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神圣的皈依


□ 王佳玲

  摘 要:九叶派诗人郑敏的《马》以强烈的对比效果塑造了“马”的世俗、英雄、圣者矛盾而又统一的形象。作品受西方后期象征主义诗人里尔克的创作影响,重视艺术观察,体现“思想知觉化”,又是“新诗戏剧化”理论的具体实践。
  关键词:郑敏 《马》 英雄 世俗 圣者
  
  林庚先生论诗曾这样说道:“我们初接触时,既不觉其太深,接触久了也不觉其太浅,这原是第一等的好诗。”读郑敏的诗歌《马》便有这种感觉。而且越是反复诵读,越惊诧:作者何以将这被无数艺术家歌咏描画过的马写得如此让人感动?
  这是三幅关于马的画卷:
  
  一、英雄篇——静立的雕塑和奔驰的箭。
  “在只有风和深草的莽野里”,马,静立,如庄严的雕塑。它形态浑雄,原是收敛了“奔驰的力”,这力的凝聚,让它筋肉凸起,“像一座幽闭在硬壳里的火山” 等待着瞬间的爆发。冲天的豪气让它昂首穹苍,没有高远,云天只任我舒展!“它曾经像箭一样坚决”,尖锐、有力、飞速,一往无前,直指靶心。飞扬的鬃发,踢起的前蹄,是力的爆发,更是主体自我的张扬。“奔腾向前,像水的决堤”,气势恢宏,锐不可当!
  静立的雕塑、奔驰的箭,一静一动。“奔驰的力的收敛”,静中有动,彰显力的蕴蓄;“披着鬃发,踢起前蹄,奔腾向前,像水的决堤”,以动回应静立时力的凝聚。英雄的形象跃然纸上。
  
  二、世俗篇——坚忍的行者。
  “崎岖的世界”只让英雄成为“太灿烂的理想”。在脚下无限延展的道路上,在日夜轮回的时间隧洞里,在与“莽野”“穹苍”形成巨大反差的荒凉的“栈道”、狭窄的“街市”中,曾经的英雄“载着过重的负担,默默前行。”“失去了旧日的俊美”,甚至磨灭了潇洒的姿态,从形体到内心,英雄似乎走向了末路!然而,它崛起的颈肌无声地传递着内蕴的力,执拗、执著,“举起,永远地举起,他的腿”。它“从不呻吟”,也许是因为“痛苦早已沉睡”,“也许他知道那身后的执鞭者/在人生里却忍受更冷酷的鞭策”,它不是“没有欢喜,也没有忧虑,/只像一片无知的淡漠的绿野,/点缀了稀疏的几颗希望的露珠”的小漆匠,也不是“不能预知,也不能设计”“晨出的方向,夜归的路径”的人力车夫,它不是“一个失去目的者”,却“为他人的目的生活”。这是怎样的坚忍者!从这个意义上讲,这匹马便不同于臧克家笔下那似乎生来就承受下装载大车命运的老马,这苦难现实的主动承担者,是更深层意义上的英雄!崛起的颈肌,默默的前行,动态的描写,一如雕塑,让一个坚忍的行者在读者脑海中定格,这是莱辛所赞赏的“流动的美”!
  
  三、圣者篇——神圣的皈依。
  儒家认为至仁至贤者为圣者。真正成为圣者,怕只是一种境界。然而,换个角度想,走在朝圣的路上,每个人又都是圣者。孔子播撒仁爱的种子,驾长车周游列国,是圣者;一位平凡的妇人寒门育子,傍晚时分那喊得沸沸扬扬的慈爱同样是圣者的呼唤。这匹老马,负载过重的负担,陪伴过那可怜的伙伴,在本该成为英雄的路上走向平凡。虽然,“从那具遗留下的形体里,/再也找不见英雄的痕迹”,然而,它已“走完世间艰苦的道路”,无怨无悔,直到“突然倒下在路旁”的一天。这“突然”二字包含了多少无奈,多少的不情愿,多少生的眷恋!它可能都来不及回想曾经的豪情万丈,来不及思考崎岖世界的艰辛,便“抛下了负担和那可怜的伙伴”。 一个“抛”字又传递出多少它没来得及说出口的牵念!历经坎坷成大道,这最平凡的坚忍的行者,用它默默的前行完成了神圣的皈依!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山东文学·下半月》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