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关于中国音乐学创新研究的思考


□ 宋 瑾

  音乐学研究和其他学科研究一样,最终成果必须具有独创性。缺乏独创性的写作是重复劳动,其结果是信息垃圾。21世纪随着学界交流的频繁,成果愈来愈丰富,音乐学创新也就愈来愈需要强调。在专业院校的音乐文论写作教学中,在各级学位论文的答辩中,都要求不同程度的创新,更何况成熟的学者?以下是笔者对相关问题的思考,其内容涉及各类创新形式及需要进一步探究的问题。特别要提及的是,笔者不断向自己设问:作为当代中国学者,你为世界贡献了什么?

  一、引介国内外相关成果

  音乐学创新研究首先应引介国内外相关学术成果。改革开放以来,在这方面已经取得较好的成绩,但是也存在着一些问题,如新文献翻译和研究还需要做更多更及时的工作,跨界交流还需要加强等等。

  1 国外文献翻译

  “文革”结束后,国门重新开放,翻译西方音乐学文献得到合法化确认。改革开放早期,中央音乐学院就不定期结集发行《音乐译文》,对我国音乐学发展做出了重要的基础性文献工作。各音乐学学科陆续翻译了许多国际相关研究成果,特别是西方音乐史、西方作曲家研究、作曲技术理论、音乐美学、民族音乐学、音乐辞书、音乐家或音乐专题研究等。仅人民音乐出版社出版的重要译著就有:爱德华·汉斯立克《论音乐的美——音乐美学的修改刍议》(杨业治译,1980)、汉森《二十世纪音乐概论》(孟宪福译,1986)、保罗·朗多尔米《西方音乐史》(朱少坤等译,1989)、人民音乐出版社编辑部《音乐辞典词条汇辑/西洋音乐的风格与流派》(吕昕等译,1990)、G.韦尔顿·马逵斯《20世纪的音乐语言》(蔡松琦译,1992)、申克《自由作曲》(陈世宾译,1997)、三木稔《日本乐器法》(王燕樵等译,2000)、库斯特卡《20世纪音乐的素材与技法》(宋瑾译,2002)、贝内特·雷默《音乐教育的哲学》(熊蕾译,2003)等对众多西方重要作曲家的介绍和研究的专题译著。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音乐研究》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音乐研究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