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叛徒”何曼


□ 陈桂棣 春 桃 京 隆

  陈桂棣,安徽省蚌埠市人,一级作家。至今已出版长篇小说报告文学、散文等多部。曾获首届鲁迅文学奖、人民文学奖、尤利西斯国际报告文学一等奖。代表作有《中国农民调查》《淮河的警告》等。
  春桃,女,湖南省醴陵市人,毕业于南京大学中文系,已出版各类文学作品六部,二百余万字。曾获“当代”文学奖、尤利西斯国际报告文学一等奖。代表作有《中国农民调查》《失忆的龙河口》等。
  京隆,男,安徽省蚌埠市人,金寨县作家,曾出版散文集《大野》、散文诗集《白色鸟》等。
  
  这里是大别山的腹地。据说,在很久很久以前,一次山洪暴发,从山上冲下来一块巨大的古碑,那碑上竟没著一字。此事传开之后,这地方就有了一个名字:古碑。
  我们是在古碑见到他的。
  一九八六年农历腊月初五,一个冬日初晴的下午,我们在古碑区双石公社代岭大队黄畈生产队第一次见到他时,说他就是“张国焘的警卫队长”,我们几乎呆住了,不敢相信。
  张国焘何许人也?中共的主要创始人,在上海召开的那次建党会议,就是由他主持的;他是中共唯一受到列宁接见、担任过中国工农红军总政委的人。或许正因为他在党内、军内无与伦比的“老资格”,长征时竟另立中央,公开通牒毛泽东“不得再冒用党中央名义”;到了延安受到了批判以后,又背叛自己缔造的中国共产党,投奔了蒋介石。
  我们想,当这样一个人的警卫队长,肯定是古代小说里描绘的那种“大侠”一类的人物。但是,出现在我们眼前的,却是一个怎么也无法把他同“张国焘”和“警卫队长”联系在一起的形象:满脸皱纹,满头白发,衣服上蓬满山场上的尘土,双手拢在棉袄的袖子里,嘴巴上噙着一根短短的旱烟袋,正蹲在一间破旧瓦房的墙根下,和村里的其他老人一样,没精打采地晒着太阳。
  有人说,他是受了张国焘的牵连,被定为叛徒,所以才落到这步田地。
  也有人说,他的叛徒问题与张国焘无关,是因为他被俘后在敌人的《反省书》上签了字。
  不过,有人承认他签字是真,但事出有因,是为了救人。说他是大别山走出来的一个真正的英雄!
  众说纷纭。
  他究竟是一个什么样的人,又有着一些怎样的故事?我们从见到他的那一天起,就怀着极大兴趣开始了多方位的走访。
  一、少年英雄
  他叫何曼。
  他的父亲弟兄六人,六个全靠租种地主的田地度日。他是独子,因为六家人也只有他一个男孩,父母的疼爱和叔伯的呵护,使他有幸读了六年私塾,还跟着隐居乡间的一位拳师学到了一身武功。正因为文武兼备,自懂事起,他便下定决心,这辈子绝不能像父辈那样活着,要走出大山,干出一番轰轰烈烈的事业来。所以,当红色风暴在大别山腹地乍起,十五岁的何曼就参加了少年先锋儿童团,并担任了小队长。
  一九三〇年十二月,十六岁的何曼加入了红军。因为年龄太小,个子又小,就在红四军十二师三十六团一营三连当了一名司号员。由于他自小练过拳脚,能够气沉丹田,可以把冲锋号吹得大家热血沸腾,连长觉得这是个难得的人才,推荐他去了直属红军总部的“少共国际团”,一去,就在一营二连七班当了班长。
  一九三二年八月,他打了第一场硬仗——攻打麻城县附近的独抱山。独抱山是一座孤山,驻守着敌人的一个独立旅。独立旅装备精良,防守很严,里里外外设置了三道防线,内有壕沟,外有木城,最外面还有一道铁丝网。何曼所在的一营当时担任主攻,战斗一打响,一营的战士就不顾一切地冲了上去。由于敌人的火力太猛,许多战士虽然已经越过了外层的铁丝网,却被打倒在了离木城不远的山坡上。何曼也冲了过去,因为被战友的尸体绊了一跤,跌进了死人堆里。就在这时,双方的交火停止了,身后挡着铁丝网,眼前不远处就是敌人碉堡的枪眼,想撤退已经不可能,幸好何曼的胆子大,也幸好夜幕开始降临,无奈之下,何曼爽性就在一片浓烈的血腥味中,和一大堆尸体躺在了一起。后半夜,他居然就睡着了。第二天拂晓时分,碉堡里的敌人出来打扫战场,曾踢了他一脚,把他踢醒了。他没敢睁眼,一动不动地装死。就在敌人还没钻回碉堡的时候,炮声响了。他知道这是红军的钢炮连被调过来了。紧接着枪声大作,增援的兄弟部队也赶来了。这时何曼爬了起来,很勇猛地打了敌人一个措手不及,敌人的碉堡于是成了哑巴。
  这一仗,红军“报销”了驻守独抱山的独立旅,何曼因为击毙了旅长,并且砍下了敌旅长的脑袋,在少共国际团崭露头角。
  不过独抱山的胜利,是大别山的红军最后的一次胜利。不久,蒋介石调集的三十万大军,就开始了对鄂豫皖苏区的第四次大围剿。随着霍邱的沦陷,麻埠的失守,金家寨的丢失,在一片惊慌之中,张国焘带领红四方面军两万余人,于一九三二年十月十二日夜越过平汉线,败走豫西。
  随同红军总部行动的少共国际团,西撤时,正好路过古碑,路过何曼的家。何曼知道此一去,不知何时才能回到大别山,就决定去同母亲告个别。没想到,母亲见大路上一拨一拨地过着队伍,脚步匆匆,神色慌张,猜想儿子也会在队伍中,一直就站在路边张望。
分享:
 
摘自:当代 2010年第04期  
更多关于““叛徒”何曼”的相关文章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