别兴奋,决定庆祝一下。当时也没有丰盛的宴席,每人一碗牛肉排骨面,吃完后大家抹一把嘴回家去。
伴着牛肉排骨面和印刷油墨的清香,1950年6月1日,《大众电影》正式创刊了。创刊号大32开,页数不到30面,画页也比较少。电影剧照都是黑白色,只有封面美术字“大众电影”四个字是红色的。创刊号“大众电影”四个美术字是编辑部邀请上海文艺处电影室副主任池宁设计书写的,现在的封面题字是1963年以后才由郭沫若书写。《大众电影》创刊号标价1500元(旧币),印刷1万册。创刊号一面世,非常受读者的喜爱,一抢而空。没有购到刊物的人纷纷来信,或直接“打上门来”,要求购买。编辑部不得不连续多次再版加印,这才勉强应付过去。据说,《大众电影》创刊号第一版现在存世已经不多,最多不过100册,成为收藏家的极品,每本交易价上千元。
《大众电影》由于在国际儿童节创刊,加之梅朵特别喜欢孩子,最后,大家想到刚刚上映不久的苏联进口影片《团的儿子》中的小英雄凡尼亚。小英雄凡尼亚纯真的面孔,当时被人们当作爱的崇高表现。就这样,《团的儿子》主角凡尼亚成了《大众电影》的第一张“脸”。
《团的儿子》又叫《小英雄》,它是上海电影制片厂翻译组(上海电影译制厂的前身)历史上的第一部译制作品。《小英雄》是上影厂翻译组“借窝下蛋”、白手起家的产物。当时,上海的译制条件非常简陋,没有任何专业设备。译制人员把一间十五、六平方米的旧汽车棚改装成一个放映间,墙壁刷上白色后加上木框权作银幕。录音间则设在厂部三层楼楼顶上,大家还用麻袋片包上稻草覆盖在墙壁上当隔音板。冬天用棉被挡风,夏天弄来一些冰块降温,录音环境很差,大家戏称这个录音间为“露音间”。就是在这样的条件中,诞生了上影厂翻译组的第一部作品。
封面记忆:“一边倒”的新中国早期进口片图片2
《大众电影》创刊号不仅封面照采用苏联影片人物,封底也采用了进口片《诗人莱尼斯》的一个镜头。而且创刊号最大的一张16开明星插页,也是前苏联人民艺术家、斯大林奖金获得者塔马拉·马卡洛娃的个人艺术照。由此可见,苏联影片在中国的影响力。当时,观众也非常向往苏联电影以及革命进步电影,把它们看作是人类的一种理想。《大众电影》也见证了新中国进口片的历史,“文革”前出版的306期《大众电影》中,有近三分之一是用苏联和其他欧亚社会主义国家的进口片镜头做封面的,其中苏联影片占了绝大多数。大家熟悉的《攻克柏林》、《列宁的故事》、《丹娘》、《幸福的生活》、《金星英雄》、《伟大的公民》等苏联影片,还有朝鲜惊险片《侦察兵》、捷克斯洛伐克喜剧片《好兵帅克》以及保加利亚的《九月英雄》、民主德国的《台儿曼传》、匈牙利的《大搜捕》等社会主义国家的影片,都曾在《大众电影》封面上露过“脸”。

《普通一兵》·刘少奇·村长播音员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