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通俗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只是欢喜随意而至(散文)


□ 柴静

  1

  一片沼泽,潮湿泥泞,草很深,一家人也没有,只有对面山坡上远远能看到的两个毡房。

  三个女人把货卸下来,卸到被窝铺盖的时候,下起了雨,雨很快把被子湿透了。她们从林子里拖了几根碗口粗的倒木,栽在沼泽里比较平的地方,搭一个架子,上面盖上篷布和塑料布。到处都歪歪斜斜的,一看这个家里就没有男人,一点劲儿都没有。

  风半夜刮起来,越刮越暴躁,开始不分东西南北地乱吹,柱子嘎吱乱响,帐篷顶要鼓破一样,又像突然被狠狠地吮一下,"吧"地一大声,沉重地塌下来。

  姑娘裹着被子坐起来,大声喊"妈妈

  风猛地一下就停了,她们全都静下来,不知道为什么而害怕。风停了,帐篷还在喘息一样地轻轻抖动。她感觉到她妈也在黑暗里坐了起来,但什么也没说。过了很久,在帐篷另一边,外婆说:你们听……

  声音越来越大.越来越近,越来越密,但不是风,头顶的篷布上有一道被风吹裂的缝.四下漆黑里,看不到,但能感觉到什么冰凉的东西从那一处正长驱直入。

  直到最后,一滴很大的水落到了脸上……雨下来了。

  2

  这本来是一个天然含有隐痛的命运……三代女人来到新疆的腹地阿勒泰,在一个哈萨克的聚居区,在沼泽地里扎根下来,开了一个小卖部,兼裁缝铺,以此谋生。

  穿破旧雨衣的牧人一推门进来,深重的寒气,一个热鸡蛋,卖5毛钱,剥吃一个下去,犹豫一下,再拿5毛钱,再吃一个。买了20公斤喂牲口的黑盐,方糖茶叶袜子,孩子的雨靴,放在羊毛褡裢里,冒着大雨把盐袋在马鞍上捆扎实了.翻身上马走了。

  也有时候,有人来了,往柜台上一靠,看着货,什么也不说,呆一下午。她要出去散步,把门锁了,很久后回来,人还在,又把门打开,那人继续盯着货架深处看。这里有的是时间。村里没什么人,一只高大的鹤走来走去。

  到了冬天,阿勒泰的温度一直降到了零下四十多度,大雪堵住了窗户,房间阴暗。她花了整整半天时间,在重重雪堆中挖开一条通道,从家门通向院门,再接着从院门继续往外挖。挖了两三米就没力气了。漫长一个冬天.谁也来不了,一个脚印都没有。

  这个姑娘就开始写。

  3

  李娟写的不是小说,也不是童话,就是自己的生活。我最喜欢她写一段和小男生河边的说话,看了简直沉醉。

  她端着盆子去河边洗衣服,洗完就搭在芦苇丛上,阳光好的时候,第二件洗完,第一件就差不多被风吹得干透了。有时候有人在河里洗马,她生气了.因为他站在上游。她大声喊,他理都不理。她就端着盆子到了上游,这小孩子慢吞吞把马牵过来,又到她的上游洗。

  她跑过去,拿了一块大石头,砸到他脚底下,溅他一身水,谁知他也搬了一块更大的,弄得她从头湿到脚,辫子梢都滴水。

  她把衣服盆子一扔,跑了。玩回来,他还在磨蹭。她问"喂……要不要我帮你洗?"

  他笑着把马牵开了。

  她看他不理自己.说,"你这个坏孩子,哪天你到我家买东西,我非得贵贵卖给你.卖给你最坏最差的。"

  她洗完床单后,让他帮着拧,他劲很大,拧过的衣服再也弄不出一滴水。他看着她涉过河,到芦苇上晾衣服.突然说,"这个马嘛,是我的了。"

  是在炫耀呢。

  她扫了一眼"那么矮……"

  "矮才好呢!"他急了,"你看它腿上多有劲。"

  她接着说:白的马好看,红的也好看,黑的也好看……但你的马是花的。她想说杂种马,但实在不会用哈语说,只好饶了它。

  "花的才好,你不知道,你不行!"

  她看他急了,就闭了嘴。他还急."我的马是最好的,马鞍子也是最好的,你什么也不知道。"

  她站在水里很夸张地叹气,"唉,矮马呀……"

  他猛地跳起来,搬起块超级石头砸过来,她全身都湿透了,还没反应过来,他冲进水里.把对岸她晾好的衣服全都扯下来,扔进水里。这样还不够,把水里的衣服捞起来,往更远的地方扔。

  她追了好久好远,才追回来,一件一件重新拧,重新晾,知道他在看,但头也不回,理也不理他。过了好一会儿.想回身好好奚落他的马,一回身,人没了,马也没了.河边地上空空荡荡。

  第二次他俩见面,和好如初,他~边给拧衣服,一边听她教育,他也不理。衣服晾好,她坐在岸上看他洗马,滚烫的风吹来,世界明亮,大地深远,芦苇起伏不已,盛夏已经来了,去年冬天死去的马被鸟和虫子啄得只剩整齐的,雪白耀眼的骨头,横置在不远处的草地上。

分享:
 
更多关于“只是欢喜随意而至(散文)”的相关文章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