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通俗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和宁小拧握手


□ 徐先进

  1
  
  那年冬天,和妻子争吵了一番之后,我就只身一人从省城来到了一个叫作窗镇的小镇。
  我想不明白,我们结婚才不到一年,她怎么就红杏出墙了?我想一个人好好地清静一下,顺便画几幅小镇的风景或者人物。
  我在窗镇的一家小旅馆里住下来,没想到第二天早上就开始下雪了。雪下得很大,雪花在空中密密地打着旋,无声无息地落到地上,一层层覆盖着,把地上房屋的轮廓渐渐地模糊掉了。因为下雪,小镇上几乎看不到什么行人。到了下午,雪下得小了一些,我就拎着画箱出了旅馆。我在一个街角支起画架,却好长时间找不到可以入画的景物。勉强画了一个轮廓,便又索然无味地停下来。我烦躁地点上了一支烟,猛一回头,看到一个人站在了我的身后。
  这是一个看上去五十岁左右的男人,身材矮小瘦弱,脸上布满了皱纹,皱纹里似乎藏着洗也洗不净的污垢,胡须乱糟糟的。他身上穿着一件老旧的晴纶棉袄子,袄子颜色灰暗,胸前凸起的地方泛着黑污污的油渍。他脚上穿着一双脏兮兮的旅游鞋,鞋的码数显然比他的脚大出不少。他把双手拢在袖筒里,哈着腰,想努力地看清我的画布上画的是什么。
  你会画画?他问我。我笑了一下,说是的,会画。他站直了腰,沉默了一会,然后拍拍身上的雪花走掉了。
  我没想到,当天晚上,他来到了我的房间。
  他告诉我说,他是个铁匠,他的铁匠铺子离这家旅馆不远。他问我会不会画一双女人的手,要画得好看漂亮,就像手模特的手一样。
  我很惊奇——他竟然知道手模特这个词。
  他说他叫王时。
  
  王时说,他的青春期就是在这个镇的中学里度过的。
  那时的窗镇是一个很小的镇,一条灰扑扑的土路大街南北纵贯全镇,就像一截树桩被一把斧头劈了下去,硬生生地分成了两瓣。这条灰扑扑的土路大街实际上也就成了全镇的中心。在这条土路大街的东西二侧,临街分布着那时常见的公家单位,像区政府、邮电所、供销社、信用社、粮站、茶站、木材站、食品站……窗镇农具厂在窗镇最北端,再往北就是稀稀拉拉的农村人家了。王时的家在窗镇农具厂里,父母是农具厂里的职工。每天早上,王时从农具厂的食堂里拿两个热气腾腾的大馍,沿着窗镇大街往南走,边走边啃,到了最南端的窗镇中学门口,两个大馍刚好啃完。然后他习惯性地拉一拉衣服角,进入学校大门,直奔他的教室。
  窗镇中学是一所高中附带初中的学校。在高中就读的是全窗镇区各个乡的学生,初中就读的则主要是窗镇街上职工的子女和周边农村的学生。王时读初中时的班上有一半是窗镇街上职工的子女,另一半是周边农村的学生。这就分成了两大阵营,各个阵营之间相互玩耍,相互要好,很少有窜帮子的。
  初三的上学期,有一天班主任领来了一个女同学,说是要插到这个班上读书。大家一看这个女同学,纷纷猜测她是哪个阵营里的。这个女同学长相没有什么特别之处,个子不高不矮,皮肤不白不黑,鼻子两侧还有两片淡淡的雀斑,衣服也不新不旧,所以大家猜不出她到底是属于窗镇街上的还是周边农村的。班主任介绍说,她姓宁,叫宁小拧。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星火·中短篇小说》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