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牛角丘


□ 杨国峰

  金财是塘湾村的村长,把持着村里大权。

  狗棒是瘸子,四十好几,还是单枪匹马唱寡人戏。

  分责任田时,村民动了恻隐之心,让狗棒任意挑选了一份良田,狗棒看中了村边那丘牛角丘。可是牛角丘有两亩大,必须分出来一亩。金财和狗棒平分牛角丘,田中间筑条界线,各拿一半。

  近几年百合走俏,除去成本,每亩地纯收入可达一万多块钱。于是村民…窝蜂种百合,狗棒和金财也不例外,均在牛角丘种上百合。

  又到了初冬季节,狗棒着手整地播种。狗棒发现,他的田在逐渐萎缩,而金财的田在悄然膨胀。再四处查看,发现田中间的界线被挪动了,无疑是有人做了手脚。

  狗棒去找金财沦理,金财一口咬定挪动界线是没有的事。

  狗棒又去找其他村干部,其他村干部说,你说村长挪动了界线,是你亲眼看到的还是别人看到挪动的?说话可要凭证据哟!

  狗棒语塞,噎了半天再没有下言。

  他想去找乡长。有人劝诫他,现在官官相护,乡长也不会帮你说话的。再说,你一个残疾人,吃救济、补助,还得靠村长提个名,你能保证一辈子不找村长?你得罪得起?

  狗棒翻了半天白眼,哑了。

  责任田是寸金地,被人蚕食,无异于是遭人在身上悄悄割肉。现在讲理没人听,自己动手把界线挪回到原来的地方,又怕引起纷争,他一个脚拐身歪的跛子,能斗得过家大势大的金财?

  他突然想起了大哥。大哥曾经在村里当了七八年村长,干得好好的,竟被金财一伙联手弄下了台。大哥憋一口气,去深圳打工去了。

  大哥在电话里说,我都不是金财的对手,你能斗得过他?不过侵占责任田的事是大事,做哥的也不能撒手不管。我没有其它办法,我买一头狗崽给你养着。

  养狗崽?这与侵占责任田扯不上边呀!狗棒困惑,一头雾水。你是要我养只狗,偷偷去咬金财出口恶气?

  瞎卵!你怎么这么想呢,这不是明摆着闯祸犯法吗?别的你莫多问,先把狗养起来再说。

  狗棒就养了一条狗。

  狗一天到晚影子般跟在狗棒身后,常在村子里溜达。

  又到了村干部改选的时候,狗棒往村部走。到了村部,发现狗不尾随身后,狗棒突然大声叫起来。金财——金财——听到有人叫自己的名字,金财立马笑盈盈地走到狗棒身边。不知为什么,村委改选这段时间,金财的脾气比今日要好得多,碰到任何人都是脸带微笑,溢着温柔和慈祥。

  狗棒困惑地望着金财。我是唤我的狗,没有叫你。说着偏过头去继续唤:金财——金财——你疯到哪里去了?那狗就不知从什么地方猝然跃身窜出来,扑到狗棒身上,先是咬衣角,后是舔脚杆。

  你……你的狗叫金财?金财脸色铁青,两眼燎火。

  我的狗是叫金财,关你卵事?狗棒脸上漾着…丝不可名状的表情。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北方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北方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