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帅才辛弃疾


□ 张锐强

公元一一八○年,长沙城内正在进行一项大的违规建设。一代词人辛弃疾在为自己创办的飞虎军建设营房。宋朝时长沙还不是长沙,而叫潭州。有一出京剧《镇潭州》,反映的就是岳飞在这里镇压杨幺收服杨再兴的故事。此前一年,辛弃疾因为平定茶商军、诱杀其头目赖文政,由湖南转运副使擢升潭州知州兼湖南安抚使,成为一方大员。到任之后,除了修水利办教育,他还决定组建湖南飞虎军,隶属枢密院和殿前步军司,归湖南安抚使节制调度。 目的当然只有一个,消除当地地方武装“乡社”的种种弊端,加强湖南的军事实力,抵御外侮,以备北伐。
创办军队首先得有经费。以前实行酒税法,对酒类经营者课税。为筹集军费,辛弃疾下令将课税改为专营。他选择五代楚王马殷废弃的军营旧址建设新的营房与校场,然后招兵买马。七月长沙阴雨连绵,人员逐渐到位但营房还没建好,眼看军士就要遭受雨淋之苦。辛弃疾当机立断,命令潭州城内外居民,每户供送二十片瓦,两日内送到营区,可领瓦钱百文;秋后还大家二十片新瓦,只收钱五十文,瓦的问题随即迎刃而解。潭州城北有驼咀山,山脚下巨石林立。辛弃疾告示允许“僧民以石抵罪”,犯罪的人都去开采石头,石料来源也有了保证。
前些日子关于中国经济学家的争论四起。部分“经济学家”沦为利益集团的代言人,已是不争的事实。中央的宏观经济调控政策出台以后,触动了某些利益集团的利益,于是在某次学术研讨会上,就有所谓的经济学家以“气可鼓而不可泄”的道理,对中央政策表示反对。经济学家吴敬琏讥讽道:“不知道在经济学中,气究竟是个什么概念。”虽然事情已经过去近千年,但古今同理的是,当时潭州利益集团的代言人,很快将自己的不满情绪捅到了朝堂之上。将酒税改为专营,不是断了某些人的财路么。枢密院本来就有人反对创办飞虎军,这下正好有了借口,上奏孝宗,要求阻止。孝宗耳朵根子软,立即准奏,用乃父对付岳飞的“御前金字牌”弛令辛弃疾立即停建营房缓办军队;辛弃疾接令密不公布,马上限令工程负责人一月内完工,同时画好营房图纸,并将建军过程中的所有款项开支明细列好,择期上报朝廷。等孝宗接到奏报,一切都已是既成事实不说,还滴水不漏。除了接受,夫复何言。
在平生接触的第一本文学杂志《广州文艺》上,曾经看过一篇关于辛弃疾创办飞虎军的小说。如今详细细节早已淡忘,只有那种黄色的粗糙纸张,以及叫、说关于雨中飞虎军军容严整的描述,还隐隐约约地保存在记忆的底片上。今天再读辛弃疾的传记,如同风吹浮尘,让往事再度凸显出来。掩卷而论,我不能不佩服辛弃疾成事的干练。甚至还因此对当下部分地方政府官员对中央政策搞对策的行为,增添了若干理解。只要那些行为在为官员争得政绩的同时,确实有利民生。若想干成事,一切都在规矩的束缚之中,显然不成。酒税改专营,理论上说有与民争利之嫌;让犯人采石顶罪,肯定也不见容于律法;金牌密不公布,更是欺君之罪。但是辛弃疾都干了。当然,他并非蛮干,对事情的后果肯定有清醒的估计。大敌当前整军为先,这是瞎子也能看到的事情,皇上想必不会较真。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海燕》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海燕 Tags:辛弃疾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