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谁在暗夜里说,冷


□ 方格子

谁在暗夜里说,冷
方格子

电话是凌晨时候响起来的,那时我正躺在沙发上,这是一张双人沙发,小夜布衣坊的手工,是我自己出钱买了又找工人搬进来的,现在,我把身子窝在里面,电话机我已经移到沙发的扶手上,这个小小的地方在我的精心设计之下,所有的空间都充分运用,而且布局是这样的恰到好处,这个冬天的大多数夜晚我都在沙发上工作。在我丈夫几次歇斯底里之后,我甚至还在沙发上过夜。
我的工作是一个午夜声讯台的接线员,我的工作是聊天,聊天时间越长,赚钱越多。
今天晚上,我有点累,刚才连续接了三个多小时,手发麻,耳机套在耳朵上,生痛生痛。现在,我懒得把耳机套上去,随手拿起话机,我很快调整好音色,用一个甜甜的,但绝不腻心的声音送出问候,你好,我是米初。
电话里没有声音,我又重复了一次,我告诉他,我是新月之声的米初,现在,在这个夜里的两台电话机里,只有你和我才能听见彼此的声音,我们单线联系,请放心,想说就说。还是没有声音,我感觉得出对方是在听,我说,你听得见吗?随后,我听到一声轻轻的叹息,带点绝望的味道,窸窸窣窣后,电话咔哒挂掉了。需要说明的是,尽管对方没有说一句话,但是,他已经需要付出电话费了,看了一下时间,32秒,我拿起笔,在工作日记上写下:11月13日。凌晨。接通电话,没有交谈。辨不清男女。时间:32秒。一分钟计。一元钱。我很理解刚才这个无声的人,很多时候对方都是这样,千言万语的样子,但是一听到我们的声音,忽然觉得什么都不用说了,光是听着我们温软的声音便是享受,这得感谢我们经理,这个女人为了使我们有一口好的腔调,特地请了国内顶尖高手来指导,我的丈夫有一次开玩笑,打个电话到热线,我接起来,惯常地问候,谁知他突然慌张起来,说要找米初,我说我就是米初,丈夫在电话那头愣住不说话,后来,我说了一些我们夫妻私语,他才如梦初醒的样子,说,米初,这声音,像棉花,挨到哪里哪里就暖。我笑笑说,夸张了吧。
接下来的几个小时,我基本处于安静的状态,没有电话,这对于我来说,是喜忧参半的。我们新月之声有十二部电话机,二十四位接线员,我们每天的工作是聊天,不停地聊,天文地理,从远古到蛮荒,从原始到时尚,我们的工作台上总备着西瓜霜润喉片,胖大海,或者还有蜂蜜,那都是润喉的,能够让我们的声音变得甜而不腻,脆而不干。我们经理是个四十岁的女人,戴副秀郎架的眼镜,口红不是口红,是口黑,牙齿白得像假的,一张嘴就是一个暗夜僵尸,当然是有体温的。她每天两次的巡视对我们来说,是炼狱般的经历,她总会在恰当的时候,来到新月之声声讯台,把我们集合在一起,然后,她会说,这个月我们的话费明显下降,上个月是24万分钟,今天已经是二十三号了,话费才16万。你们自己心里要有个数,不要把你们的同情用到这里来,对方不需要心疼他们的电话费,你们需要做的就是尽量延长聊天时间,就像延长一次快感的时间,要知道,每延长一分钟,你的工资单上就会多出相应的银两。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小说月报》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小说月报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