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回楼兰(诗·外二首)


□ 博格达·阿卜杜拉(维吾尔族)

  苏德新 译
  
  你在哪里,楼兰,你在哪里!
  让我在南部的沙漠里找你么,
  你已沉睡千年,该较够劲了吧,
  我总会寻寻觅觅找到你。
  谁说“楼兰一去不复返”,
  我就是不信这个“神话”。
  埋在那里长眠的就是我,
  怎么会自己找不到自己。
  古代的胡杨亦被埋去,
  作为古代居民标记的痕迹。
  不,他们已经升到天乡,
  也许一个人就是一颗星。
  哀号被大地吞噬,
  在古代的陶片上留下未来。
  未来睡去,总有一天会醒来,
  鸟儿如岛上盛开的花朵。
  我的耳畔传来天鹅的啼鸣,
  这里在遥远的冰川时代,
  也许就是喧嚣的大海。
  鸟儿依恋自然,
  鸟儿飞走了,或许还回来。
  这不,霞光在地平线上燃烧,
  如燃烧在马鹿的角尖上。
  孔雀陶醉如我的思绪,
  再见,我去楼兰啦!
  白月季
  啊,医治心灵的灵丹妙药,
  我不知在哪里曾经见到过你。
  洁白如玉,也是母亲的宝贝,
  为什么藏在这偏僻的尼雅。
  白玉似的容颜一去不返,
  如雀儿的羽毛般柔软。
  你是光阴的密秘,一个后裔,
  有了你夜莺也会歇息。
  今天来了你又让我痴迷,
  如陶醉的黄羊蹦跳不已。
  夜雨相伴度过夜晚,
  早晨剩下露珠,
  花瓣上留下相思的絮语。
  临别时再也难舍难分,
  便将你的芬芳一同带回。
  对每个愚者道声祝福,
  花的祝福吉祥而又美丽。
  沙枣树
  一颗老去的沙枣树,
  倘若你与主人有缘。
  对枝头的鸟儿说话,
  别说我是一个客人。
  我是从萨芒山开始,
  悬崖上长久的夭折。
  抽象性让足迹抽象,
  难道还有未遇之灾。
  野草在这可爱可亲,
  谈心的机会总很短。
  命运握在谁的手掌,
  前程也不是装饰品。
  一切物种先后迁移,
  永久地埋在了地下。
  疲惫的灵魂疲惫人,
  你被浮在现今之上。
  让我拥抱你的芬芳,
  这天堂将自己遗忘。
  把我的皮层层脱去,
  这里有复活的天仙。
  
  责任编辑 哈 闻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民族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民族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