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我的“暴露”女友


□ 伊 梦

  最初和青青交往时,我并没觉得她有什么特殊的地方。
  那是去年4月,我和朋友去成都的石象湖玩,正赶上郁金香花展,人很多。认识青青是在离成都不远的花水湾。那天吃过晚饭,我准备再去泡一会温泉,一个女孩在樱花宾馆前的石头甬路上袅娜地走着,淡藕荷色的泳衣把皮肤显得极其白皙。说真的,她的身材说不上多么好,比如腿就有些短粗,但背部的线条却极其美妙,让人想入非非。我一直不远不近地跟着她,她仿佛也知道身后有人,却越发显得从容不迫,我突然有一种想和她交往的渴望,我固执地认为她是个很有个性而且很自信的女孩。
  我从来都相信自己对女孩的吸引力,回成都的前一晚,我就已经和青青聊得很开心了。她是一家广告公司的文案,那家公司做得不错,她也赚了一些钱,不久前刚刚买了一套小户型的房子。她和我聊了很多自己的事情,看得出她对我似乎有特殊的信赖。
  回成都半个月后,我们相约在一家叫“绝代风华”的酒吧见面,那天下着细雨,气温很低,青青走进来的时候,我惊讶地看到她居然穿着一件薄如蝉翼的露背装。因为寒冷,脸色有些苍白,却依然是那种自然得从容不迫的神情。“真是绝代风华呀,不冷吗?”我给她倒了一小杯朗姆酒。“没觉得。”她微笑着。“为什么不多穿一点?要感冒的。”我说。“没事,习惯了。”她轻描淡写地说着。那一晚,我们喝了很多酒,两个人的脸都像烤熟的大虾,我把车留在了酒吧的停车场,然后打车送青青回家。醒来时我和青青依偎着睡在一起,早晨的阳光斜射在床上,照着青青熟睡的脸恬淡而甜美。我知道自己以后和这女孩肯定密不可分了。
  和青青在一起的日子是快乐的,惟一让我觉得不舒服的是她的衣着,她所有的衣服都是露背或露脐装,我不知道在一些正式场合她是否还穿这些。今年的情人节,我给她买了一套漂亮的职业装和一套纯棉的休闲服,她居然一次都没有穿过,她说穿着中规中矩的衣服就喘不过气来,浑身不舒服。更让我难受的是她经常穿着低胸吊带装在阳台上做家务,全不顾自己是否会走光。不久前,我们一起去看球赛,青青旁边的那个男人整整前半场都没看球却一直瞄着她的胸部,青青那天的衣服窄窄的,只能围住前胸,侧面就春光乍现了。我生青青的气,又想揍那傻小子一顿,搅得我整场球赛看下来却不知谁输谁赢了。
  后来发生的一件事让我几乎和青青分手,不知什么时候她给自己拍了很多各种姿势的暴露照片,甚至还刻了一盘带子。她洋洋得意地拿给我看,问我她是不是很美,我愤怒地把那些千娇百媚的照片摔在地上,大着嗓门喊:“你有病啊,你以为自己是三级片的女主角?”
  青青哭起来:“我没法不这样,我穿规规矩矩的衣服很累。”看着她颤抖的肩膀,我突然意识到,青青没准儿真的有“心病”。
  在我的坚持下,青青和我一起来到医院的心理门诊,医生了解情况后,给我们讲了一个新闻。不久前,法国电视六台推出了一套全新的节目,名为“阁楼故事”。节目的内容就是让五位女性志愿者将自己的私生活展现在全法国的电视观众面前,通过26部摄像机监视和两位制片人剪接,公开满足电视观众的偷窥欲望。这一节目取得了巨大的成功,收视率相当高,第一次节目就吸引了600万观众、一下子成为了法国的电视时尚。正因为这种大众心理,很多女孩很自然地把暴露当作抓住异性注意力的一种手段,进而发展成暴露狂。说到这里,医生话锋一转道,无疑,青青的表现就有着典型的暴露狂倾向。一般来说,喜欢裸露的女性实际上特别担心失去吸引力,这和她们认为自己身体不够完美有关。这种缺憾使她们非常依赖自己欣赏的部位去展示魅力,说到底,这种暴露更是一种替代手段,表面是展示实际上是掩盖。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恋爱婚姻家庭·青春》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