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难道法布尔不认识蝴蝶?


□ 陈敢清

  由于从事蝴蝶生态学和蝴蝶文化的研究,我特别喜欢阅读有关蝴蝶的文章,并常在各种刊物和书籍中寻找蝴蝶的“蛛丝马迹”。近日我读了2010年9月出版的中译本《昆虫记大全集》(法·法布尔著,王光波译),颇有感慨。

  这本《昆虫记大全集》共十一卷九十五章,内容丰富。原著是世界著名昆虫学家法布尔不朽的终身成就,因此第一眼看到它时,我内心格外激动,因为此前我在市面上看到的《昆虫记》大多是节选本。据说,法布尔的《昆虫记》自1879年第一卷问世以来,已被翻译成50多种文字,有数十种版本在全世界发行,前不久,我在一家书店和一处图书馆中就发现了五六个版本。难怪有人说:“没有哪个图书馆不收藏法布尔的《昆虫记》,也没有哪个书店不卖法布尔的《昆虫记》。”

  法布尔在昆虫观察记录方面的成就主要是对昆虫的生态活动观察细致且记录生动。150多年前他发表的处女作《节腹泥蜂习性观察记》修正了当时的昆虫学祖师列翁·杜福尔的错误观点,由此赢得了法兰西研究院的赞誉,并被授予实验生理学奖。我一直想研读这位早已功成名就、享誉世界的昆虫学家记录观察蝴蝶的文章,但一直没有在国内书店或图书馆里的《昆虫记》中看到,因而感到有些失望。法布尔为什么不写蝴蝶?难道法布尔不认识蝴蝶,或是法布尔不喜欢蝴蝶?但这似乎是不可能的。我国已故著名昆虫学家周尧先生曾经说过:“不管是帝王、贵族,还是牧童、樵夫,只要他们有一颗善良的心,就会被蝴蝶艳丽的姿态所吸引并深深地爱上它们。”法布尔喜欢昆虫,一生观察、记录了那么多昆虫,怎么会唯独不喜欢蝴蝶呢?!但是,他的《昆虫记》里又为什么蜂多蝶少呢?因为一直怀着这些疑问,我平时就注意在多个中译本《昆虫记》中寻找线索。

  最近,我在图书馆中看到前文提到的《昆虫记大全集》,并且惊喜地发现在第二卷目录中有两篇标题为《迷人的大孔雀蝶》和《小阔条纹蝶》的文章,这也是该全集目录中仅有的两个带“蝶”字的标题。

  我从图书馆借回《昆虫记大全集》后,静心细读了《迷人的大孔雀蝶》和《小阔条纹蝶》两篇文章,却惊奇地发现这两篇文章里记录的并不是蝴蝶,而是蛾!法布尔为什么称蛾为蝶呢?文章中反复出现的昆虫名称“大孔雀蝶”到底是法布尔写错了,还是编译者弄错了呢?由于我无法查阅到法布尔的《昆虫记》原著,不敢妄下结论,只有另寻旁证。于是,我又找来一册2007年1月出版的青少版中译本《昆虫记》进行对照查阅。在这本《昆虫记》中,编译者将上述两篇文章名译为《大孔雀蝶》和《小条纹蝶》。文章名称稍有不同,故事的编写也大同小异,但两本书都将“蛾”称为了“蝶”。莫非法布尔的原著中写的就是“大孔雀蝶”、“小阔条纹蝶”和“小条纹蝶”吗?那就是法布尔指“蛾”为“蝶”了,否则就是编译者的错误,但是两个出版社的不同编译者难道会不约而同地犯一样的错误?通过反复认真的研读,我又结合蝶与蛾的习性认真进行了分析,我终于得出结论:法布尔当年的确是把蛾当成蝶了。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大自然》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大自然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