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未分类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正在消失的奥斯维辛



  今年1月27日是前苏联红军解放德国纳粹奥斯维辛集中营65周年纪念日。由于自然原因及人为破坏,这个曾经杀害了100万犹太人的死亡集中营正在迅速坍毁。
  每个去过奥斯维辛集中营的人,都会记得里面堆积如山般的被害者留下的头发。1991年,我第一次参观集中营时,那些头发还保存着鲜明的色彩,或黑或棕或红或金,仿若一个个在此惨死的犹太灵魂在声泪俱下地控诉当年德国人的暴行
  当我于2009年重返故地时,却发现这些毛发已然变成一团团灰色的毛球,只有偶尔出现的辫子状毛团可以让人依稀辨认出它们是人类的毛发,能够作为当年德国在此犯下滔天罪行的证明。在这个位于波兰南部小镇上的集中营里,至少100多万的犹太人死于绞刑架下、毒气内以及焚尸炉里。
  
  走向损毁的集中营
  
  奥斯维辛集中营建于1940年,5年之后的1月27日被苏联红军解放,此后波兰政府将其改为殉难者纪念馆,展出纳粹德国在此犯下种种罪行的物证和图片。1979年,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将奥斯维辛集中营列入世界文化遗产名录,以警示世界“要和平,不要战争”。
  今年1月27日,奥斯维辛集中营迎来解放65周年纪念。但这个有着155座建筑以及上万物证史料的集中营,正处于濒临坍毁的危险中。
  奥斯维辛集中营占地50英亩,主要由46座历史建筑组成,包括两层楼的红砖营房,一个回房,一个焚尸炉,以及一些混凝土构造的行政楼作为奥斯维辛附属营地的比克瑙在两英里之外、占地400英亩,其中包含30座低矮的砖制营房、20个木制房屋以及4个破烂不堪的毒气室和焚尸炉。
  伯纳斯是营区目前的管理主任。她说,一些营房已经出现墙壁开裂或地基下沉的情况,出于安全考虑,他们已经将其中一些关闭,不对参观者开放。而营房里的木制床位则早已被从屋顶滴下的雨水腐蚀。
  但是,外界对于集中营的兴趣却随着时间的推移不断高涨。在新世纪的前十年里,来此参观的人数整整增长了一倍,从2001年的49.25万^激增到2009年的100万。自波兰2004年加入欧盟以来,其旧都克拉科夫便成为旅游胜地,而距其西南60公里的小城奥斯维辛也成为必去的旅游目的地。奥斯维辛作为学生们二战教育的一部分,以色列、英国等国的学校将组织学生参观,该营日接待量的最高峰曾达到3万人。
  2009年,波兰政府曾向欧盟美国和以色列寻求援助,希望他们能够帮助建立起一个基金会以解决每年600万至700万美元的维护费用。而该营每年的运营费用更高达1000万美元。去年12月,德国率先向波兰划拨了8700万美元,而这只是其承诺的1.7亿捐款的一半。
  “奥斯维辛不仅关乎过去,关关乎历史,它还与(我们的)未来息息相关。”纪念馆的负责人赛文斯基说,“这是二战结束以来,(人类)最重要的历史遗迹。”
  1990年之前,这里的负责^都是集中营的幸存者。而现任的负责人赛文斯基则是一位37岁的中世纪史博士,他的办公室设立在原集中营的办公大楼里,正对着当年用来残杀犹太人的焚尸炉和毒气室。赛文斯基说,日渐残败的奥斯维辛集中营正一步步滑出历史的记忆,集中营最后一名幸存者已近高龄,这段历史也跟随着这些见证者逐渐离世。设法修缮、维护集中营因此变得格外重要。对于成长在电视画面和电影虚幻效果里的年青一代来说,他们更需要通过集中营来了解这段历史。
  但是,修缮计划也遭到一些批评家的质疑。排在首位的便是加拿大安大略省滑铁卢大学的文化历史学家罗伯特·范·佩尔特。他赞成对集中营的主要建筑进行修缮,但同时也认为,整体的修缮更像是在建一个“主题公园”;将营区的建筑整齐划一地修好,以迎接世界各地的游客。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