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雪域报春花


□ 尕旦加措(藏族) 久美多杰(藏族)

  久美多杰(藏族)译
  
  1
  荒凉的季节里,我盼望着绿意盎然的梦境。
  当报春花将要来临,我为编制花环走向大自然的怀抱。
  我到处寻寻觅觅,却没有找见比你更美的花朵,白里透红的报春花!
  
  2
  春天是专门给你安排的大好时光。而你,是仅仅属于我的精神美餐。
  为了你,我未经救主的允准就已做好了将自己的生命化为春天的一切准备。
  
  3
  用双眼从外界观赏,你是大自然中一切美的精华,徐徐清风偷窃你的芬芳正欲逃离;
  让意识在内心感悟,你是持有生命热量的血液的神灯,茫茫黑暗也在借助你的光打破夜的沉寂。
  
  4
  在梦中,你时而化作一位女神,时而又是一朵鲜花。为此,当梦醒之后,我不得不像哲人一样反复思考你究竟有没有生命的问题。
  
  5
  我深挖所有的道理和奥秘,在现实与隐秘、胜义与世俗的分界处制造了一座赫然刻有“花有生命吗”几个大字的石碑,让它矗立在大自然的胸膛上。
  我是多么无知啊!
  
  6
  当人的欲望被风吹动,爱情的露珠从眼角涌出时,你被碧空中那朵白云降下的雨丝淋湿,被来自藏北的带着爱与恨的呻吟长风践踏。
  而在此刻,我发现了你的另一种美。
  
  7
  我用第三只眼睛长时间观赏之后,像画师一样在以想象塑造的宫殿墙壁上,拿自己的血液作颜料,画了一朵“颤抖的花”。
  我是多么愚蠢啊!
  
  8
  春天已过。一些小蜜蜂野心勃勃地飞来,用翅翼拍打着墙壁给我制造麻烦,它们是多么的险恶啊!
  
  9
  趁万物沉睡之机诱惑我,这不是你的罪恶。过几天,当你所有的花瓣如同眼泪一样凋落——向我告别时,我不会骂你无情。
  我怎么不懂得你是在对世界诉说着最终的一个道理呢?
  
  10
  春天过后,你留下几粒说是象征着情意的种子在大地上,然后消失殆尽。那么,我也留下几段代表自己思想的文字在白纸上,然后走向毁灭之路。
  (译自《岗尖梅朵》2007年第2期)
  
  责任编辑 陈冲
   接下来我只能转去新学校,从此再没见过凯子。有次逃学去看凯子,他家那里已经拆得面目全非,满鼻腔灰尘味道,不好闻。我转学离开那天,武辉和他妹妹送我到校门口。武辉悄悄告诉我,他的鼻腔里都是尿臊味,因为他妹妹昨天竟然奇迹般地尿床了。
  二十年后,我在街上看见过凯子,他拎着编织袋,满大街找塑料瓶子。我喊他,他似乎不认识我,竟然问我,是不是有什么货要出卖。我说:“把你家的纸炮都砸了,耳朵震聋了。你伸手就能抓住苍蝇。”估计他捡破烂时间太长了,也太自由了,可能把童年忘了。他哑笑看着我。他身上依旧汗味十足,但缺乏了童年那般的浓烈。
   蓝街早没了,礼堂早没了,都换成都市的面貌,无非是高楼大厦,车水马龙的嘈杂。每到深夜的时候,秋虫呢喃,空气缓慢流动,才能把我的鼻腔唤醒,才能恍惚地闻到城市昨天的味道,那是少年的味道,我内心的味道。
  
  地质宫的裙子
  
  地质宫,原是伪满政府修建给伪满末代皇帝溥仪的皇宫。样子很是宏伟。灰色的水泥墙,纹路清晰。五根红色的大柱子,像如来佛的五根手指,能把孙悟空握在手心,我们时常穿梭在五根红柱子后,捉迷藏。楼顶碧绿的琉璃瓦远远看去,闪闪发光。后来地质宫改为地质学院,占地面积很大。
  地质学院的宿舍走廊里,充满肥皂和洗衣粉味道。为走近路,我们时常穿越他们的宿舍楼。女生的宿舍楼我们也穿越过,那些女生特别喜欢洗头,经常看见她们头发湿漉漉,用毛巾包着都滴水。她们时常说着南方话,脸色红润得像桃子,她们身上总散发出像水果糖的味道。
  灰色的主楼里充满了仓库味道,还有浓烈的柴油味道。据说用柴油擦地,干净明亮。主楼的一楼里有个恐龙骨架,据说那是化石,但不知道真假。还有各种石头,他们说有天外来的陨石和地球深处的矿石。我们都把那恐龙骨架当真的,还假装知道某些石头的来历,并为此激动地争吵。还时常冒充大学生,来回走入学校的教室和图书馆。我们总觉得自己很像大人,流窜在地质学院并没人阻拦我们。其实人家门卫只把我们看作地质学院的家属而已。
  大学的图书馆里,书墨味道十分浓厚。那些书架的木头似乎被汗水浸泡过,木质加汗味融合,怪怪的。我们当时十分羡慕大学生,尤其是女大学生。觉得她们穿着各式裙子,十分漂亮。胡萝卜样的小腿,有点罗圈,不过很结实。
分享: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