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文学评论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恐慌


□ 李治邦

  一
  
  舜天广告公司的策划掌门人刘东习惯地打开电脑,他上网跟别人不同,总是先看中国社会科学院的网站,边看边喝着咖啡,当然咖啡是速溶的。他有次去韩国首尔,偶然喝了一次咖啡,觉得很香。于是跑到超市买了很多袋,结果一喝就是半年多。他下属张雄警告他咖啡含糖太多,你的血糖偏高,总这么喝非喝出糖尿病不可。刘东吓得要命,连忙去医院检查,果然血糖比平常高了许多,尽管大夫告诉他没有超高,但他还是吓得一个礼拜没吃一口甜的。张雄笑话他胆子太小,刘东说,他大学老师就是得了糖尿病,结果没活到退休就命归西天,死的时候全身体重才不过百斤。他就是这样,吓一阵子就过去,然后又是习惯性地喝咖啡看网站。他打开网页,看到社会科学院发布对未来两年《经济蓝皮书》的预测,说GDP增长为9%左右,消费价格上涨4%左右,城镇登记失业率由4%将会上升到4.3%,短期内房价进一步下调将成定局。蓝皮书预测,由于世界经济大萧条经济增长将继续减速,失业人员将会继续增加。预计两年之内会有200万大学毕业生不能就业,另外每年还将有592万大学生毕业,就业形势严峻。因此,蓝皮书建议国家加大力度扶持创业和就业。对此,中国社科院财贸所所长裴长洪表示,在投资计划总数达4万亿的财政政策里,应有一些项目能在短期内招工,以便增加社会就业。
  刘东关掉网页,他心里一直惶惶的。公司在全市的销售额名列前茅,丁总是一个从美国回来的“海归”,踌躇满志。可刘东见丁总把公司的小客户都打发走了,留下的都是大主顾,就觉得前景不妙。但两三年下来,大主顾给公司的订单就是厉害,蹿了几蹿,就到了两三千万的红头。就在刘东开始刮目相看丁总的时候,美国的雷曼兄弟公司倒台了。刘东惊讶,他听丁总说过,就是长城倒了,雷曼也不会倒。他没敢问丁总,因为他看见丁总依旧春风满面,依旧给女人们打电话神采飞扬的。刘东看了看公司的订单,有一半是给美国在华公司做街面广告。他开始担心了,他知道冰川在融化。丁总一直在公司倡导美国经济中心论,没人敢驳斥他。张雄斗胆说了一句中国在二十年后成为中心,丁总蔑视地说,咱们再过一百年也不会成为世界经济中心。刘东一直在悄悄地问自己,为什么不能?但他不敢,丁总私下曾对他说过,不要这么纵容张雄,张雄是有野心的人。
  刘东是公司的创业元老,丁总从美国回来他就跟随着。他是个胆小的人,谁跳槽了他也不会跳的,就是因为他习惯跟着别人干,这样踏实。他老婆王蕾是个美工,就是给街头广告绘画的人。天天踩在梯子上去涂抹,因为怀孕了不能踩梯子就回家了。后来流产,又重新去街头踩梯子画广告,画美人头,画美人眼,画的都是美人,都是明星。可王蕾却是个天生相貌很一般的女人,眼睛和鼻子长得都很漂亮,就是互相之间比例不对,于是给人滑稽的感觉。尤其是她的嘴巴太大了,以至于她不敢笑。刘东娶她的时候,曾经逗她,说,你给我笑一个。王蕾不笑,只是痴痴地看着他。刘东说,你不笑,我就不跟你上床。王蕾笑了,刘东见王蕾笑的样子很难过,他后悔不该娶这么傻笑的女人。他所以要娶王蕾很简单,就是他跟王蕾是大学同学,他其实爱的是王蕾一个宿舍的孟茜。他和孟茜约定好在礼拜六的晚上,宿舍关灯的时候,他悄悄潜入,跟孟茜做男欢女爱的事情。结果,在指定的时间和地点,刘东如约潜入,灯果然关着。刘东在黑暗中摸索着找到那张床,就扑上去。他抱住对方的时候,对方挣扎了一下,他果断地就进入了,对方没再反抗。等一切结束了,他悄悄地问,我做得好吗?对方说,我想开灯。刘东怔住了,他听出是王蕾,于是仓皇地跑了出去。后来他才知道,是孟茜搞的鬼,对王蕾说刘东如何如何爱她,于是编导了这场说喜剧不是喜剧,说悲剧不是悲剧的玩意儿。
  就在刘东关掉网页的不久,丁总找到他,告诉他带张雄和另一个下属马辉去北京。刘东问做什么。丁总说,去北京联系一个大客户,你去召集一个会,我出面强调强调。刘东把张雄和马辉喊来,马辉阴沉着脸,说,平常咱们都是飞机,怎么这次改火车了,而且是快车硬座的。张雄大咧咧地说,公司肯定不行了,这就是一个信号。我说不能仰仗美国鬼子,结果怎么着,坑咱们中国最狠的就是他们。刘东嘘了一声,压低声音说,你别哪壶水不开提哪壶好不好。三个人走进会客室,见丁总正襟危坐在那,目不转睛地看着他们。丁总说,你们说的我都听见了,不让坐飞机是因为刘东有晕飞机的毛病。刘东没明白过来,他晕飞机的事只有张雄知道,确实每次只要飞机一拉起来,他就心跳。飞机遇到颠簸,刘东就会狠狠抓住张雄的手,直到把张雄的手攥成鸡爪子为止。张雄说,你小子就是心理暗示,你根本不晕,就是自己吓自己,说我要晕我要晕,越这么吓就越晕。刘东曾经叮嘱过张雄不要声张,因为一旦公司知道了,丁总就会做文章。马辉血压高点,只要马辉跟丁总提要求了,丁总就说马辉你回家休息吧,血压上来会危及生命。马辉说没事,丁总会说,你觉得没事,你看看你那张涨红了的脸就知道有事了。马辉说,我红了吗?丁总就让别人看,谁都会顺着丁总说话,说确实有点红了。马辉跑到镜子跟前,他果然看见的是一张红脸。张雄窃笑,对刘东说,就他那么急赤白脸地跑去,不红才怪呢。
分享:
 
更多关于“恐慌”的相关文章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